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该不该把我的老干妈拿出来呢?

  我的思维在急速的旋转了一周后觉得危险系数不是很高,于是我就回到了我自己的座位上,拿出了我的老干妈。

  女神接过老干妈,打开细细的看了看,然后才递给我,说:“吃的挺快啊,都吃完了。”

  我干笑了一声:“是啊,太好吃了。”

  女神又是冷笑一声:“是吗?”

  我觉得女神的口气怪怪的,难道她真的怀疑我了?

  我抬头看去,只见女神已经转过了头,又趴在了桌子上。

  我以为我就这样蒙混过去了,没想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我被堵在了座位上。

  带头的正是女神的男朋友尤勇。

  尤勇有权有势,班里大部分人都不愿得罪他,所以都当作没看到,自顾自的回家去。

  但我混的再差也会有个朋友的,这个朋友就是我的同桌,王小根。

  王小根嘿嘿笑了一下:“勇哥,这是怎么了?张帅得罪你了?”

  王小根说完,马上看向我:“张帅,哪儿得罪勇哥了,还不赶紧道歉?”

  尤勇理都不理王小根,一巴掌就打到了我的脸上:“张帅是吧?知道我为啥打你吧?”

  /酷匠(z网u)永U\久ru免费K看'小e说;

  我直接就蒙了,脸上火辣辣的疼。

  尤勇反手又是一巴掌:“劳资问你话呢!你他吗没听到?

  我何曾受过这等屈辱?妈蛋的!虽然我是个穷光蛋,但我不是孬种,我从小到大除了爹妈还没人敢打我,因为有个混子表哥罩着我!所以我当即就还了一巴掌,气急败坏的骂道:“尤勇!劳资哪儿惹你了?你凭什么打我?!”

  尤勇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我竟然会还手,捂着脸怔怔地看了我几秒,然后就吼道:“还他吗都愣着干嘛?给我往死里打!”

  这时尤勇身边的那些狗腿子们一下子就都扑了上来,三两下就把我踹在了地上,连同王小根也被打了,我们俩都蜷缩在地上捂着头,生怕被打破了脑袋。

  我心里的仇恨值慢慢的往上涨着,男人最重要的不是生命,而是面子,是尊严。

  班里的大部分人还没走,尤勇就这样当众欺负我和王小根,这正是在践踏我们的尊严啊!

  如果尤勇找个没人的地方打我,可能我还真会忍气吞声一辈子,因为毕竟没人看见。

  对,我就是这么自欺欺人的一个人。

  可后来我发现这是大部分的通病,因为大部分情况下,你在没外人的环境下打一个人,他不会反抗,而你若当众打他,他十之七八是会反抗的。

  我虽然抱着头,但眼却睁着,时不时的看一下打我的人,我要铭记这些人。

  但这时我突然就看到了我身边倒着的一把凳子。

  我知道,我反抗的机会来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尤勇,别打了。”

  我没想到还有人会帮我说话,扭头看去,竟然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齐元湘。

  这个齐元湘长得也不错,瓜子脸,大眼睛,尤其是皮肤,白皙如汁,看起来就招人喜爱。虽然胸发育的没女神好,但她有一口好嗓子啊,声音如出谷黄莺,清脆可人。

  这个特点也为她加了不少分,让她的人气更上一层楼。

  尤勇却完全不买齐元湘的帐:“哟,这么护着他?莫非你跟他有一腿?”

  齐元湘脸色冷冽,说:“尤勇,你嘴巴放干净点。你在班里打同学,这样是不对的。”

  尤勇冷哼一声,正想说什么,却听到旁边的女神说:“尤勇,算了,让他长个记性就行了。”女神说完,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尤勇也瞪了我一眼,说:“小子,下次再惹我女朋友,小心我揍得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尤勇说完,上去扶着夏棋,慢慢的往教室外走,边走边问:“你到底哪儿不舒服啊?”

  我怒火中烧,果然是夏棋!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身下!

  齐元湘见事情解决了,也没多话,直接出了教室。

  王小根看人都走了,才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你怎么惹夏棋了?害我也跟着你挨打。”

  我也爬了起来,但却感觉左胳膊钻心的疼,便捋起了袖子,一看,皮已经破了,血流了好大一片。

  王小根看了一眼,说:“这群兔崽子下手还真重,走,去医院包扎一下。”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王小根一笑:“别担心,我出钱。”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王小根却不由分说,直接拉着我就往医院走。

  哪知道到了医院,还没进外科的诊室,就看到旁边的诊室旁站了一个人,正是尤勇。

  尤勇站在那儿,似乎在等人,并没看到我和王小根。

  我正准备敲外科的门,王小根却突然拉了我一下,然后悄悄把我拉到一个拐角处,躲了起来。

  我有些搞不懂,刚被他打了一顿,为什么还要躲着他?

  但我还没来的及问就听到那边一声门响,然后尤勇那略微惊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琪琪,你出来了?没事吧?”

  但回答他的并不是夏棋,而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没事?差点就有事了!你们现在的孩子啊,唉,年纪轻轻的就不学好,但最起码你们注意一下卫生啊?以后再做这种事,双方都洗干净,你要是还这么脏,等你女朋友发炎就晚了!”

  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这是?

  没一会儿,一个中年女医生就从我们旁边走了过去,边走边摇头。

  然后我就听到尤勇问道:“什么意思啊她?”

  女神似乎有些惊慌:“没什么,走吧?”

  尤勇却似乎没有走的意思:“你不会和别人上床了吧?”

  尤勇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原来女神背着尤勇找男人了啊!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尤勇被带绿帽子了!哈哈哈哈!

  女神似乎有些恼怒:“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随便的女人?”

  尤勇的情绪也有些激动:“那你倒是说说,刚才医生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说,下午为什么让我打张帅?依我看,肯定是你个贱人昨晚跟张帅干那事了,他又不肯陪你来医院,所以你才找我打他的吧?”

  卧槽,这个尤勇的想象力也挺丰富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