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就和田鸡一起踱步到了二中,离我们住的地方并不远。一到校门我就望见里面庞大的建筑群,在这座城市,显得多么突兀,鳞次栉比的楼宇,后山,操场,和三个人工湖,可以说,完全是一所大学的规模。在沿海,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高中,我不由得感叹:“好大的学校啊,这他么明明是大学吧”

  “嗯,听说有两万人,这地方就人多,每家都好几个孩子”田鸡答道。我心里暗暗对未来的高中生活充满期待,隐约感觉一定将会有很多故事发生,在这两万人中,我算什么,我将遭遇什么。这,是个大有可为的地方。就这样思索着在校园里绕了一圈,和田鸡在篮球场边寻了一个看台做了下来,我拿出一包利群,给田鸡也点了一支,吐了个烟圈,看着球场上有一伙人在打三对三,个子都不高,江城的人普遍是瘦小的,那年的我180,120斤,在这里显得突兀。他们应该也注意到了我。有个身高175左右穿8号球衣的光头小伙忽然走过来,问我:“哥们打球不,我队友要走了,缺个人”

  “好啊”我爽快的答应了,在初中我就是田径队篮球队的双料霸主,此时正是跃跃欲试的时候,就把钱包手机交给田鸡,跟着8号来到了他们打球的半场。

  其实刚才看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帮人几斤几两了,随便玩了几把,虽然对方三人看起来是社会上的成年人,但毕竟我的身高,爆发力和技术都碾压他们,场上形势完全掌握在我们这一方,跳投,突破,怎么来怎么有。完全无解。连寡言的田鸡都在一边为我叫好:“扣一个,罗羽”

  我朝他笑笑说:“低调”

  但是打野球有时候就怕遇到输不起的。对方毕竟比我们年纪大,眼看一局局的被剃了光头,脸面挂不住了,动作也就越来越大,又是一个回合,我突破分球传给三分线外的8号,想着自己光顾表演了,也该给队友机会表现一番啪,说时迟那时快,对方一个垄沟头直接过去,把球拍走了,,,但这不是断球,他竟然是先把人给撞开了。这就是所谓的狗急跳墙吧。8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却又立马像弹簧似得站了起来,明显是对刚才这样恶意的犯规暴怒了,二话没说,直接推开了对方那个垄沟头。:“你丫打不过也别乱来吧,球品怎么这么差“垄沟头脸上更挂不住了,大骂道:”你嘛卖批呦,牙刷,老子就推你啷个嘛“说着就又推了8号一把,垄沟头的队友也都上来唧唧歪歪骂开了,看来他们都是熟人。而8号这边,另一个队友并没有上去为他说话。

  我一看要擦枪走火的苗头,就上去劝解道:”算了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散了嘛“说着拖住了8号往场边走。

  但就在背对他们走开的时候,8号突然一个踉跄,跌出了一米,扑倒在了地上,等我反应过来往回看时,垄沟头正缩回他的黑脚,得意的指着地上的8号叫着:”小娃儿,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是谁的人,青龙帮知道不,在这一带都是我们的地盘,你是二中的学生吧,以后老实点,不然校门外天天守着揍你“8号并没有被吓倒:”什么青龙帮,一帮小混混叫什么叫,有种一个一个跟我单挑,我扫平你们“”还嘴硬是不“垄沟头恨恨的说,眼见对方三人走上前来,一场群殴即将降临在8号头上,我立即挡在了他面前”小子,别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一起揍“垄沟头指着我这时候田鸡也走了过来,用他那厚实的身板挡在了我们面前”兄弟有话好好说,打球就游戏而已,干嘛当真“”那就好好说嘛,你们三个今天给大爷每人磕一个头,就放了你们,不然叫你们站着来爬着回去“垄沟头可能以为我们不敢动手,愈发嚣张”跟小混混讲什么道理,拼了“8号说着已经冲到前面一脚踹到了垄沟头,一场混战随之展开。我和田鸡自然也看不得他一个人被三个人揍,只好加入了战端。6个人捉对厮打,我和田鸡本来是局外人,也就打的没那么狠,而8号则不然,此时他已经把垄沟头摔倒在地,骑在他身上一拳又一拳的暴揍着,垄沟头的伙伴想去帮忙,却又被我跟田鸡牵制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打成了熊猫看看差不多了,我一脚踹开跟我对打的人,走去拉开了8号"别打了,哥们,再打出人命了"此时的垄沟头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锐气,满脸泥垢和血迹,目光呆滞的直视着天空。他的伙伴一看强弱之势已分也都无心恋战,扶起他踉踉跄跄朝校外走去”以后别让我看到你“8号还不泄恨,又对着他们如蜗牛般艰难逃离的背影吼道。

  ”你,你给我等着,我们青龙帮,会,会找你算账的“垄沟头用仅剩的一点力气答道”看来事情还没完啊,哥们“我递了跟烟给8号他接过烟就着我伸过去的火机点着了,狠吸一口道”这种小混混,社会败类就该好好教训,我才不怕“”好,我就喜欢结交你这样的兄弟,我叫罗羽,你叫什么“”叫我文佳吧“”依我看你是武比较佳啊“听了我的调侃,文佳和田鸡都笑了"你也二中的么,我也要来这个学校上学了,高一三班,你呢"我又问道”|真巧,兄弟,我也才高一,跟你一个班的以后“文佳答道”哦,是么,以后兄弟多关照啊,我外地的,对这边不太熟,时候不早了,回去洗个澡休息下,晚上哥们请你喝酒吧”我抹着汗跟他作别”好,留个电话“。。。。。。

  夜晚的江城凉风习习,街边的烧烤摊上,我,田鸡,文佳开怀畅饮着山城啤酒,又想起那句广告,喝山城啤酒,交知心朋友。皎洁的月光洒在三人身上,在地上倒映出把酒的影子

  忘了那晚跟田鸡是怎样回家的,但短短的一天,文佳成了我的兄弟,你的遇见与遭逢,有时候隐隐感觉这也是命中的注定吧。

  Yh酷匠v@网Il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中國風说: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我其实是个写诗的,对古文古诗比较有造诣,小说没涉猎过,感觉很艰难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