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她自己跑了。”

墨母看出自家儿子的不相信,把机场的事简单说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墨钰尘觉得事情不像是母亲说的这般,“亦度,你去调查机场监控,找出少夫人是从什么方向离开的。”

“是。”

亦度领命,带着陈家辉转身离开。

墨钰尘也没有多留,也转身离开去找苏予欢。

他先去了乔雨晴的公寓,因为苏予欢离开的话,能去的地方只有这里。

然而乔雨晴却说没见过苏予欢。

墨钰尘拧眉,正当他准备离开,亦度打来电话。

“总裁,少夫人出事了。”

原来亦度调查机场监控,就发现之前被墨母的人忽视的细节。

“怎么回事?”

墨钰尘阴沉下脸,周身散发着低气压。

“从监控发现,少夫人被人弄晕,趁着外面混乱带走的,我已经截图,把嫌疑人的身形送到警局采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亦度汇报着。

墨钰尘危险的眯起眼,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冷声道:“你让去查查苏清瑶现在在哪,还有阮薇薇,我要立即知道她们的动向。”

亦度明白墨钰尘的意思,挂了电话立即让人去监视两人。

乔雨晴虽然没听到电话的内容,可从墨钰尘沉冷的脸色,心里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尤其墨钰尘提到苏清瑶和阮薇薇,让她这股不安越发凝重了起来,“墨总,欢欢是不是出事了?”

墨钰尘斜睨了她一眼,冷嗯一声,就准备离开。

乔雨晴得到答案,对好友担心不行,立即追了上去。

“墨总,你等我,我跟你一起去找欢欢。”

市区郊外,一处废弃的老旧楼房里,苏予欢被绑在椅子上。

‘哗’的一声,一盆冷水浇在她脸上,让她猛地惊醒。

“咳咳。”

残留在嘴里的化学气味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

同一时间,一道阴测测的女声在她头顶响起,“苏予欢。”

苏予欢整个人都僵凝住,昏沉的脑子终于回想起之前的事,面色大变,“苏清瑶!”

她惊惧的看着不远处的女人。

苏清瑶十分满意她眼中的恐惧,邪恶的勾起嘴角,一步一步靠近她:“终于,你还是落在了我的手里。”

她狠狠的掐住苏予欢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贱人,这次我看谁还能来救你!”

话落,她一连几巴掌煽在苏予欢的脸上。

苏予欢的脸本就红肿着,被她这连续煽打,脸上很快出现了血色,嘴角也溢出了血水。

而她本人意识也变得迷糊起来。

苏清瑶瞧着她这狼狈凄惨的模样,一直堆积在心底的郁结总算得到了释放。

她冷笑的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苏予欢,“我说过,我会让你不得好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苏予欢想说什么,可才张嘴,就扯动脸上的伤口,让她无法开口。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清瑶提着一桶汽油走了过来。

“苏予欢,你说,让一个人看着自己眼睁睁的被烧死,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苏清瑶眼底露出嗜血的光芒,同时打开了她手中汽油瓶盖。

霎时间,浓郁的汽油味冲刺着四周。

“不……”苏予欢恐惧的看着她。

“不什么?不想死?呵呵……苏予欢,没用的,今天你必须死,你有你死了,才不会挡着我的路。”

苏清瑶欣赏着苏予欢脸上的恐惧,笑得好似恶魔。

她抬起手,把汽油淋在了苏予欢头上。

苏予欢下意识想要挣扎,可她四肢都被捆着,根本无力逃脱。

一瓶油尽,苏清瑶丢掉空瓶,看着浑身充斥着汽油味的苏予欢,猛地后退好几步,“再见了,我的好姐姐。”

她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开始打燃。

“不,不,不要……”

苏予欢看着那黄色的火苗,眼底满是恐慌。

苏清瑶冷冷的勾起嘴角,作势就要把打火机丢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在苏清瑶的身后,猛地把人踢飞。

“啊——”

苏清瑶根本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快找过来,整个人被踢飞,发出一声惨叫。

而她手里的打火机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不过却被一直大手准确无误的接住。

苏予欢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眼底满是激动和委屈的泪光。

墨钰尘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脸,一张脸戾气得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

“欢欢,你没事吧?”

乔雨晴这时候也从外面冲了进来。

她瞧见满脸是伤的苏予欢,眼里满是担忧,尤其是她闻到苏予欢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汽油味,一张脸变得煞白。

还不等她上前解救苏予欢,墨钰尘比她快一步,上前解开了苏予欢身上的绳索。

“谢,谢……”

苏予欢只来得及说这两个字,人就撑不住晕了过去。

墨钰尘面色巨变,“亦度,这里交给你善后,明天我不希望再看到苏家还有阮家的存在!”

话落,他抱着苏予欢大步离开去了医院。

好在一番检查后,苏予欢并没有什么大碍,孩子也没事,只是惊吓过度。

到了晚上,人就醒了过来。

“醒了。”

墨钰尘察觉到床上的动静,从沙发上走了过来。

“谢谢。”

苏予欢想到傍晚的事,仍旧忍不住后怕,要不是这个男人即使感到,她可能就凶多吉少了。

“我不喜欢这两个字。”

墨钰尘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她。

苏予欢看着他突然变脸,眼里盛满了疑惑。

她似乎没惹到这男人吧?

她想了想,打算沉默,免得自己说得多,这男人越生气。

反正她脸上有伤,也不方便说话。

墨钰尘也看出了她的想法,心里有些气闷。

不过在看到她肿胀的脸颊,还是忍了下来,说了后续的事,“苏清瑶和阮薇薇我都让人处理了,以后他们不会出现在北城,这段时间,你好好养伤,妈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婚期定在六个月后,正好那时候你坐完月子……”

苏予欢错愕的看着他,忍不住打断道:“婚期……什么婚期?”

“女人,你该不会以为生了我的孩子,我还会允许你嫁给别人?”

墨钰尘弯下腰凑近她,邪魅一笑道:“而且,我发现,我对你放不下了,所以,这辈子,你别想离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