“你怎么了?晚上去那个啥了?”庄大楼浓眉扭动着,好像一条恶心的菜虫。他边说边将烤鱼塞到大口中,扯出来时只剩下一条完整的鱼骨头。

  “啊!”我翻了翻白眼打着哈欠,没兴趣看他玩这种无聊的把戏。

  昨天晚上后半夜几乎是睁着眼睛度过的,现在眼皮沉重像山一样。

  “你帮我借用下社里的摄像头!”我又打了个哈欠,半死不活的说道,我已经决定要抓住在我房间里的那个人。

  “偷拍?是女厕所还是洗澡堂?你这口味我喜欢!可惜我最近挺忙的,你知道的!”庄大楼一张肥脸贴过来,浓浓的油腻味熏得我差点死掉。

  这家伙淫荡的摸样,让我有一脚印在他脸上的冲动。

  “小泽玛丽的全集!”我咬牙切齿的低吼道,这次不出点血肯定是搞不定这件事情的。

  “成交!”庄大楼爽快的答应,兴奋的五官挤在一起,熊掌拍在我瘦小的肩膀上,半身麻。这件事情我并不想告诉他,毕竟事情太诡异了。

  为了防备出现真的脏东西,我准备去买点什么护身符,不管有没有用至少能让心安。

  打发老庄去拿摄像头,我给老编回了个电话说我准备两天就去,这是我昨天晚上想好的,不可能天天这样担惊受怕,至少要有个真相。

  路过小区时依然看到女人在窗口,突然感觉有些恐怖,看来已经产生幻觉了。

  回头再望时,女人早就消失不见。

  我搭乘汽车来到南郊,这里靠近殡仪馆,有很多丧葬一条龙店铺。还有各种道士和尚,念经超度,烧钱纳纸看的我眼花缭乱,随便走进一家就看到一个老头迎了过来。

  他看到我很明显的皱了皱眉头,还没等我说话就对着我挥手。

  “我们今天不做生意,你走吧!”老头皱着眉头说道,我心中打了个激灵,很明显这老头看出什么来。连忙各种哀求,老头依然不同意,直到我咬牙掏出两个月的工资,他表情才明显松动不少。

  “我看你印堂发黑,这几天你最好少去阴暗的地方!”老头说着拿出一个黄纸朱砂写的符文,叠成三角形用红线捆住递给我。

  “东西带在身上,如果没用再来找我!对了忠告你一句,遇到什么千万别乱跑!”我接过看了看,上面复杂的鬼画桃符让我心安不少。老头还教我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房间里烧钱,如果纸钱烧着后被风吹走了,就说明它们收了钱就会离开。

  我大包小包的拿着东西回家,可能动静太大,连门口万年不醒的老大爷也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我对着他笑了笑打了个招呼这才离开。

  回家将香蜡钱纸都拿出来,找了一个铁盆放在大门口。弄碗米将两根蜡烛点燃,紧接着点燃三炷香,纸钱拆开,一张张烧到盆子里。

  “走过路过的朋友们,给你们烧点过路费,香火酒食,该走的莫停留!”边烧边念老头教给我的咒语,不知道是心理原因还是其他的,我突然感觉有人站在我身后。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油然而生,我感觉到凉气从尾椎直达后脑,猛的转过头来。

  没人?视线向下,地上的物件让我心脏狂震,双腿发软。要不是我手疾眼快撑着地面,差点就倒在火盆上。

  火辣辣的疼痛,我连忙翻身坐在地上看了看,手臂上出现灼烧过的痕迹。

  寿鞋!他妈的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后,心里有声音在呐喊,让我快点离开这里。但老头的忠告一直在耳边回荡,我强压着心中的恐惧,我咬着牙继续将纸钱丢进盆子里。

  说来也怪,就在我丢下一叠纸钱时,一阵阴风呼啸而来,我心中一颤,连滚带爬的闪开。

  过道两旁并没有窗户,风是从那里来的?隐约能听到哭喊声,我强忍着手臂上鸡皮疙瘩不断的向盆子里烧钱。

  “走过路过的朋友们,给你们烧点过路费,香火酒食,该走的莫停留!”我颤抖着念道,身体紧紧的靠在墙壁上,眼睛四处打量着。

  阴冷的风继续盘旋着,四周散发的寒冷似乎要将血液凝固。

  让我感觉奇怪,为什么这些纸钱不被风刮走?仿佛被什么禁锢在盆子里。

  “呼~”阴风仿佛不耐烦似的越来越快,调转方向猛的向我扑来。

  我大惊失色,神经反射敏捷翻转身子连滚带爬的向屋内跑去。不过我哪里跑的过呼啸的风,背上被什么人猛推一把,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隐约的感觉自己在做梦,掐了掐脸没有任何感觉。好像又回到刘X的别墅小区,翠绿的景物和建筑物变了颜色,眼前画面褪了色,天空灰蒙蒙的变成黄旧色。

  和所有梦里都一样,我无法走出这里,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令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小区里出现很多黑烟似的人影,仿佛是这个小区里住户,有大人小孩老人,他们悠闲的在小区道路上走着。

  诡异而又祥和!耳边传来他们嬉戏欢笑的声音。

  相机依然在我怀里,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避开它们。很快我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些黑影仿佛是被固定程序设定好的,永远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更《新最《快!上《-酷匠0网@U

  天越来越黑,我发现那些黑影渐渐的向我靠拢。

  “抓住他,就是他偷了玉……”空幻嚎叫刺破耳膜的声音响起,我大吃一惊四处张望,周围的黑影都转过头来看着我,露出一张张惨白翻滚站扎的面孔,疯狂的向我扑了过来。

  我想跑,脚仿佛灌了千斤重块,怎么都跑不动。它们越来越近,我几乎能感受到它们身上寒冰的气息,瞬间我绝望了。

  就在危机时刻,胸口上猛的白光一闪,黑影们哀嚎着瞬间消失殆尽,发出的惨叫声震骇心灵。可惜白光持续时间并不长,没有消散的黑影继续扑过来。

  我这时脑袋里一片空白,条件反射似的用手臂捂住脑袋,紧闭着双眼。半响却没感觉到什么,睁开眼睛却发现一个黑影正挡在我面前。他艰难的转过头,脸孔模糊之极,它使劲的推了我一把叫道:“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