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瑶不知道苏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

她还在警局等着他的好消息。

因为她心里清楚,苏父很看重苏家的名声和公司利益,如果她在母亲之后,又再次坐牢,这对苏家的影响十分大,所以她坚信,苏父绝不可能让她步上母亲的后路,给苏家造成损失。

然而现实往往是残忍的。

接下来两天,她等来的不是苏父救她的消息,而是司法部在对她的刑罚宣判。

“苏清瑶,你因涉嫌故意杀人,证据确凿,判处你有期徒刑十年。”

冰冷的宣判一字一句炸在苏清瑶耳旁,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不,我没有杀人,你们还没有审问,凭什么给我定罪。”

她回神后,不禁在宣判席上大声反驳。

可台上的法官已经不再理会她,收拾着手边的东西准备离开。

按理说,苏清瑶的案子不会这么快宣判的,毕竟有不少流程要走,可谁让她得罪的人是墨家。

要知道,墨家可是北城重点关注的企业,每年给北城缴纳的税务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别说墨氏在其他地方为北城做出的贡献,现在竟然有人不知死活的对墨家的孩子动手,能不特殊处理吗?

苏清瑶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她被带回看管所,依旧吵闹不停,要联系人申诉。

对此,看管所的人也不能组织,毕竟在法律上,这是被允许的。

苏清瑶得到允许,迫不及待给苏父打去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她抓着话筒,不等苏父开口,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质问,“爸,你到底有没有去找苏予欢,为什么我会被判刑,还是有期徒刑十年,她这是要毁了我!”

苏父听着她嘶歇喝底的怒吼,阴沉着脸把手机拿离耳朵,“苏清瑶,我说过,让你不要去招惹欢欢,是你自己不听我的劝告,竟然想谋害欢欢,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如今你有这样的下场,谁也怪不了,只能怪你自己咎由自取!”

话落,他也不管苏清瑶是否还有话要说,直接挂了电话。

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次的事不是他去求欢欢就能解决的。

要知道,苏清瑶要动手的还有墨家未出生的孩子,墨钰尘怎么会轻易放过伤害他孩子的人。

尤其这才两天,司法部就给苏清瑶判刑了,这后面要说没有墨家的手笔,他是不相信的。

苏清瑶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死死的捏着话筒,指尖用力到发白。

她知道,父亲这是放弃了她!

她怨恨,愤怒,却还是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

如今连父亲都不管她,她必须另外想办法自救,否则她若真坐牢十年,她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

可是,现在还能救她的人有谁?

她想到了陆子轩,随即被她摇头否决了。

陆子轩一心只有苏予欢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来帮她。

她沉眸思索了一会儿,心里渐渐有了一个人选,最终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

翌日,私立医院。

陆母严肃着一张脸走进病房。

“妈,你怎么来了?”陆子轩靠坐在病床上,很是惊讶。

他以为经过之前的不愉快,母亲至少会跟他冷战几天。

陆母扫了他一眼,落座在沙发上沉声道:“我问你,苏清瑶是不是怀了你的孩子?”

陆子轩皱眉,“妈,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陆母也不隐瞒,道:“昨天我接到苏清瑶的电话,说是怀了你的孩子。”

“呵,她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陆子轩冷嗤一声,“我就碰了她一次,而且事后也让她吃了药,她怎么可能怀上,只怕是想用这个借口哄骗我们去帮她。”

陆母凝眉,“有没有怀上,不是你说的算,我已经让人联系律师,去给她申请检查。”

陆子轩皱眉,好似没料到母亲会有这番举动。

“所以呢?母亲是要帮她吗?”他看向母亲,等着她的下文。

陆母沉声道:“如果苏清瑶真的怀了我们陆家的孩子,这个孩子绝不能有个犯人母亲,我要你把苏清瑶捞出来。”

陆子轩冷下脸,不屑道:“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妈何必当真,以后会有的。”

“以后?就你现在的心思,我怕我等不到以后!”

陆母冷嗤一声:“这个孩子你必须给我留下来。”

“不可能!”陆子轩也是坚决拒绝。

陆母面色一下难看到极致,“你不要这个孩子,难道你想去当苏予欢那野种的便宜爸爸?”

陆子轩眼眸闪烁了起来。

陆母哪里还看不明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陆子轩,你到底要糊涂到什么时候?”

她指着陆子轩的鼻子怒斥道:“我告诉你,你休想让那贱人带着她的野种进我陆家的门!”

陆子轩很是头疼,“妈,你既然能容忍苏清瑶和她的孩子,为什么就不能容忍欢欢,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她的吗?而且,以后我和欢欢也会有自己的孩子。”

陆母此刻真是气得吐血的心都有了,“这能有一样吗?苏清瑶至少是真心喜欢你,不会在跟你交往的时候跟别的男人上床,还企图怀着别的男人孩子嫁进我们家!”

陆子轩沉默了。

虽然他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过去的事,可之前的背叛依旧如刺一般梗在他心头。

病房里一时沉寂了下来。

许久后,他才再次开口道:“妈,这件事我相信一定有内情,欢欢不是那样的人。”

陆母看着他依旧执迷不悟,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死死的盯着自家儿子,也算看出来了,她这傻儿子是非苏予欢那女人不可了。

“好,好,你是认定了苏予欢那个贱人是不是?”

陆子轩不语。

虽然他没回答,可脸上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只要苏予欢。

陆母眼神闪烁了起来,好似想到了什么,深吸了口气继续道:“这样吧,只要你保住苏清瑶肚子里的孩子,可以答应你,不管你跟苏予欢的事情。”

“妈,你说的是真的?”

陆子轩震惊,好似没想到陆母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