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喔…………”我说,“没想到老爹当年也是条汉子啊。”

  我吃过晚饭,便去了乔虎家,看看他的头是否还有人类的思维能力。我倒感觉好多的傻子受了伤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恢复,似乎没有遇见过,一个傻子在叫好痛啊,好痛啊的话语。而且,力气也比常人大,自从乔虎傻X后,干什么事都能体现出力量:锄地把锄头把锄断;衣服被洗成布条;在我们庄还是唯一一个可以用手捏碎鸡蛋的。共产党估计也是想到了他有力量,八成就有威慑力,所以给他个民兵队长来当。展现出他们的领导能力。

  但,这恰恰是我觉得最愚蠢的。傻子怎么可能有威慑力?他们是人类最纯洁可爱的品种,他们没有心眼,他们没有功利心,他们不会害人,他们只会被人利用。纯洁得像草纸,自身无瑕,关键是看他们在谁手上,在什么地方。用得好就是一幅名画,用得不好就是茅房下的牺牲品。

  到了乔虎家,老远就看到二叔在门口坐着,乔虎在一旁捶捶捏捏。天色已经昏黄,地上地下的东西都似染了黑漆。我走了过去。

  “哟,二叔悠闲啊。”我说。

  “侄子来啦?”二叔很是热情,“快坐快坐。”

  可四周没有板凳…

  “不用了,不用了,我是来看乔虎的。”我说。

  “啥?!?……啥?找我干…干…干干啥?”乔虎一边按摩一边问。

  “轻点儿,哦………咝…轻点儿…”二叔瞪了乔虎一眼。

  “二叔,我想问乔虎乔虎点事。嗯。”我说。

  “中!妈的按摩按得老子好痛!”二叔呻吟着,“龟儿子,等会自己回来!”

  )h最/√新?:章r+节上酷匠;网;(

  “喔…………”乔虎响应了一声,便和我走了。

  天色越来越黑,月亮都缩进了云里,走在小路上,几次都险些摔下田里。我担心再这么走,估计连家都到不了,还怎么问他呢?于是,我决定边走边问。就是摔死了,也弄明白了些东西。

  “堂哥啊,我家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啊?”我问。

  “你们家………嗯……应该……是…是从你爷爷那…辈发展起…来的……”乔虎盯着路说着。

  “我爷爷?”我说,“他不是村长么?当官的能赚钱我信,可也不至于一百多亩地啊?”

  他说:“你爷…爷可厉害……了,…与隔壁的…袁家村………的袁…世凯是发小…”

  我吃惊地说:“什么?爷爷认识凯哥?”…

  他接着说“不仅如此,你…爹也参…加了新…军,打败了…军阀,还乡。……所以有很…多补助……慢慢地……你…你爹…越买越多,买…买到了……一百亩!”

  我问:“他是想搞地皮么?买那么多?”

  这时,乔虎一下子聪明起来,说:“你爹有……有头脑…嗯,现在地皮…越来越…越…贵,好多大户人家…都想买,…你爹就…就制造噱头…头,大户们就高价…买……”

  “这么精辟的分析,堂哥你不简单啊!”我夸道。

  “那里,那里,这些还……还是…听你爹…讲的…”乔虎高兴地说,“你爹说……这叫……搞地产!”

  “……………”我无语了。

  如果,你是一只鹤,为了证明你高人一等,你身边必然要有一群鸡;同理,要想使傻子变聪明,不能教育他们,只能让他们周围人比他们更傻才行………

  走着走着走着,天色仿佛给我们留了条活路,月光指引下,离家约莫只有几十步了。乔虎依旧断断续续地描述着我们家的编年史,其实我觉得乔虎名字没取好,应该叫乔马迁。可他的记忆力是选择性的,无关痛痒的事情他过目不忘,人命关天的大事一不小心………他脑子里…就没了…

  突然,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黑影蹿进了二妈家里。我不知道有没有看错,忙问乔虎,他说:“黑影?!?………我……我不知道,……对了,…你…你二妈还…还…是…是…隔壁村的村花!”

  “村锤子花!我刚刚看到一个黑影蹿进二妈家里了!”我说,“是不是山里的野狼野狗喔?”

  “不得!”乔虎一口咬定,“你…你…二妈…肉少……要吃也是…吃那个…!”他指了指我爹的房子……

  “万一真是些野味,也好打来吃了。走!去看看!”我一把拽住乔虎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渐渐地,我们的耳朵根子就贴到了墙上。可,听了半天,似乎听不出什么声音。我以为我挺聪明,把耳朵根子贴到门,想着门是木头做的,应该能传声。直到乔虎拍了拍我,说:“这里……有…有…一个窗子………”

  我的自尊受到了伤害…

  我们蹲在窗户下,开始窃听。乔虎对着我很是挤鼻子弄眼了一阵,我说:“你干啥?!?”

  “集中精神!”乔虎说,“快听…!!”

  这时,房子里传出了二妈声音,说:“哎呀,这么晚了来人家这里干啥?~”

  我小声对乔虎说:“进来的是人!”

  房间里马上传出了青年男子的声音:“哎呀,我想你嘛,来来来,亲一个!”

  二妈说:“讨厌~”

  乔虎说:“不…对,进来的…是色…狼啊!”

  男子说:“今晚我是偷偷来的,看你喔,来,来,快点~”

  顿时,我和乔虎异口同声地说出:“禽兽!”

  房间里,很快便传出了脱衣服的声音。我很生气,二妈为何如此淫乱不堪,当然,更多的气愤是源于乔虎听得更加聚精会神了。

  我一拍乔虎的头,说:“呆子,快去叫我爹!”

  乔虎一把撇开我的手,正经地说:“再听一会儿!马上就去!”

  那句话是乔虎最正经也是唯一一句一次性说完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