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们到了那瓶水前,水不多,但对已经走了半天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如获至宝。

  “这样吧,你喝一半,我喝一半。”我说道。

  “好啊,谁先喝?”潘晓婷问道。

  “随便你!”我无所谓地说道。

  “那....那我先喝吧!”潘晓婷说道,说着,她伸手拿起了那瓶水,喝了起来。

  “够了,够了!”当她快要喝完一半时,我焦急地说道。

  当她停止喝之后,瓶中的水已所剩不多,无论如何也不够一半了。

  见此情景,潘晓婷尴尬地说道:“对不起,喝快了.....”

  说真的,当时我有点生气,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没事,反正还有。”然后我就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我第一次把一瓶水喝得这么干净。

  喝完之后,我们再次骑着自行车返回,又到那个岔路口,我问道:“是向左从这边折回去,还是直走?”

  “直走吧!那不是还有一个岔路口吗?还有一条路没走呢!”潘晓婷说道。

  于是我骑着这辆自行车继续向前走,边骑边说道:“你还知道还有一条路没走啊?那边那么多条路没走,你怎么不知道?”

  面对我的嘲讽,潘晓婷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很快那个岔路口到了,我理所当然着向右拐去。

  很快,岔路口再次出现了,一条向左,一条直走,当然直走后还有一个岔路口,一条向左,一条向右。

  这次我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着潘晓婷,潘晓婷在短暂的犹豫过后,说道:“直走再往向右。”

  于是我老实地按得她说的骑着,我天生选择恐惧症,面对一些困难的选择,我根本无从下手。

  很快,尽头到了,不出意料地是一个死胡同,最后我只好折返。

  又回到了那个岔路口,“直走吧!”潘晓婷说道。

  不过一种直觉让我感觉这条路有点不靠谱,于是我劝道:“换条路吧!”

  “为什么啊?”潘晓婷不解地问道。

  “我觉得有点不靠谱。”我若有所思地说道。

  “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的,你知不知道?”潘晓婷没好气道。

  “这......”最后我也无奈地听她骑了起来,出奇的是,这次路特别长,而且中途没有一个岔路口,渐渐我也觉得这是通往终点的路了,潘晓婷还多次炫耀她那所谓的第六感。

  5看;正r{版章#N节nL上3酷R{匠/网Zv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堆稻草,而且稻草下面好像盖着什么东西,于是我停下了自行车,小心翼翼地掀开了那堆稻草,看到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我去,幸好没冒然骑过去,不然掉下去还得了?

  而此时,潘晓婷说道:“走旁边吧!”因为这个洞不是很大,旁边还有路可走。

  不过我隐隐地觉得不对劲,于是我说道:“跨过去吧!”说着,我一只脚跨了过去,然后另一只脚也跨了过来,随后,我转过身,示意潘晓婷把自行车抬过来,潘晓婷用手把自行车抬了过来,我连忙接了过来,潘晓婷也紧随着跨了过来。

  正当我们准备继续向前走时,一声巨响打破了平静,我们逆声转头看去,只见刚刚那个洞的两旁都塌了下去,我去,幸好我留了一个心眼。

  紧接着又是一阵骑行,好不容易到了尽头,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也是一个死胡同,我当时差点没骂出声来,骑了这么远,这么久,中途还搞个陷阱,让我几乎认为这就是通往终点的,结果却是这样,换谁谁也受不了,旁边的潘晓婷甚至极度绝望地说道:“是不是没有出口啊!”

  在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后,我失望地载着彻底绝望的潘晓婷折返了回去。

  “好了,现在这条路,希望好运!”我自我安慰,同时又安慰潘晓婷道。

  “别骑了,反正没出口,休息一下,别死前做个累死鬼!”潘晓婷丧气道。

  我当然不可能听她的,骑着自行车继续向那条路驶去,不过我也安慰她道:“累死鬼有什么不好,保不齐到了地狱,阎王还觉得你生死很爱劳动呢!给你一个大奖呢!”

  “呵呵!”潘晓婷很皮笑肉不笑地说:“是不是还给个可怜金啊?还是一个饿死鬼!”

  “当然啊!”我说笑道。

  “你说我是不是要趁现在还有劲,让你把我做了,好歹死前感受一下做一个女人的滋味。”潘晓婷十分平静地说道。

  听了这话,我笑着回道:“我才不满足你的愿望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