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夏阳倾泻在绿油的草地上,闪着白光,映得人不得不微微闭眼。道两旁的梧桐,落魄地耷拉着枝叶。半点儿风没有,空气是热的。我低头走在柏油路上,汗珠从额头滚到下巴颏儿,再又圆润地滑溜到地上,呲呲冒烟,半秒没了踪迹。从远处看到的我,像个纸人,稍稍能辨得清上衣的颜色,红的似火,像是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我进了巷子。

  郭子打电话让我替他去鼓楼某处拿个东西,说是跟学院的青年志愿者协会的新活动有关,郭子本该带着证件亲自去拿,结果临时有事,所以拜托我,我原来是青协副部长,后来换届选举时急流勇退,郭子却更进一步,成了主席。

  巷子很深。

  我在门卫处出示证件,里面的人让他进去,不到半分钟他拿出来一方袋子,袋子里装着几张纸,几只吉祥物,工作人员说那是青奥吉祥物,叫砳砳。我觉得它像避孕套,自然想起了各种纯粹以身体接触为内容的文字,我微微一笑,和工作人员说了声再见。

  拿了东西,我就往回走。

  中悬的太阳像是就在我身边,烤着,蒸着。

  我很低迷,脚步很虚,有些中暑的迹象,比如我想哭,比如我想脱裤子。比如我想把自己的双手双脚都锯下来,把五脏六腑都呕出来,放到那方湖里清洗,尤其想洗自己裆部的东西,我很想洗,我知道,那里比自己身上哪处都脏,全身哪儿都没那处黑。我走得很慢,挪着步,想尽量减轻眩晕感,纵使这样,汗还是打湿了自己的内裤还有皮带。我大声骂一声,操,一辆面包车呼啸而过。

  我从头晕变成了头痛,我还在走,转身要出巷子。

  巷子口有间小屋,门开着,挂着一个小粉灯。门前一个女郎,叼着烟,坐在长凳上使劲嘬。女郎披发散在肩上,穿着黑汗衫,牛仔短裤,在她旁边竖着一牌子,黑子白底,“足疗保健”。女郎就这么坐着,也不抬头看人,我瞧着觉得她相貌倒是姣好,气质稍显不足,我一想,唉,走了半天,气也没见消,倒不如进去轻松一下脚,黑衣女郎虽见有客却不心急,也不询问,继续嘬烟,等我走近了,才把烟头扔掉。询问说:“捏脚?”

  我说:“是的”

  黑衣女郎说:“进屋来瞧。”说着掀起门帘就进去了。

  我热怕了,有一地儿歇脚正合意。“好嘞”

  屋里挺干净,正对门是一方小吧台,往里还有一间屋子,塑料帘挡着。左边墙上是价目单,右边挂着日历,显示今天是7月24日。这间屋子没有窗,头顶上是个大吊扇,呼呼呼地转,我有点儿担心要是它掉下来,可能会把自己砸死。

  “你看,想要什么服务?”黑衣女郎,拿手指了指左墙。

  “就捏脚吧”我看见,足疗是在所有服务的最上头,其余像按摩之类的,我也想要,只是觉得贵得上百,不如不做。我只愿意出五十,在这儿呆上一个小时。

  “进里屋来。”黑衣女郎说。

  我跟着进来,屋里光线很暗,阴湿,我不禁打了颤。女郎领着我躺坐在长椅上。

  “你叫什么?”我问。

  “叫我小芳吧,我忘记自己的编号了。”小芳说。

  “哦”我闭上眼睛,随即叫了出来,’’疼。”

  “老板,你有点儿虚啊。”小芳蹲下,捧起我的脚,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猛一按。

  “轻点,轻点儿。”我继续叫道。

  “忍着点儿啊老板,捏脚是这样的,捏疼了,说明你的身体某个部位需要调养。”小芳揉捏着。

  我似乎感觉上舒服了,按出的疼痛感随着按摩次数的增多,慢慢减退。

  “那块儿对应的是我身体的哪个地方?”我问。

  “肾”小芳低头答道。

  我很难过,自己年岁不大,肾却出了问题,却是从女人嘴里说出来的。我平躺着,眼睛先是闭着,因为难受才悠悠张开。却看见小芳的某处不住地上下跳动,在领口处时隐时现。

  我现在有些得意了,似乎有了主意,心情也好多了。

  “听你的口音不像本地人“我自言。

  “对的,我老家在安徽,父母家在务农。“小芳语调不见得哀伤,手里动作也没慢上一分半分。

  “在这儿还习惯?“我眼神直勾勾的。

  “还行“小芳挤出两行泪。

  “看你的样子不会是学生吧?“我淡淡问道。

  “是,艺术院校,学费挺贵,暑假出来勤工俭学。“小芳说话时略有笑意。

  “哦,那你赚多少?“我无话找话。

  “两三千,多的时候四五千。“小芳放下我的脚,揉揉自己的肩,晃了晃脑袋。我瞧着,心头一热,心想小芳长的不赖。

  “老板还要其他按摩吗?“小芳微岔着修长白净的腿,扬了扬脖子。

  “不用了,你能坐这儿陪我聊会儿?“我确有心事,不吐不快。

  “好的“小芳坐下,低着头像是不敢看我。

  我开始说话了,清了清嗓子,“我放假之后就没回过家“,听得出来我很用心。”电话也没几通,女朋友也没了了,像只丧家狗。““玩笑了,“小芳笑着,”自打看到你,我就猜到可能你运气不好,不过这也不是大不了的,迟早转运。““不顺的人都把不顺都写在脸上啊,转运?等到什么时候?。“我语气低沉,像被人在嗓子眼狠狠抽了几鞭子。

  “谁都一样。“小芳的眼神空洞着。

  “可不是。“我自吟自伤,其实说实话女朋友跟人跑是屁大点儿事,我不相信爱情,我也从不相信女人,女人这种东西会忠贞?打死我,我也不信。我转头看看小芳的侧脸,人常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我看到小芳清澈的眼泪了,横溢在她的眼眶里,我觉得这个女人是在为自己流眼泪,也是在为他流。突然之间,我觉得小芳不只是小芳,她的脸像极了陆管,有点儿像巩俐,我很喜欢巩俐,对着她的照片,他打了好几通飞机。我有些难过,有些心疼,有些上头,却想喝酒了。

  酷匠网◎永久免c^费p看小k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周郎5f1b说:

  初次发书,不求门庭若市,但求一二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