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雪一愣,仔细的想想……好像那个家伙当时只是按住了自己的身体,并没有把自己的头按进热水里……只是自己当时过于惊慌,没有区分开来。

“你给我闭嘴!”雾玲儿趁机又给浩天喂了口草,浩天地转过身,怒瞪着雾玲儿。

“你当我是牛啊!你是不是趁机报复我?我警告你……我……”他刚刚吼了半句,又是一把青草塞进了口中。

“说了让你闭嘴,你是不是聋?”雾玲儿哼道,这一次她直接捂住了浩天的嘴巴,浩天无奈的将这一口青草吞了下去!苦涩的青草差点没把浩天的眼泪给弄出来……这个女人绝对是在报复自己!

“带走!”雾玲儿喊道。

两个警察不由分说的就浩天拉走了,雾玲儿看了看寒雪,她走了过去。

“我是市警署刑警队队长雾玲儿,请问你是……”她问道。

看起来这个女人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嘛?那个家伙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哦,雾队你好,我是寒雪……”寒雪急忙点点头。

“寒雪?你是……”雾玲儿依稀记得这个名字。

“没错!寒氏集团就是我的。”寒雪点点头。

雾玲儿惊讶的看着寒雪,这女人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女强人?浩天那个白痴怎么会和这个女人有交集的?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中的人嘛。

“你……没事吧?”雾玲儿指了指寒雪身上的湿衣服。

“没事,没事……”寒雪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就好,那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有问题的话可以和我联系……”雾玲儿点点头。

目送这个女警察离开,寒雪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回到了别墅。

警车里,两个警察中间夹着浩天。

“给我放开!”浩天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你这是在搞什么?”其中一个警察好笑的看着浩天。他示意旁边的同事放开浩天,浩天活动了一下胳膊,刚刚用力过猛,手腕拧的生疼。

“你管得着吗?”他冷哼了一声。

警察挑了挑眉,这家伙属狗的吗?见谁咬谁?浩天看了看车窗外,雾玲儿那个女人正往这边走过来。

“我警告你!你别想着逃跑啊……”旁边的警察看到浩天的眼神警告道。

雾玲儿上了车,她扭头看了看瞪着自己的浩天。

“怎么样?冷静了没有?”她笑呵呵的问。

“噗!”浩天突然吐出了一口草沫子。

雾玲儿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雾玲儿暴怒“王八蛋!你是不是找打?”

“我找打怎么了?你打我啊!”浩天瞪着她。两个警察一看,得了……自己还是赶紧离远点。

“那个……雾队我们上别的车了。”他们说道。

雾玲儿点点头,两个警察急急忙忙的下了车。

“你长本事了?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打你?”雾玲儿一把抓住浩天的衣襟,把他拉到自己的面前。

“你要是敢打我,我对天发誓我这辈子一定把你泡到手!”浩天恶狠狠的说道。

雾玲儿愣住了,这家伙不是说真的吧?考虑了再三,她还是放开了浩天。

“那个寒雪是本市有名的女强人!你怎么会和她搅合在一起?你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平面上的人,人家是天上的凤凰,你就是一个癞蛤蟆,你还不死心的一次又一次的纠缠人家?”雾玲儿看着浩天说道。

“凤凰?用不了几天她就变成一个死凤凰了!”浩天没好气的说道,他这辈子还没这么憋屈过,明明是为了她好,结果冤枉自己不说,还当着雾玲儿这个女人的面让自己出丑!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说气话吧?我看人家寒雪蛮正常的。”雾玲儿怀疑的说道。

“你要是能看得出来,你还用得着给我发工资请我过来给你帮忙?”浩天毫不犹豫地反驳了一句。

雾玲儿被噎的够呛,这家伙看来还真的是伤自尊了。

“行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别再去找人家的麻烦了啊……你和我说说寒雪被阴气侵袭的事是怎么回事?这个阴气和那三起案子有没有关系?”她急忙把话题拉到正轨。

浩天突然愣住了,他猛地想起来那尊梦魅玉雕还在寒雪的别墅呢。

“喂!我和你说话呢!发什么呆?”雾玲儿很不满的问道。

“啊?哦……这个不太好说,关键是我还没来得及调查呢,就被你们抓了起来,还不让我分说,还给我喂草……”浩天嘟囔着。

雾玲儿看着这货委屈的神色,她又憋不住笑了。“哈哈,那能怪我吗?我要是不拦着你,你一定会把我们警局给扯进去,到时候发现你居然是个半吊子警察,那你让我怎么解释这件事?被署长知道一定会发怒的,要知道寒雪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雾玲儿一边笑一边说道。

“反正这事我不管了!管她什么女强人不女强人的……等她死了,我再给她超度去!反正我也尽力了,找麻烦也找不到我了!我他么怎么摊上这样个差事!”浩天吼道。

雾玲儿无语了,这话说的毒了点。

“行了……你个大男人和人家女人计较什么?我还忙着呢,你要去哪我送你一程?”雾玲儿笑着开导了浩天一句。

“皇朝国际夜总会!”浩天曝出了一个地址。

雾玲儿愣了一下“你去那干嘛?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怎么了?”浩天反问。

“那里的女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货色,就你这样的白痴去了被骗的连裤衩都找不到!再说了……万一你学坏了,我岂不是对不起的父母?”雾玲儿正色说道。

“我父母早死了!”浩天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也不行!我要为你将来的媳妇负责。”雾玲儿坚持道。

“拜托了!大姐你看看我的口袋,你看看!我的口袋比你的脸还干净,我能去做什么?吃白食啊?”浩天无语的将自己的口袋翻了过来空空如也。

雾玲儿看了看,这才点了点头,男人有钱就学坏,既然没钱那自然就不能学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