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界最不缺少就是八卦新闻,某某门,谁谁出柜!

  我是一名正规职业记者,为了赚钱,偶尔也会去接一些娱乐周刊任务。

  今天晚上我和庄大楼的任务是去偷拍明星刘X,据可靠线报称她会与某男约会。刘X是影视界大腕,但作为X银门的主角,她以前有很多不好的劣迹,半年之间换了好几个男朋友。现在要和新男友结婚了,婚期将至依然形迹可疑。

  五大三粗,抱着油炸薯片满嘴油渍的庄大楼,兼职驾驶员,在面包车里搞技术活,比如监控、通讯。我则背着相机进入实地进行拍摄,有必要时我还会安装针孔,原因?可能是我比较瘦吧。

  “说不定还能拍点其他的东西!”庄大楼转过圆盘大脸,一脸淫荡的对我挑了挑眉头。很多时候我们能拍到一些刺激的真人秀,回来就能看到庄大楼对着电脑边打字边淫笑,最多几天我手中就会多一笔外快。

  我翻了翻白眼,低头检查着脖子上挂着的老式数码相机,上面银色镶边,雕刻着复杂奇怪的花纹。

  上次拍某明星时被人发现,逃跑时把相机摔了,我暗暗祈祷老式数码相机不要出岔子。

  “别随便乱照哦,会出事的!”我还记得临走时,卖相机老头露出奇怪的表情,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出你大爷,没钱吃饭才会出事。听庄大楼说做我们这行偶尔会拍点奇怪的东西,习惯就对了,很多事情只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东边围墙翻进去,监控器我已经控制住了!”庄大楼低沉声音在耳边响起,这货今天吃错药了?装深沉?

  四周阴冷漆黑,偶尔的风声呜呜的吹过。

  夜晚的别墅造型很奇怪,大大小小半圆的包,有点像……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让我背后发毛,很冷。

  我摸了摸手中的相机,强迫脑海里只想着两千大洋。心里暗暗嘀咕,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有钱人会把房子买在这里。

  别墅区很大,我根据脑海中记忆前进着,在黑暗处草丛中靠近刘X的别墅。

  灯火通明,能清晰听到里面有男人女人的欢笑声。

  “刘X将窗帘拉上了,该死,你必须想办法进入房间拍摄。”耳边传来庄大楼低沉僵硬的声音,我抬头看了看窗户,由于角度问题,什么都看不到。

  “叮!”智能手表猛的颤动一下,十二点了?

  别墅里灯光猛的熄灭,喧闹的人声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股阴冷突然包裹全身,冷冷打个寒颤,仿佛有人在背后?我猛的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怎么回事?难道被发现了?心中忐忑不安,心里纠结万分。我还记得几个前辈就是在拍照时被发现,其中有个被打的终生残废。

  周围的环境如同坟墓般死寂,满地吹落的树叶,这里好像很久都没有人打扫过。不应该啊,这好歹也是高档小区?

  两千大洋!两千大洋!我拼命的在脑海里麻醉自己,为了钱我拼了,我咬了咬牙猫着腰移动到别墅窗户下面。

  (S最D:新章。z节》上酷匠S{网%r

  为了保险,举着照相机打开视频模式伸到窗户旁。很快拿着播放一下,视频上房间里静悄悄的,根本没有任何人?

  幻觉?我吞了吞口水,心里发毛,莫名的恐惧让我紧张的打量四周。

  风呼啸着,远处枯死树木绝望的伸展着,隐约低低的嚎叫声在耳旁回荡。

  肯定是幻觉,我努力的安慰着自己,战战兢兢的伸出脑袋。

  阴冷的房间漆黑一片,耳边突然传来笑骂声,吓得我连忙缩回去。抬头望了望上面,可能是宾客们都上楼去了,但为什么我心却更压抑?

  使劲拉起窗户,我翻身进去,里面伸手不见五指,我无奈之下用照相机的红外装置找路。

  视野里绿油油一片,房间里诡异无比,家具都被白布包裹着,仿佛一具具尸体,空气中充满腐烂灰尘味道。

  没人住过?摸了摸桌面上厚厚的灰尘,心里没来一阵恐惧。我现在没心情管那么多,只想赶快结束这次任务离开这里。

  楼上些许光亮让我精神一振,隐约哗啦啦的水声传到耳朵里。

  洗澡?我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透过门口缝隙望了望,房间里空无一人。白色的日光灯让房间看起来惨白的,里面装饰也是雪白一片,让人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嘎吱~”拖长的开门声吓了我一大跳,紧接着是沉重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我深呼吸强行镇静下来。

  庄大楼在干什么?为什么有人进来都不提醒?

  该死,我拍了拍耳机企图联系他,耳机却全是噪音。

  耳机出故障了?我大惊之下慌乱四处张望,二楼上只有两道门,慌乱中扭了扭其中一道门的把手,锁住了。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上楼了。

  我心急如焚,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大着胆子冲进房间。能听到洗澡间有人洗澡,我哪管这些,连忙寻找藏身处,床下面不行,窗帘后不行……

  “踏踏!”脚步声依然不紧不慢的响着,催命符似的越来越近。

  衣橱?我猛的躲了进去藏好。留了个心眼,将橱柜门露出一条缝隙,努力平息着急促的气息。

  我心脏狂跳着,眼睛却紧盯着外面,竖起耳朵听声音。

  脚步声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却没看到任何人进入房间。

  刘X说话声响起,很模糊。仿佛在和某人交谈,我连忙关掉红外装置,将镜头对准缝隙。干这个职业要胆大心细,我通过镜头紧盯着,缝隙视野很狭窄。

  可能是无聊,很快一点不合环境的东西出现在我视野中,床尾上多了一双寿鞋。

  没看错,纸做的寿鞋,这东西是烧给死人穿的。

  可我记忆中床边并没有任何鞋子,难道我看错了?刘X什么时候玩这种恶心的东西?这也不好说,毕竟明星的兴趣爱好与其他人不同。

  我出于职业习惯,对着鞋子连续拍了几张。

  哗啦啦的水停了,与此同时明亮的灯熄灭。

  我愣了愣,连忙将红外装置打开,继续观察着,没人会想到衣柜里会藏有人,今天晚上一定要拍到他们约会的场景。

  绿油油的视野中突然出现刘雪菲的身影,婀娜多姿的身体全果,前凸后翘。我鼻孔一热连忙捂住,下意识的按着快门。

  她低声说笑着,可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