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瑶用力捏了捏手机,“放心,这次一定会让她永远消失。”

话落,她挂了电话,一边在房间收拾,一边等着阮薇薇派来的人接她。

与此同时,远在异国的墨钰尘不知道为何有些心神不宁。

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严肃了几分,摆手道:“中场休息,十分钟后再继续。”

话说完,他起身离开会议室,“亦度,我的手机呢?”

亦度虽然惊讶自家总裁怎么会暂停回应,但他并没有过多询问,而是准备拿出代为保管的手机。

然而,他搜遍全身,却没有找到墨钰尘的手机。

“手机呢?”

墨钰尘冷嗯一声,看着他。

亦度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手机我明明放在身上……是他。”

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旋即顾不上墨钰尘,转身跑了出去。

墨钰尘眉头紧蹙饿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就见他一路跑到自己的临时办公室,“小林,总裁的手机是不是你拿了。”

办公室里,小林猛然听到自家上司的声音,脸上闪过惊慌,但很快又让他镇定下来,“亦特助,总裁的手机不是一向你保管吗?我怎么可能拿。”

亦度危险的眯起双眼,也不打算跟小林争执,直接上前。

“亦特助,你要做什么?”

小林看着他靠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亦度冷睨了他一眼,动手就开始在他身上搜了起来。

“亦特助,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林本能的挣扎阻拦,可惜他并不是亦度的对手,没一会儿,他身上的东西都被亦度搜了出来,却并没有发现墨钰尘的手机。

“没有?”

亦度皱起了眉头。

墨钰尘沉着脸站在旁侧,此时他已经反应过来,他的手机掉了。

正当他准备让亦度去调查监控,办公室里响起一道手机震动的声音。

小林脸色一下僵凝了起来。

因为这震动声音并不是他的手机发出来的。

亦度也发现了,狠狠的剐了小林一眼,推开他往声音的来源走去。

就见他走到办公桌,打开抽离,墨钰尘的手机就躺在里面。

而电话也在这时候被挂断,屏幕上显示了十几个未接电话,均是陈嫂打来的。

亦度面色微变,顾不上去质问小林,拿着手机匆匆走到墨钰尘面前:“总裁,陈嫂打了十几个电话,怕是少夫人那边出什么事了?”

墨钰尘面色一凛,想到刚才在办公室里的不安,眼底顿时蓄满的戾气,“把他带下去好好考问,是谁让他这么做的。”

他丢下这句话,拿着手机转身进了总裁办公室。

“陈嫂,出什么事了?”他给陈嫂打去电话。

陈嫂接到他的电话,立即汇报道:“少爷,少夫人被夫人带走了。”

墨钰尘猛地沉下脸,“到底怎么回事儿?”

陈嫂把之前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边,墨钰尘听得心沉不已。

“我知道了,我立即救回来。”

话落,他直接挂了电话起身离开。

正当他走出办公室,就迎面看匆匆赶来汇报的亦度。

“总裁……”

“亦度,吩咐下去,调动私人飞机,我要立即赶回北城。”

亦度瞧着墨钰尘沉冷到极点的脸,心里知道总裁只怕已经从陈嫂口中知道少夫人出事的事了。

他咽回到嘴的话,立即领命去安排。

半个小时后,墨钰尘坐上了私人飞机。

他脸沉如墨,周身释放出来的寒气,仿佛能把人冻僵。

亦度头皮发麻候在一旁,忍不住安抚道:“总裁,少夫人肯定不会有事。”

墨钰尘斜睨了他一眼,“小林那边问出了什么?”

亦度咽了咽口水,如实告知道:“小林说这是老爷和夫人的意思。”

一句话,墨钰尘就反应过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父母算计好了的,把他从北城支开,然后把苏予欢送走。

想到这里,他内心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虽然他明白父母这么做的用意,可还是无法让他平静。

他眼眸阴鸷到了极致,“之前让你重新检查的信息出来吗?”

亦度愣了下,就猜到总裁问的是什么,“那边医院说今天出结果, 我让他邮件发给我。”

话刚落,他身上的手机收到额一条短息。

他看了眼墨钰尘,拿出手机查看,正好是医院发来的检查结果。

“总裁,结果出来了。”

他把手机递了过去。

墨钰尘接过手机查看,就见信息里的检查报告显示孩子百分之九十亲身的。

显然,之前的那份检查报告,被人做了手脚。

他想到这,面含如霜,“让人把结果送去墨家!”

亦度不敢迟疑,应答道:“是”

北城机场。

苏予欢低垂着头坐在候机室,四周都是保镖。

耳边不时响起空姐的实时播报,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真正走到机场,她才发现,她并没有刚才在公寓时表现出的那么潇洒。

她发现她有些舍不得离开,脑海不断播放着她跟墨钰尘相处的画面。

墨母好似没看到她低沉的情绪,看着时间差不多,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这是五百万,足够你在国外安度很多年,也算是不枉你跟我儿子一场。”

苏予欢看着那递到面前的支票,心中的不舍猛然消退,有的只剩下屈辱。

这女人把她当成什么了,那些三陪的小姐吗?

“不用了,我自己有钱。”

她冷着脸拒绝。

墨母拧眉,“怎么,你是在嫌少?”

苏予欢深吸了口气,强压着内心的怒火起身道,“墨夫人,从一开始,我就说过,我并不稀罕你们墨家,所以,请你别拿你们有钱人的那一套来羞辱我。”

话落,她不想再跟墨母呆在一块,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心底的怒火暴走。

医生说了,她不能动怒,对孩子很危险。

“你去哪儿?”

墨母瞧着她离开的背影,立即给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神。

苏予欢把他们的动作看在眼里,也不在意,冷声道:“卫生间。”

墨母冷睨着她,对着一旁的保镖吩咐道:“跟上去,别让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