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否当年旧栏杆,陌口曾此别卿颜,春来独坐看飞絮,濛濛依水诉旧欢。

  _看3.正j*版-H章f0节c上tH酷`X匠)网

  多年以后,当我一个人又回到这座城市重温,终于还是抑制不住追忆如洪水般的倾泄,不由自主,恍恍惚惚,又走了一遍旧时道路,驻足街角咖啡店,漫步流云长空开阔江岸,最后停留在了这排锈迹侵蚀的铁护栏前。马路的对面,是当年最后一日离别的火车站,有这样一首同名的歌曲,唱的多么应景,《车站》,也许90后的已经不再爱这个调调了吧。太老,太久远了。那些友情,基情,爱情,也如这首歌一样,在岁月里渐渐斑驳,再回首,那场景恰似幕布上泛着雪花的黑白老电影,连我自己都觉得看不清。

  其实火车站这个地方,对多少人来说都是有触景生情的失落与欢喜纠葛的,冰冷的铁轨,却天然的带有一种绵延的温婉,消失在模糊的远方,又想起曾经的辛苦遭逢,那是哪一年,午夜十二点,北风呼啸的进站口依然空荡荡的永远滞留在了时光里,原来那个你深深恨过的人也曾经感人至深过。人们来来往往,如潮水进退,如镜花水月,也许生命就是这样,未曾停歇,她,他,或者他们,都已经散场在最后的狂欢尽头。唯一能做的只是,用文字,留下这青春的完结篇。

  还记得那年夏天,由于父母都在这座离老家千里之遥的城市开店,就把我也接了过来,以便更好的管教我这个当时正处于青春期的叛逆少年。的确,他们给我起的名字叫罗羽,也许是项羽或者关羽启发了他们把,我也不负这个名字,生的比同龄的孩子高大,天生又有打架的天分,初中时候一人对付4,5个就不在话下了,偏偏学习又好。初一时候与两个同学一起拜了关羽的卡通画像结为兄弟组了个帮派叫忠义帮,凭着我们的不断打拼征伐到初二终于称霸了整个学校,那是最初的磨练,也为后来在江城发生的故事打下基础。也正因如此,给父母添了不少烦恼,时不时就要回老家处理被我打伤的同学的住院费事宜,为了省却这种奔波的烦恼,以及担心我捅出更大的篓子,才迫不得已把我从教育质量更好的沿海接到了西部的小城。后来的时光更加证明,我,的确如这关羽项羽二人般悍勇却又悲情,这,都是后话了。

  那是2005年的8月23号。刚初中毕业的我告别了初中的兄弟们,放弃了机票一个人坐了28小时的火车,就为体验那看着窗外山林湖泽变幻的风景的诗意感觉,年轻时候天马行空,现在回想简直是受罪,特别是赶上学生寒暑假,坐过长途火车的人应该都有感慨。就这样在在青春活力的支撑下一路好奇的望着窗外流动的风景终于到了江城,出车站望去第一眼是失望的,心凉了一截,到处的是90年代的老房,整个城市似乎没有一座30城以上的建筑,道路破败,垃圾遍布,我甚至担心连个配置好点的网吧都找不到,那可怎么畅快玩游戏啊。。。开始后悔听了父母的话。但来了才知道,爸爸已经把借读的高中都给我安排好了。看来既来之只能安之了,我是走不了了。。。接下来几天的游玩和熟悉这座城市自然不在话下。其实一个地方待久了也就适应了,好在这座城市只是外在观感不好,事实上麻雀虽小一应俱全,其实这里该有的场所还是都有的,我也就渐渐释然了。相反还喜欢上了这里的麻辣川菜,街头正点火辣的美女以及一种异于家乡的异乡风情,充满了对未来际遇的好奇与期待。

  刚来那几天由于父母都忙于生意,他们安排了店里的员工陪我熟悉这座城市,他让我叫他田鸡就行了,田鸡那年17岁,比我大,是青海人,高大壮实,头发天然的直竖起来,眼神充满了精神,当时我脑子闪过的是张飞,但我能感觉他勇猛的外表下是自卑的,不太爱说话,那不是耍酷,是因为格格不入,他与我们这些有幸上学的人不是一个世界的。毕竟十三岁就出来打工了,该是经历过多少的苦痛磨难,却永远只是繁华边缘的看客,城市的灯红酒绿会让那些可望不可及的屌丝们挣扎与迷惑。这就是人与人的差距,它并不源自自身,而是命运注定,同样的青春,有的人已经在开着法拉利了,有的人却早早抛下学业四处打工挣那千八百块,一辈子都买不起法拉利的一个轮胎。这,也是田鸡的命运。也许是从小喜欢看三国与水浒,我有这样一种去创造去改变的情怀,也特别同情并愿意结交小人物们,当然在这泱泱大国亿万人群中,我自己,不也是一个小人物么,比起富二代官二代们,我们都是小人物,物以类聚,而人以群分。所以从认识的第一天,我就认准了,田鸡会是我的兄弟,我暗下决心未来要带着他创出事业,改变他的命运,或者更多人的命运。那一年我们都是年轻的,开始的场景历历在目,那是最美的时光。轻狂少年游,载不动许多愁。

  时间过的很快,8月28日,开学的日子快来了,才知道爸爸通过朋友给我安排的学校是这座城市最好的学校二中。未雨绸缪,在贴吧里看了下这个学校的情况,其实分化很严重,既有学习好的一批人为它撑起面子,为外人称道。也有被掩盖的重重黑幕,比如学生中存在帮派,存在吸毒,老师中存在猥亵学生的状况,当时我就知道,未来的校园生活未必会波澜不惊,也许许多挑战已经在等待我了,的确,学校也是一个小社会,除了一些逆天级别的群体学霸学校,其他多数学校你并不能逃避除了学习以外的一些事情,学生中也分等级,也有权钱色欲,名利缠斗,高中可能是打斗居多,那还是低层次的,到了大学,勾心斗角的智力争斗,或者是权钱的直接碾压,会更可怕。因为一种预感,那天我没有去玩,而是决定让田鸡陪我先去学校看看,虽然还没有开心,学校应该没有人,但还是对这个未来三年给了我无数挑战与遭遇的地方充满了好奇。

  那是第一天,永远的第一天,一段历程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中國風说:

第一次写,感觉有点杂乱,正在摸索中,我甚至没看过这类小说,平时主要看的是古典名著和鲁迅郁达夫之类,现在这些我没构思,都是凭感觉写下去,我也不知道能写到哪,而且我比较喜欢感慨,穿插一些深刻点的东西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