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家。

阮薇薇至从那日在苏予欢和墨钰尘面前暴露了本性后,就一直不曾出现在两人面前。

一个原因是因为墨钰尘的警告,另一个则是想静待事情的发展。

以她对墨钰尘的了解,就算知道这件事是她在背后算计,误会了苏予欢,也不会解释。

然而她的以为让她的计划出现了偏差。

她没想到苏予欢这个女人对墨钰尘的影响这么大,甚至违背他一向做事的原则!

想到这里,她满心的不甘心。

既然她得不到墨钰尘,别人也休想得到。

她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愤恨,就见她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嘟’的一声,电话接通了,里面响起墨母温和的声音,“薇薇,怎么想起给打电话了?”

“这不是好久没约阿姨出来逛街了。”

她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浅笑招呼,“阿姨,您今天有空吗?”

墨母本就在家无所事事,自然答应了邀约。

一个小时后,两人在约定的商场碰面。

阮薇薇陪着墨母逛着商店,却表现得有些心不在焉。

终于,在咖啡厅休息的时候,墨母忍不住问了出来,“薇薇,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叫我出来逛街,结果自己心不在焉的。”

阮薇薇眼眸闪烁了起来,故作为难的咬唇,“是有些事情让我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墨母微微皱眉,听出了她话里的不对劲,“薇薇,你说的事情是不是跟阿姨有关。”

阮薇薇看着她,微微的点头。

墨母笑道:“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为难?你尽管说,阿姨不会生气的。”

阮薇薇看着墨母,深吸了口气,道:“阿姨,那我告诉您,你可别太生气。”

“放心,不会的。”墨母摆了摆手。

阮薇薇眼底掠过一抹精光,小声道:“我听说苏小姐怀的孩子不是钰尘的,被您赶了出去。”

墨母拧眉,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阮薇薇小心翼翼的抬眸,瞧着墨母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继续道:“我发现苏小姐被您赶出去后,被钰尘接到了名下的一间公寓,看样子似乎并不在在意苏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墨母瞬间阴沉下脸,“这个贱人,真是阴魂不散,竟然还有脸缠着我们家钰尘。”

阮薇薇看着她盛怒的样子,继续添油加醋道:“可能钰尘对苏小姐是认真的,才会这么不计较苏小姐的过去。”

“他是不计较吗?我看他是糊涂!”

墨母怒火中烧,更是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苏予欢面前,要求她立即离开她儿子。

当然,她也这样做了。

“薇薇,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不然我还真被他们给蒙在鼓里。”

她站起身,一副打算离开的作态:“今天就到这吧,等阿姨处理好事情,改天再做东叫你出来玩。”

话说完,她转身离开。

阮薇薇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可惜,她并没有得意多久,脸上的神情就变得狰狞。

她就算赶走了苏予欢又如何,墨钰尘也不会对她动心。

想到这里,她心底是浓浓的不甘心。

不,她不是没有机会。

只要她让墨母一直对她喜爱,她还是有机会的。

不过在这之前,她得让苏予欢彻底消失。

她好似又想到了什么,拿起桌上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出去。

没一会儿,就有回执信息响起。

她点开信息看了一眼,鲜艳的红唇诡异的勾了起来,随即就见她拎着手提包起身离开。

十几分钟后,她来到市区妇科医院,按照短信给的病房号找到苏清瑶所在的病房。

‘扣扣。’

她敲门进去。

病房里,苏清瑶看到突然进来的陌生人,眉头蹙起,“你是谁?”

阮薇薇走到她面前,目光自下而上的打量着她,不答反问道:“你就是苏清瑶?”

苏清瑶拧眉,“你找我?”

她说着,也打量着阮薇薇,眼里有着警惕:“你到底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阮薇薇轻笑一声,转身在沙发上落座,“你的确不认识我,也不必认识我,你只需要知道,我之所以找上你,是因为我们有个共同讨厌的人。”

“谁?”

“苏予欢。”

阮薇薇抬眸,眼底是一片森寒:“苏小姐,我知道你跟苏予欢也是积怨已久,只要苏小姐愿意配合我,我可以让苏予欢从此再也成不了我们的挡路石。”

苏清瑶心动了,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防备的看着阮薇薇。

“你觉得我跟一个连身份都不肯表露的人合作吗?”

阮薇薇回视着她,笑道:“身份又那么重要吗?你只要知道,我是可以让你心想事成的人不就好了。”

“抱歉,我可没兴趣成为别人的棋子。”

苏清瑶并不笨,相反很充满。

阮薇薇迟迟不肯表露身份,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只是想借刀杀人。

利用她对付苏予欢,最后就算事情败露,她也可以安然无事。

阮薇薇笑了笑,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打算被人揭穿。

“如此,看来苏小姐是不愿意合作了,真是可惜。”

她站起身,讥诮的扫了苏清瑶一眼,“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苏小姐在这当代孕妈妈了,不管怎么说,你跟苏予欢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有血缘关系,将来你的孩子,她肯定会好好养育。”

苏清瑶紧紧的握起了拳头。

阮薇薇这话无疑是在她心口上插刀。

她没有忘记陆子轩接她出狱那天说的话。

她扭曲着脸,把即将出门的阮薇薇叫住,“等等。”

“怎么?苏小姐这是打算改变主意了?”

阮薇薇站在门口,侧身看着苏清瑶。

苏清瑶回视着她,不答反问道:“你的计划是什么?确定能让苏予欢消失?”

阮薇薇勾了勾唇,“自然,只要苏小姐愿意配合,以后,这世上不会再有苏予欢这个人。”

苏清瑶凝视着她,好似在深思。

片刻过后,她好似有了决断,沉声道:“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