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天打开门,他马上愣了一下,扭头看了看寒雪,寒雪的脸色有点红,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看不出来你这样的女强人也会有一颗少女心?”浩天嘟囔道。

“女强人怎么啦?女强人也是女人……”寒雪冷哼。

浩天推开门走了进去,他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一片粉色的海洋,这个房间的格调就是粉色的,床单被褥是粉色的,房间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娃娃,这不像是一个成年女性的房间,看起来倒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浩天非常的难堪,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闯入自己最私密的空间。

浩天仔细地看了看,他突然一个鱼跃跳上了寒雪的床,直接趴在上面。

“唔……好舒服,我好像好久没睡过床了。”浩天叹了口气。

寒雪简直是不忍直视自己的床了,她也不说话,心里已经下定决心等这个混蛋走了,自己把床单被套全部换了,浩天趴了一会,他翻过身。

“来躺一会……”他招呼道。

“你是不是有病!我才不和一个邋遢鬼躺在一起。”寒雪没好气的说道。

浩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寒雪又继续发飙了。

“你到底看出了什么?我花费一个下午的时间在陪你玩吗?你知道我一个下午可以赚多少钱吗?”她瞪着浩天,浩天好像被说得不好意思了,他爬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他其实也有点疑惑了,寒的别墅有三层,一层自己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没有发现什么,虽然整个别墅里面有一丝淡淡的阴气,但是只凭这么一点点阴气是根本不可能对寒雪的身体有任何影响的,二层目前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发现。

“那里是我的浴室你也要看?”寒雪拦着乐天。

“要看。”浩天点点头。

寒雪深吸了口气,她已经真的要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了。

“还不让开!还想和我打架?”浩天冷哼了一声,一把将寒雪拉到一边,他则是自顾自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浴室大的能和自己的整个家媲美,这个女人就是在里面耍一套打狗棍法估计都够了。

寒雪彻底的怒了,她气呼呼的跟了进去。浩天四下看了一圈,就趴在那个巨大的浴缸旁边看着什么。

浴缸里面还有大半缸水,只是这水呈现微微的白色,寒雪毫不客气的对着浩天的屁股踢了一脚,她从来不是一个温柔的女人,特别是对男人招惹自己的情况下,她绝对是有仇必报,浩天一头栽倒浴缸里!

“你么是疯了吧!”他冲着寒雪吼道。

“你看看你!脏得就像是一个乞丐,我这水可是有美容养颜的效果的!你好好的洗洗吧。”寒雪看着浩天狼狈的样子,她哈哈大笑。

浩天奇怪地抬起自己手臂看了看,手臂的水珠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寒雪看着面色古怪的浩天,这家伙脑袋进水了?

“喂!你没事吧……这水你别看是乳白色的,那可是干净的水,里面放了好东西呢,我每天回家都要用这个水泡一会的。”她说道。

“你说什么?你每天都要泡这个?”浩天惊讶的看着钱小楠。

“是啊,有什么奇怪的?现在天这么热,泡在这里面舒服得很呢……”寒雪点点头。

浩天突然伸手在浴缸里面胡乱的摸着什么,他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然后拿了起来。

“哎,你拿我的羊脂玉做什么啊!把它放回去泡水……”寒雪奇怪的看着浩天。

浩天仔细地看着这块玉,玉的确是好玉,拳头大的玉被雕成了一个古怪的形象,像是一个动物,这么大的一块羊脂玉价值可真是不菲。

“你泡这个水的时候不冷吗?”浩天看着钱小楠。“

冷啊,凉得很呢……所以我最多泡几分钟就受不了了,不过对皮肤可是真的好,你看我的胳膊白了许多呢。”寒雪伸出自己的胳膊。

浩天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真是不知者无畏啊。”他站起身离开了浴缸,身上湿淋淋的,浩天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寒雪。

“你洗不洗澡?你要是洗澡我给你找一套衣服?”寒雪笑着问,狠狠的踢了这家伙一脚,她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

“洗!”浩天恶狠狠的说道,简单的冲了冲,浩天换上了寒雪的衣服,他看了看镜子里自己有点意外。

“我靠!我不行了……”浩天叫道。

寒雪跑了进来,奇怪的看着浩天“你又怎么了?”

“我不行了,有没有降压药给我来两片!”浩天捂着自己的胸口。

“降压药?我又没有心脏病……我哪来的降压药?我家里连感冒药都没有!你到底是怎么了?”寒雪无语了。

“你看,镜子里的人太帅了……看到这么帅的人,我的心情实在太激动了……”浩天看着寒雪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寒雪张着嘴看着浩天,这家伙的脸皮是橡胶做的吗?

“没看出你哪里帅啊?”她说道。

“瞎了你的眼!这都看不出来?”浩天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了浴室。

寒雪眨了眨眼,这货刚刚是不是骂自己了?她跑出浴室,就看到浩天已经坐在一楼的大厅,手上还拿着这块玉石在仔细的端详,她急忙跑了下去。

“拿来!”她伸手出。

“这个东西你不能拿!”浩天看了寒雪一眼。

“这是我的!”寒雪严肃地说道。

这个东西价值可不菲啊,不是十几二十块的事情。

“你身体出现问题的原因就在这里!”浩天指了指这块玉石。

“啊?”寒雪愣住了。

“你看看这块玉!你发现了什么?”浩天拖住玉的底座,递到寒雪的面前。

“发现什么?我天天看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啊?”寒雪莫名其妙。

“你没发现这玉上有一层雾气环绕吗?”浩天问。

寒雪又看了看,点了点头。

“刚刚这玉可是我亲自擦过的!马上出现了雾气,这说明了什么?再说了,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想早死啊!敢往家里放?还敢放在水里……”浩天看着寒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