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雪的别墅内!寒雪正在急促的喘息着,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居然差点被淹死?

“我们把他带走了!”保安对寒雪说道,寒雪点头。

“我冤呐……我他么比窦娥还冤呐!傻女人……你早晚有后悔的那一天!你这个傻妞……老子是要救你!”浩天的声音从外面传出来。

寒雪无力的靠在墙上,这个王八蛋……骗了自己五万,还想杀死自己?到现在了还敢喊冤?浩天被两个强壮的保安带走了,他索性也不挣扎了,她想死就随她吧!

雾玲儿带着人赶到了这个别墅小区,她惊讶的看着浩天,怎么是这家伙?

“这个人入室抢劫不成,就想对业主下杀手,好在业主比较的警觉,提前按下了别墅内的报警系统按钮,我们赶到的时候,他正在把业主按在水里!”保安指着蹲在墙角的浩天说道。

雾玲儿简直是不能理解,这家伙怎么会突然想起杀人了呢?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她点点头。两个保安离开了保安室,雾玲儿走到浩天的面前蹲下身。“我说……你大仙的活不干了?跑来杀人?”

浩天不说话,翻了个白眼。

“啧啧啧……你看看你这出息!你没有对那些保安出示你警局顾问的证件吧?”雾玲儿继续问道。

“没。”浩天吭了一声。

“算你识相!你要是拉上警局和你一起丢人,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雾玲儿没好气的说道。

“行了!赶紧把我放开啊,我都这样蹲了半个小时了,很累的。”浩天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哟……你还知道累?放开你是不可能的,你先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试图淹死人家?”雾玲儿挑了挑眉头。

浩天抬起头,他看了看雾玲儿那马上要憋不住笑的脸。

“我要是告诉你我其实是在救人,你是不是不信?”他慢慢的说道。

“哈哈……你说我信不信?你平时有点臭毛病也就罢了,居然在外面你也这么奇葩,你以为谁都是我和红珠这样神经大条的?说!你到底是在做什么?”雾玲儿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浩天看着这个笑的脸都红了的女人,默默地在心里的嘟囔了两句。“那个女人她冤枉人!我本来是在路边晒太阳的,结果她非要说让我给她看看命相,我一看这钱在向我招手,我也不能拒绝不是?结果我这一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他神秘兮兮的说道。

雾玲儿看了看他,摇摇头。

“我发现这个女人的身体被阴气侵入了!”浩天压低声音说道。

“阴气?”雾玲儿一愣。

现在一提起阴气这个东西,雾玲儿不自然的就会想起那三件凶杀案!浩天一脸神秘的点点头。

“继续说!”雾玲儿追问道。

“哎哟……我的腿麻了!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浩天突然一脸痛苦的喊道。

雾玲儿无语的看着他,演戏好歹你好歹也演得像一点,你脸上挂着痛苦的神色,可是眼睛却在笑,你当自己是白痴啊?

“我警告你!别给我闹幺蛾子!”雾玲儿瞪了浩天一眼,这才将绑着他的绳子放开了,结果浩天突然推了他一把,站起身就跑了。

雾玲儿怒吼一声,真的是要把她气的爆炸了,这个王八蛋!居然骗自己?

“给我抓住他!”外面站着两个警察一开始还奇怪的看着跑出来的浩天,只见他一个箭步就往寒雪的别墅跑去。

雾玲儿冲了出来,外面的两个警察这才回过神,自己的队长喊的是抓住刚刚跑出来的那个男人?他们急忙追了过去,雾玲儿也追了过去。

“浩天!你个王八蛋……马上给老娘站住!否则我打死你!”雾玲儿破口大骂道。

几个保安都傻眼了,那个家伙他们明明结结实实的绑在暖气管子上,这怎么跑了呢?

“咱们要不要追?”一个保安问。

“算了吧,警察那不是在追吗?那小子跑不了……”旁边的同事摇摇头。

雾玲儿看着浩天逃跑的方向,她伸手指了指。

“你们两个从那里绕过去,堵住他!”她吼道。两个同事一转身,从侧面围了过去。

“雾玲儿!你个白痴女人……你追我做什么?”浩天大叫道。

“我他么恨不得打死你!你敢越狱和拘捕?”雾玲儿骂道。

“我拒什么捕?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女人凭什么冤枉我?我也是有自尊的!”浩天吼道。

雾玲儿愣了一下,这家伙是这个目的?“你有个屁的自尊!你还不是看上人家的钱了?”她依旧快速地向浩天追赶。

“那我也是有自尊的!”浩天坚持着反驳。

雾玲儿的速度比浩天快多了,终于在寒雪的别墅前追上了浩天,雾玲儿一个飞腿就把浩天踢了个狗吃屎。

“我呸!”浩天啃了一口草。

“我让你跑!”雾玲儿一个健步上去,把他死死地按在地上,以她的身手对付浩天是绰绰有余了。

“寒雪!你个白痴女人……你给老子滚出来!”浩天一边挣扎一边喊。

寒雪刚刚平静了一点心情,听到浩天的叫骂声,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跑出来查看,一眼就看到那个家伙被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按在身下。

“你这个白痴!傻妞!你要死了你知不知道!老子是在救你……”浩天看到寒雪出来,挣扎的更用力了。

“给我闭嘴!”雾玲儿呵斥道,她随手抓起一把草塞进浩天的嘴里,多好的报复机会啊,雾玲儿乐呵呵的看着浩天,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了,这家伙上次还用针把自己扎的要死要活的!浩天吐出嘴里的草。

“傻女人!你们都是傻女人……我冤啊!老天爷你快点打个雷劈死这些傻妞吧!”他大声的嚷嚷。

另外两个警察也跑来了,他们奇怪的看着浩天“咦?苏队……这个人不是……”其中一个奇怪的问。

“闭嘴!回去再说!”雾玲儿急忙使了个眼色。

寒雪看到这么多警察来了,她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小心的走了过来。

“你……你凭什么骂我!你敢说你不是要淹死我?”她反驳道。

“老子是在救你……你一身寒气,在热水里可以得到一定的缓解,你这个白痴女人狗咬吕洞宾!你下次就是跪着求老子,老子也不会管你的死活!”浩天扯着脖子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