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的那个法术是什么?”我问她。

  “可以让周围五公里的所有生命,听你的这话,时长五分钟。”她说。

  “五分钟之后,他们身上的伤不会恢复吗?”我不解地问道,

  “会的,只不过有一次,在施法的状态,我和婷婷比武,互相打伤了,结果五分钟后,我们的伤也没有恢复,所以我们怀疑不受我的法术控制的人,不会恢复伤口。”她解释道。

  “'这......”我欲言又止。

  “你是修道者吗?怎么会法术?”她问道。

  “不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获得了法术。”我撒谎道。

  “哦,你是来找我吗?怎么对芳草人这个外号这么感兴趣?”她问道。

  我勒个去,这难道就是神书说的“缘”吗?

  “是的,我来找你帮忙。”我说道。

  “忙?什么忙?”她仿佛来了兴趣。

  “你知道雨乞帮吗?”我问她。

  “雨乞帮?知道!”她疑惑地回答道。

  “当今的雨乞帮极其残暴,想独统世界,所以我想找你帮忙,一起对抗雨乞帮。”我说道。

  “好的,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她同意道,不知道我是该庆幸,还是该难过,毕竟看了她的脚,我省去了诸如说服她的麻烦,但同时又多了一个人争风吃醋,不知道刘蓉她们见到,有什么反应,想到这,我又担心起来,这都一个月了,要喂达令神兽的话,也早喂了。

  “但我好像帮不上什么忙。”她又补了一句,对啊,她的法术顶多在五分钟之内,所有人听她的话,但五分钟之后还是会恢复原状,怎么救?难道只是让我进去看一眼她们还活的吗?

  不过,我同时又想到外面的潘晓婷,她们的外号这么相近,难不成这里头有什么玄机吗?难道要跟五行人一样合体?

  我越想越多,见我有点疑惑,李佳薇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回答道,紧接着我反问道:“外面的潘晓婷,你们怎么认识的?”

  “这......”她微有点犹豫,紧接着说道:“当时,我的势力大,她的势力较我小,在一次冲突,我们互相认识了,后来由于我们都会差不多的法术,于是我们渐渐从敌人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更新.最c“快)、上酷pA匠网《

  “那你们的外号,是互相商量好了吗?”我疑惑地问。

  “没有,我的外号很早就有了,她的外号貌似也很早就有了。”她回答道,这也太巧吧!没商量就这样了?

  但我还是有点疑惑,因为都有法术就成朋友,那我和雨乞帮也会成朋友啊!

  “你们就因为互相有法术就成朋友了?”我问道。

  “这是主要原因,还有我们谈得来,说来也巧,我们的身世也挺相同的,我们一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大出血死亡,到了三四岁,父亲就抛弃了我们,我们都是由外公外婆养大的,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混到了今天。”她回答道,我勒个去,天下那有这么巧的事,外号差不多,身世差不多,还互相有法术,互相认识,我越来越觉得里面有玄机。

  不过,我突然想到既然她们有这么多巧合,那是不是都有祖训什么的?但她也没穿袜子,要看,别人早看见了,但她那么抗拒我那个,难不成祖训是这个?

  就在她说完这段话之后不久,蚕消失了。

  “姐,你......你别跟这个色马精,他不靠谱的!”潘晓婷劝道。

  “靠不靠谱由不到你来说!”我没好气道。

  “姐,你千万不要跟这个色马精,他不怎么样!”潘晓婷小声劝道。

  “婷婷,你别说了,我不会违反祖训的。”李佳薇说道。

  “对了,祖训是你爷爷那代的祖训,还是你外公那代的祖训?”我好奇地问。

  “是外公那代的祖训,从四岁起,我就很少见到爷爷他们。”她回答道。

  “姐,你在里面跟她说什么了啊?不要跟她说太多,咱们留个底。”潘晓婷劝道。

  “婷婷,你别劝我了,我心意已决,愿意永远跟随他。”李佳薇说道。

  “好吧!”潘晓婷有点失望地说道。

  “我一直想问,你那人骨是用来做什么的?”我看着潘晓婷问道。

  “凭什么告诉你!”潘晓婷没好气道。

  但很快,李佳薇解答了:“那人骨是用来加工,然后送往研究院、学院等进来研究的,每个人骨都会有一些利润。”

  “姐,你把你的事告诉他就算了,怎么连我的事也说啊!”潘晓婷有点不满道。

  “婷婷,你可别忘了,这件事我也有参股哦!”李佳薇解释道。

  “那人骨的来源是什么?”我问。

  “大多数都是来自于火葬场、盗墓等,但也有一部分来自于杀人。”李佳薇回答道,我勒个去,还杀人。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人骨交易”,从火葬场等地方弄来人骨,后经加工成为人骨标本,再卖往研究院等地方,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标本,在中国,可卖出上万人民币,这种“人骨交易”目前在印度比较活跃,中国也开始渐渐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