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嗒嗒,”

  `更&f新最√快V上酷◇匠◎网H

  一阵雨声将我从昏睡中叫醒,“这是哪里啊?”,我在心中想着这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怎么回事?”,我焦急的想要控制自己说出哪怕是一个字,但却毫无反应,我对自己这副身躯似乎失去了控制,恐慌的心理顿时充斥我的内心,此时的我犹如那瘫痪在病床上的病人一般无法动弹,我终于理解了那些终身只能躺在病床上的人们的痛苦了,这是一种很绝望的感觉,你只能看着面前的一切,只能在内心深处呻吟着自己的痛苦,却无人能够听到你的哭诉。

  “雨吗?”,这是一个陌生的让我恐惧到极点的声音,这绝不是我说出的,但却又真实的从我嘴中说了出来,“又下雨了呢,”,“我”从那张发出“吱呀”声的木床上起身,我的目光第一次看到这个房间的全景,说是房间不如说是一间破屋更好,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张旧式的木书桌和一张木板凳,书桌上有着一叠又一叠的资料,乱糟糟的,让我这个有着强迫症的人内心的恐惧消散了很多。

  “真的要来了吗?”“我”走向窗边,凝视着窗外被细雨滋润着的旧城,这里似乎是旧城的某个地方,奇怪的是这个地方居然让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咔叱”

  “我”打开了窗户,伸出手似乎在感受着窗外细雨的滋润,但是——那究竟是一只什么样的手啊!

  那只手全然没有一个正常人所有的血肉,只有那白中掺着墨色的骨头以及缠绕在其表面的一条条犹如细蛇一般的血管,血管里不知是血液还是其他液体正在流动,这只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我”看着雨淋在这只手上,那恶心的场景是我再也忍受不了了,但我却仍旧要继续看下去,我没有闭眼的权利。

  “嘶”

  “我”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想来这对他的手应该没有一点好处,这人是有受虐的心理爱好么?

  “还是这样的痛呢,呵呵——”,“我”转身一把拖过那张木凳垫在屁股下,“我”从书桌上那一堆杂乱的资料中抽出了几页纸,空白的纸,随即他找出一支圆珠笔在上面写着什么。

  “你看够了吗?”

  我没想到他会写下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是写给谁的呢?难道——

  “你还是来了啊,你想尽了办法不就是为了找到我吗?”

  我越来越糊涂了,他到底在写什么?难道他是在与人对话吗?可他又不是哑巴啊,或许这个房间有另外一个哑巴呢?

  “你在想什么呢,你还是不相信吗?”“我”动笔的速度很慢,似乎是经常没有写过东西了。

  “算了,或许这样会让你相信的,这个房间没有哑巴。”

  短短的几个字却让我顿时惊慌了起来,他,他是在跟我对话吗?怎么可能,他怎么——

  “我知道你不信,但现在已经没时间了,你必须去阻止“毒”的蔓延。”

  我看着纸上的短短几句话,脑袋似乎被炸了一下,杂乱的东西一晃眼全部汇入脑海里,我现在只觉得头痛的仿佛要裂开了一般。

  “你该醒了,时间不够了,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快醒来!阿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谦虚大人说:

刚开始写字数可能会有些少,不过等日后笔法熟练了就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