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纵使生命体征显示是个雄性,我依然落落寡欢,我不觉得在雌性面前他能彰显和维护自己作为雄性的资本。天很热,我有点儿透不过气,点了根烟,打算抽完烟就走。小芳躺在一边,看样子像是睡着了,是啊,这种环境不睡觉能干嘛呢?我想不出来另一种休息的方式了。我也想睡觉,想跟小芳睡觉。

  “我想跟你睡觉。“我还没抽完烟,眯眼看着小芳悄悄说。小芳动都没动,她确实睡着了,我想。

  我抖索着趴到小芳的身上,把头埋进两峰之间。我很满足,之前没做过这事儿。身下这样活泼的肉体像极了棉花,我想笑,我似乎回到了小时候,那时我睡在一堆棉花上,阳光柔和地洒在脸上,身上,我很满足,然后就笑出来了,带着久违的舒畅。我看小芳的身体不住地从自己手中滑过,我感到岁月从自己身上带走的轻松又重新凝聚到了自己的身上,我很得意,挺动着下半身。

  小芳很随和。我看得出她也很享受。他能感受到小芳的呻吟,那呻吟跟黄片里听到的不一样,很低沉,很平静,黄片里的太假太伤身体,我很满意这样的宁静。这是场拉锯战,我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战斗这么长时间,双方都报以极大地热情,我能感受得到。

  最后还是我缴械投降了,算是个意外,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他没有脾气,却很失落,坐起来,耷拉着脑袋,这天好热,我想。小芳在一旁穿衣服,冷静地系着胸罩。

  我站起身,拿起袋子,从口袋里掏出500钱,塞在小芳的胸口。

  我走了,知道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小芳旁边出现了一个中年妇女,小芳朝她一笑。中年妇女说:“这是个傻子吗?做的时候一直笑?“小芳手拿着钱说:“就一傻子,把我当纯情少女呢。“中年妇女笑着说:“可比上一个给的多。“我当然不知道这事儿,当我从拐角处显出身形的时候,脑子满都是羞愧。我想回家,回到那个小窝睡一觉,他现在的头很疼,羞愧得发疼。

  我坐上了公交。车上人不多,他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倒想在车上看到十个八个美女,可惜没有,美女不太坐公交吗?可能,我想,或许她们都坐着奥迪,宝马奔驰,法拉利,她们会坐公交?我笑了,嘴裂开能塞得进广元的橘子。也许不一定,也许就有几个美女不在乎奥迪宝马奔驰法拉利,她们就喜欢挤公交,就喜欢身无分文的我,就愿意替我洗衣做饭,我笑得更厉害,扯了扯衣服,在公交座椅上扭动起来,旁边坐着的是为阿姨,拿眼瞧我,像看一只猴,我动作变小,扯到一定的位置之后停了下来,我觉得自己的衣服还是有褶皱的地方,都怪这位阿姨,没事儿看什么,没整理好容装不是?我撇撇嘴,觉得别扭,像是没穿衣服,不自在,幸好没有美女,自然避免了一些误会,比如一旦美女意识到我邋遢怎么办?对吧,我又笑了,像捡到了金子,全然忘记了甩掉自己的白黎,忘记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小芳,忘记了自己身无分文。

  更新最Tg快上_酷X~匠网H8

  到站了,我低声自语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郎5f1b说:

  初次发书,不求门庭若市,但求一二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