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找我?”刚出门,那个人问道。

  “我!”我走上前说。

  :酷ra匠0网Wv唯S%一正版i:,Vk其u他=都.是.X盗FV版\\

  “你是雨乞帮的人?”他问。

  “对!”我回答道。

  “那个等级的?”看来他对雨乞帮还挺了解的啊,还知道雨乞帮内部有等级之分。

  在地方共有六个等级,第一级没有人身自由,在雨乞帮内部打打杂什么的,一般有二三百人左右;第二级也只是在雨乞帮内部打打杂什么的,区别是有人身自由,一般也有二三百人左右。

  第三级就是在外面跑的,收保护费什么的,少则五六百人,多则二三千人;第四级相当于是第三级的老大,一般五六个第三级加上一个第四级出去跑,一般是第三级人数的五分之一。

  第五级就相当于诸侯了,一人管一个地区,一般有十几个人;而第六级就相当于地方上的雨乞帮老大。

  而每一级都可以欺负比自己等级低的人,第一级都可以欺负零级,零级就是没有加入雨乞帮的人。

  “你管得着吗?”我没好气回道。

  “都是自家兄弟,何必自相残杀呢?”他不明地说出这段话,让我十分疑惑。

  “谁跟你是自家兄弟!”我继续没好气回道。

  “实不相瞒,我也是雨乞帮的人,是陕西那边雨乞帮的人,属第五级。”我勒个去,在雨乞帮内部我听说过,有人私立帮派的事,就是明明是雨乞帮的人,却利用职权,培养了一批不是雨乞帮的亲信,今天却叫我撞上了。

  我愣了会,说:“你......你难道不知道私立帮派在雨乞帮内部是不容许的吗?”

  “兄弟,我劝你好之为之,宁夏这边的雨乞帮的重要人物我都很熟,只要你敢上报,他们第一时间就会把你杀了!”他威胁道。

  “呵呵。”我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啊!”

  他也笑了一声,“那好,就冲你这句话,我今天就不会让你出这扇门!”他说。

  “你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说着,我拍了拍手,紧接着,窜出了一群人,拦在了门边。

  他显然被吓住了,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你......你们难道不知道我比他的等级高吗?在雨乞帮内部,我可随便欺负他,等出去了,我保准可以收拾他!”他指着拦在门边的那群人说道。

  “可惜我不是雨乞帮的人,你收拾不了我!”我冷笑道。

  “不......不是雨乞帮的人?那大家现在就可以收拾他,上啊!”他对着周围人命令道。

  “呵呵。”我笑了一声,说道:“给你说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王志伟,听说过没?”

  听到我这样说,他显然有点震惊,我也自信他听过我的名字,毕竟当初对张爱玲要债的那群人都知道,按理说,他们应该才第三级或第四级,而他却有第五级,自然很可能听说过。

  “难......难......难......难......”他几乎说不出话来,“难什么难!”我回道。

  “难......难道你就......就是那个和......和雨乞帮作对的......王志伟?”他极为慌张地看着我。

  “正是在下!”我笑回道:“非常对不起,你要不是雨乞帮的人,我或许不会拿你怎样,但你是!”

  “你......你......你想干什么?”他胆怯地问道。

  “很简单,借用一下你的人!”说着,我扫描了他,他叫夏阳,又催眠了他。

  下午,“你们有没有什么认识管理力量很强的人?”我问他们道。

  这时,彭章志走上前道:“我堂哥他管理力量很强。”

  “当真?”我不信任地看着他。

  “当真!”他肯定地回答道,当然我还是不会信任他,于是我用天眼扫描了他。

  不过他说的情况确实属实,他堂哥叫彭超仁,曾经管理了将近一千人的黑帮,不过后来由于和雨乞帮作对,被雨乞帮逼进了派出所。

  “那好,我现在进派出所捞一捞你堂哥!”说着,我用催眠术转移到了夏阳的身体,然后来到了监狱。

  监狱不敢对雨乞帮的人做什么,“你好,请把彭超仁放了。”我对监狱里的人说,监狱里的人也不得不放了彭超仁出来,虽然他们对雨乞帮没好感,但迫于雨乞帮的压力也不得不这样做,雨乞帮可以随时去监狱、派出所等要人,也可以送人,例如这个彭超仁就是被雨乞帮送进去的,派出所也不敢不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