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那支箭直接插进了那个人的脑袋,令人惊奇的是竟然没有插穿,正常人应该会被插穿的,而且被插之后,他只是一动不动,正常人应该会倒下才对,还有都被爆头了,好歹会流出血吧,可我却一点红色的都没看到。

  在愣了好一会之后,我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给弄开了,紧接着我站了起来,那支箭也插着很深,用手也拔不出来。

  又一番观察下来,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作罢,转身带着潘晓婷继续向前面走去。

  很快,我们又走了一会儿,就在此时,我后面的潘晓婷突然叫道:“有蛇!”

  我也下意识转头,只见一只蛇正恶狠狠地盯着我们,仿佛就要扑上来,我立即把潘晓婷拉到了身后,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起这只蛇,以前我打算过养蛇,所以了解过关于蛇的一些知识,辨别是不是毒蛇,最关键的是看有没有毒牙,于是我蹲了下来,赫然发现这只蛇有毒牙,我勒个去,我开始不自觉地向后退,虽然我不知道它的毒性,但也是一条毒蛇。

  起初,我准备吓走它,可任凭我怎么吓它,它仍然不紧不慢地向我们爬来,最后我只得出手捉它了。

  虽然当初我在养蛇厂试捉过蛇,但那好歹只是一只无毒蛇,而且还有一个饲养员在旁边,我当然不怕,可现在,除了一个比我还怕的潘晓婷,就没其它人了,我当然害怕。

  它一步一步向我们逼进,我们也不断向后退,企图找一个捉它的好机会,我小心翼翼伸出了手,在它的上面周旋着,正当我准备捉它的时候,一件让我措手不及的事发现,那只蛇也仿佛找到机会,猛地扑了上来,我连忙闪开,可那只蛇仍然不甘心,对着身后的潘晓婷再次扑了过去,此时的潘晓婷早已吓傻,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我赶紧伸手准备拉开潘晓婷,但却被那只蛇抢先了,它咬了潘晓婷一口后,我才将潘晓婷拉开,最后,我也顾不上害怕,伸手捉住了那只蛇

  “你没事吧?”我战战兢兢地抓着蛇问道。

  “我......我怕......”她哭着说道。

  虽然抓住蛇了,但我却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只蛇,假如我把这只蛇放了,我势必会成为《农夫与蛇》中的农夫,最后我只好抓着那只蛇向前前进。

  俗话说得好“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但换作现在的我是“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窗,同时会为你打开一扇门。”正当我几乎绝望的时候,一扇门赫然出现在前面,潘晓婷已经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向那扇门跑去,以为到了终点,但她决绝不会想到这才是恶梦的开始。

  打开门,门后跟刚开始我们掉下来的那个房间没两样,我也丢掉了手中的那只蛇,然后快速关上了门。

  “第四百三十四,第四百三十五。”就在我们进房间没多久,房间里面传来了这样的声音,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意味着我们是第四百三十四和第四百三十五位闯过这一关的。

  紧接着,我观察起潘晓婷的伤口来,那只蛇咬的不是很深,可现在我也没什么工具,怎么来处理伤口,最后我直接学着电视中的,开始吮吸她的伤口来,吸一口,吐一口,吸了好久之后,我自认为差不多了,于是我停止了吮吸,抬头望去,发现潘晓婷正深情脉脉地看着我,见我抬头,她感激道:“谢谢!”

  更新&最l快上?酷:匠y(网

  我却嘲讽道:“第一次听谢谢从你的嘴中出来。”

  为了防止伤口发炎,我撕下了衣服的一角,贴在了她的伤口上,可没有粘的,难道要我一直按着吗?

  这时,我发现我手上竟然有一些胶水,我突然想到刚才被胶在那面墙上的时候,虽然我的手的主干部分没有挣脱下来,但还是有一部分挣脱下来了,难不成这些胶水就是从那面墙来的,不过,这胶水的粘性已经减弱了许多,但粘住这伤口应该没问题,于是我把手放在那个伤口上,一部分胶水也到了那个伤口上,成功地把伤口粘上了。

  接下来,就是打开另一扇门了,在打开前,我问潘晓婷道:“能走吗?”当然,我应该是明知故问,刚刚还能跑呢。

  但潘晓婷却说:“腿抬不起,干脆你背我吧!”

  不过这一看就很假,“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说着,我打开了那扇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