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冷笑一声:“尤勇,你少给我安罪名。要说出轨,你是不是应该先给我解释一下曲音的事?”

  尤勇冷哼道:“曲音?哦,我知道了,自从你听说我跟曲音有关系后,你就一直不和我上床,亏我千方百计的哄你,原来你早就有小白脸了啊。”

  女神似乎气极了,声音都有些发颤:“尤勇,你别胡说八道,我的身子只有你碰过。反倒是你,和那个曲音也早就上过床了吧?”

  我的脑子突然就一阵轰鸣,原来女神和尤勇果然上过床了啊!

  亏我一直把她当成完美无瑕的女神!

  尤勇的声音马上就又传来了:“和我交往不到一个月就上我的床了,谁知道你背地里还和谁上过床?”

  女生的声音更加颤抖了:“尤勇,你这个畜生!”

  尤勇哼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了,快速的离去了。

  尤勇气乎乎的离去,我跟王小根大气都不敢出,要是让尤勇知道我跟王小根躲在这儿听了这么多秘密,还不找人扒了我们的皮?

  没一会儿,女神就慢慢的也走了过去。

  我跟王小根这才走了出来,去包扎了伤口。

  走出医院,王小根突然说道:“想想尤勇说的也对啊,这开学才一个月,夏琪跟尤勇认识也才一个月,就上床了,可见夏琪也不是什么好女生。”

  我想了一下,挺有道理啊,于是笑了一下:“说不定咱俩也有机会上她呢。”

  王小根摇摇头:“你上吧,我可只喜欢她同桌。”

  夏琪的同桌也是班上一个特别受欢迎的女生,并不是这女生长的好,也不是这女生皮肤好,,声音也没齐元湘好听,但这女生最为吸引人的,是她的屁股。

  对,绝对是丰臀!硕大无比,将来一定是能生男娃的主!

  所以虽然她长的一般,但还是人气不低,就因为好多男生都想在她的丰臀上摸一把!

  以前我就想,要是把她的臀折一半给夏琪,那夏琪就很完美了!

  但这个女生特别爱哭,别人一句狠话她就会哭,看起来特别的柔弱,让所有人都有一种怜惜的感觉,因此倒也没人舍得真的下手去摸她的丰臀,万一把她惹哭了,又得大半天哄。

  而也正是因为她爱哭,所以大家都叫她泪珠儿。

  我一笑:“你也加把劲,咱俩双剑合璧,拿下她们同桌俩!”

  第二天在学校,我一直在背后看女神,越看心里越痒,尤勇上得,我为什么上不得?

  我有些控制不住,钻到了桌子下,看到了女神白色的长腿,她今天穿的是一个短裤。

  女神是趴在桌子上的,上衣理所当然的往上扯着,然后背后的短裤上面就露出了一片肌肤,更为诱人的是,赫然可见红色的小内边缘。

  我咽了一口唾液,虽然无数次趴在桌子下偷看过这片肌肤,但这次我却没能忍住,悄悄的把手伸了过去。

  但我还没摸到呢那块肌肤上的衣服就往下滑了一下,把它盖住了,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女神已经坐直了身子。

  我悻悻的坐了起来,却没想到女神正好也扭过了头。

  我还没开口呢女神就说话了:“张帅,我有点事想跟你说,下节课语文课,你能和我同桌换下座位吗?”

  夏琪这是什么意思?主动找我和解?

  我一想,和夏琪缓解关系,有利于我找个机会上了她。另一方面,我和她同桌换座位,她同桌不就是泪珠儿吗?也有利于小根的姻缘啊!

  所以我点了点头:“好啊。”

  语文课的时候我跟泪珠儿换了座位,心里有些窃喜,终于和女神坐在一起了,但同时又有些不安,说不上为什么。

  我低着头,说:“夏琪,你找我什么事啊?”

  夏琪“哦”了一声。

  我有些疑惑,这“哦”是什么意思?

  我抬头朝夏琪看去,只见夏琪正斜着眼看着不远处,我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原来是在看尤勇。

  不过尤勇并没有看她,反而再跟我们班一个女生聊天。

  卧槽!我终于明白女神为什么把我叫过来了!

  这是把我当棋子使啊!是想让尤勇生气?卧槽!那我岂不是又要挨打了?

  真是恶毒的女人!

  我心里的怒火又慢慢的燃烧了,这个贱人!我一定要狠狠的*她!

  但显然的,跟女神坐在一起并不是享受了,反而变成折磨了。

  我的脑海不断的充斥着女神那可恶的嘴脸,哦,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女神了,应该是这个贱人!

  但突然她一下子就搂住了我的胳膊,说:“张帅,昨天对不起啊。”

  我一愣,这夏琪转性了?怎么跟我道歉了?但马上我就明白了,因为尤勇正一脸怒气的看着这儿。

  呵呵,夏琪,可真是最毒妇人心!

  夏琪搂着我的胳膊,示威性的看着尤勇。

  这节课下课我就回到我座位上了,我的脑子乱的很,不停的闪现着夏琪的脸,我一定要上她,一定要上她!

  这种女人,不仅要上,还要拍照发到网上!

  这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还在想着该怎么找机会上了夏琪,连小根喊我我都没理他。

  小根走了后我才如梦初醒,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但是突然发现齐元湘趴在桌子上,似乎不舒服。

  不管我承认不承认,那天全班五十多个人,也只有齐元湘帮我和王小根说了一句话,此刻于情于理,我都应该问候她一下。

  a2酷V/匠网KT永'久i$免费M}看小☆说

  我走到齐元湘前面,说:“齐元湘,你怎么了?”

  齐元湘把脑袋扭向我,看了我一眼,说:“我有点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没事的。”

  我“哦”了一声,想起来女生的那个,大姨妈不总是跟肚子疼有扯不清的关系吗?

  于是我对她说:“那我先走了啊。”

  齐元湘轻轻的点了点头,依然趴在桌子上。

  这时,班里一个女的拿着扫把说话了:“每次都这样,一扫地就疼,平时怎么不见疼?”

  我看了看难受的齐元湘,赶紧说:“我替她扫吧。”

  女生“哼”了一声,没说话。

  齐元湘马上说:“那多不好意思啊?你不回家?”

  我到旁边拿起一把扫把,说:“我晚点没事的。”

  扫了一会儿,我就扫到齐元湘旁边了,我看过去,只见齐元湘依然趴着,脑袋埋在一只手臂上,另一只手臂捂着肚子。

  我叹了口气,先去扫她前面那排去了。

  可是不知道谁在地上吐了口香糖,粘在地上黑乎乎的,看起来难看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