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也反应过来,连忙停止了,但场面一时变得非常尴尬。

  良久之后,我开口了:“李姐,张爱玲叫我......我来拿东西。”

  “哦,在那边。”李姐指了指一个方向说,我走了过去,东西无非就是一些衣服、尿片等等,我用事先准备好的袋子把这些东西装了起来。

  “那......那李姐,我先回去了......”说罢,我走了过去,可没等我走多远,就被李姐叫住了,“王志伟等等!”李姐喊道。

  “有什么......事吗?”我忐忑地转过身问道,“你过来!”我只好慢慢地走了回去,之后她又让我坐下。

  “李姐,到......到底什么事?”我不解地问道,李姐却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李姐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小声地哭了起来。

  我也是一惊,赶紧问道:“李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的丈夫要跟我离婚。”她缓缓地坐了起来答道,“离婚?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他被一个富婆看上了,所以要跟我离婚。”李姐抽泣地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毫无头绪地问。

  “今天,他打来电话,说要跟我离婚,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些我累死累活操持家务,他还这样无情,最近几年,他还对我性冷淡起来,根本碰都不碰我,简直是让我守活寡!”她委屈地说,说罢,又扑到了我的怀里。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说真的,看见别人的老夫老妻恩恩爱爱,我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如今还要把我抛了,我.......”说着,她大声哭了起来。

  “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我问道,“对,儿子是唯一让我欣慰的地方,但丈夫的背叛真的令我痛心。”她又有点笑又有点哭的样子。

  “你先起来......”她还躺在怀里,“对不起,我只想有一个怀抱可以供我躺躺。”说着,她坐了起来,“李姐你先别伤心,这种男人就是败类,不值得伤心!”我劝她说,紧接着我跟她又聊了一会,然后我匆匆离去。

  得快点让李姐从婚姻的失败中走过来,不然假如她对她那丈夫起了不好的念头,累积到一天就不好了。

  回家之后,我对刘蓉她们说了这件事,让她们帮帮忙。

  接下来几天,我依然忍受着那两位的争风吃醋,也筹划着怎么帮李姐走出阴影。

  然而,在这周周日的例行会议上宣布了一件事,土行人被发现了。

  土行人是美国人,名字全称罗布埃兰·史密斯,是一个43岁的黑种人,至今未婚,目前正在美国接受中文学习,将于下周日来到中国。

  七天很快就过去,在此期间,李姐也与那个无情丈夫领了离婚证。

  周日,那个罗布埃兰来到了中国,“你们好!”同火行人一样,他也用生硬的中文打了招呼,不过我突然发现,他看李姐的眼神有点不对,这里头有戏。

  会议结束后,这个男的竟然跟我打听起来了李姐的情况,问我李姐有没有结婚,多大等等,当然大多数都是用英语问的,我也勉强用生硬的英语回答着,听完我的介绍,他显然有点兴奋,看来这里面真的有戏,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

  接下来几天,我时不时就往李姐那跑,劝她想开点,不过这竟引起了张爱玲的妒忌,还说我和李姐有一腿......

  }、酷cE匠网q)正al版l首发k

  又一个周日到来,那个土行人会后竟让我带他去李姐的家,不过我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鼓励他去向李姐要个电话,然后用电话交流,在我的怂恿下,他鼓起勇气去向李姐要了电话。

  之后,我去李姐家的次数少了许多,毕竟要给他们一些交流机会,虽然他们是用电话交流,但李姐也得有些思考时间。

  很快,他们就发展起来,半个月后,在我的安排下,那个土行人去了李姐的家,之后,他隔三差五就去李姐那儿,看李姐的样子也对土行人有点感觉,我一直有意无意地提醒李姐,土行人对你有意思,有好几次,还弄得场面十分尴尬。

  我串门的次数越来越少,而那个土行人串门的次数却越来越多,有几次,听土行人说还住在了李姐的家。

  直到一天,我又去李姐串门,李姐有个习惯,不喜欢关门,于是我直接推门进去了,没想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