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这回可以说了吧!”潘晓婷问道。

  “去俄罗斯招人,OK?”我不耐烦地回答道。

  “那你早说啊,还不让我们去!”潘晓婷没好气道。

  “还不是你们烦,尤其是你!”我嘲讽道。

  酷)匠U网0l永M久‘免6I费|看小7、说L%

  听了这话,她有点愤怒地说道:“你这个色马精,老娘没说你占我便宜就算好了呢!你倒说我烦,信不信我下次替你撸撸!”

  “老说撸撸,你有意思吗?”我不耐烦地说道。

  “怎么了!我没收你撸费就算好的呢!”她没好气道。

  我也懒得跟她吵,可她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好不容易到了俄罗斯,她还在说,我回了一句:“姑奶奶,你自言自语这么久,不觉得口渴啊!”

  “本姑娘就不口渴!”她强势地答道。

  我也懒得跟她说什么,反正也说不清,直接用催眠术控制着她闭嘴,然后来到当初那三个弟子住的地方。

  不过在那里,没有发现屠龙会的人,我又想到上次他们提到他们把人给转移到了巧家村,于是我带着潘晓婷去了巧家村。

  果不其然,在那里,我发现了一队人马,经过天眼扫描,我确定这就是屠龙会的人,为首的是一个叫李文杰的人。

  接着,我带着潘晓婷走了过去,由于是隐身的,所以我们直接到了里面。

  大堂内,一个男人正坐在中间,悠闲着喝着茶,于是我们现了身,“你好,李文杰!”

  见到我们,他显然有点恐慌,“你......你们是什么人!”

  见他这样,我安抚道:“你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有点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他不解地问。

  “在说这件事之前,请先让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们那三个老大已经死了。”我平静地说道。

  听了这话,他显然有点疑惑,问道:“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一个月前。”我回答道。

  听了这话,他显然更加疑惑了,说道:“他们不是前天刚来过吗?怎么一个月前就死了?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这下子,我也疑惑起来,这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女代祖师撒谎了?还是二十五良心发现,把他们放了?不过这两个可能性推不大啊!

  “前天什么时候?”我问。

  “就前天早上,他们三个来到了这里,然后就待到了晚上,最后走了。”他说。

  为了验证他说的属不属实,我用天眼扫描了他,确实前天那三个弟子来过,这下子,我彻底愣了,这怎么回事?

  不过经过天眼扫描,从他脑子里,我得到了今天,那三个弟子也会来,于是我对他说:“今天,我们就待在这里了,待会他们三个来,给我老实点,不然后果自负!”

  紧接着,我带着潘晓婷隐了身,静待着那三个弟子的到来。

  很快,从外面走来了三个人,没错,这三个人就是那三个弟子,不过我一看他们三个的样子,我就觉得这三个一定不是那三个弟子,因为从言行上太不像那三个弟子,简直是另外三个人。

  一进门,那个老大就大摇大摆地把那个李文杰赶开了,自己坐在了中间,然后娘气地说道:“小李啊,今天你的脸色怎么有点不对劲?”

  他愣了一下,但我反应过来,连忙用催眠术控制他笑回道:“没什么,只是昨天没睡好而已。”

  “年轻人斗志也不能太高了,懂吗?”那个老大坏笑地回道。

  我有点汗颜地控制他说道:“懂了,懂了,懂了!”

  紧接着,他们从早上一直打牌到晚上,我就在旁边无聊地看着。

  一直到晚上八点,那个老大才说:“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随后,他们放开了手中的牌,他们三个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我则带着潘晓婷偷偷地跟了上去。

  刚出门,没多久,一种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只见,那三个人正走着,就突然消失了,紧接着从消失的地方又走出来一个女人,她若无其事继续走着,我勒个去,这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我们跟着她来到了一处普通民房,她打开了门走了过去,我们也跟了上去。

  房间内,和普通的房间没什么两样,电视、沙发、床一切正常,可当看到她正脸时,我差点没吐出来,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假如她是东施的话,那凤姐都可以是西施了。

  随后,她进了另外一个房间,我们也偷偷地跟上去,可里面竟然横七竖八地躺着尸体,那场面我是无法形容,我勒个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