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钟之后,天蚕消了,她们俩瞪着我,“瞪什么瞪?我告诉你,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袜子里一定有秘密!”我没好气说道。

  “你这色马精,你要是真的看了我姐的脚,我跟你没完!”那个潘晓婷恶狠狠地说。

  “你们偏不让我看,我偏要看!”说着,我直接走到她面前,蹲下了身,准备脱掉她的袜子。

  见此情景,那个潘晓婷又让时间停止了。

  紧接着她上前准备制止我,而那个女人也退后了几步。

  老子打不过你,脱双袜子,我还是可以的!

  我站起身,准备推倒那个女人,由于伤还没好,最后支撑不住,被我推倒在地。

  而与此同时,那个潘晓婷也从后面抓住了我,我转过头去,对着她的手就是一口,她疼着松开了手,我趁机蹲下身去,抓住了那个女人的袜子,此时,潘晓婷也反应过来了,再一次抓住了我。

  “有本事就拉我,正好帮我脱掉她的袜子!”毕竟我现在抓着那个女人的袜子,她一拉我,保不准袜子就给脱掉了。

  “没本事拉?那我自己来!”说着,我压住了那个女人的脚,准备脱掉她的袜子,而此时,潘晓婷也反应过来,迅速抓住压住那个女人脚的手,然后拉着我的手离开了那个女人的脚。

  紧接着,她跑到了前面,压住快要被我脱掉的袜子。

  “松开!”潘晓婷吼道。

  “这话应该我说!”我没好气道。

  “信不信老娘帮你撸撸!”她威胁道。

  “那你来啊!正好让我脱掉袜子!”我笑回道。

  “你这个色马精,说你色,一点也没错!”她愤怒地说。

  “婷婷,松手吧,看就看吧!”这时,已经坐起来的那个女人说道。

  “不行!你......你这个色马精给我松手!”她几乎要哭出来了。

  “我可以不看,但你得告诉我里面有什么东西!”我问道。

  “没什么东西!你这个色马精给我松开!”她吼道。

  “没什么东西,还不给我看,一定有鬼!”我不信任地说道

  “你这个色马精给我松开!松开!松开......”她越喊越大,我趁着她喊的这功夫,用一只偷袭了她的胸,她本能反应松开了双手去抓偷袭她胸的手,趁此机会,我用尽全力,把袜子给脱掉了。

  可无论是袜子里和脚上都没有什么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你......”潘晓婷惊讶而又愤怒地看着我,而那个女人则如释重负般。

  “她这脚上有什么东西啊,干嘛不让我看?”我疑惑地问。

  “我......我告诉你,你要以后敢对我姐不好的话,我跟你没完!”潘晓婷指着我,说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话。

  “怎么回事?”我一头雾水地问道。

  此时,那个女人用手支撑着地面,准备站起来,我和潘晓婷赶紧扶起了她,让她坐在一把凳子上,紧接着,她开口了:“我的家族有一条祖训,说凡是十岁至二十五岁的少女,不准让除亲属外的任何男人看脚,否则的话,那个少女必须永远跟随他,任凭他怎么处理。”

  我勒个去,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有这么封建迷信的祖训,不过这也解释了她为什么不给我看脚。

  “那你说下啊,我就不会硬看了。”我略有点埋怨道。

  “祖训中还说了,这个祖训,不能对除亲属外的任何男人说起,否则的话,就算他没有看到你脚,你也得永远跟随他。”她解释道。

  就在此时,时间再次开始了,我们又回到了时间暂停前的样子。

  “姐,时间又回来了,他没有看到你脚,你不必跟随他!”潘晓婷说道。

  那个女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看了,就是看,不要自欺欺人了。”接着,她又低头,对蹲下的我说道:“如果你愿意,我以身相许,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做个丫鬟什么的,永远陪在你身边。”

  “这都现代社会了,不要讲什么封建迷信了。”我说道。

  “呵呵!”她笑了一声,说:“我可不敢轻易违反祖训。”

  现场一度非常尴尬,最后,我提议道:“你伤还没好,我继续帮你疗吧!”

  她同意地点了点头,紧接着,我站起身来,抱住她,使用了天蚕术。

  “你叫啥啊?”我问她道。

  “我叫李佳薇。”她回答道,紧接着反问道:“你呢?”

  酷U}匠网首发b

  “王志伟。”我回答道。

  “王志伟?好名字。”她说道。

  “你外号是芳草人吗?”我试探地问道。

  “是的,芳龄的芳,草原的草,人民的民。”她回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