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一大早,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三姑妈来电话了,“喂,姑妈怎么了?”我问,“志伟,你快点告诉我,瑶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三姑妈语气略有点焦急地问,“没有啊!出什么事了?”我继续哄骗三姑妈说,“那今早上怎么有人打电话来说瑶瑶在他手上,要准备十万来赎呢?而且怎么我打瑶瑶的电话,为什么老是关机呢?”三姑妈质问道,三姑妈这一番话也彻底把我搞蒙了,表妹被绑架了,那个无属人在玩什么啊。

  我迟疑了一会儿,赶紧回道:“可能是诈骗电话,瑶瑶正在学校呢,我去学校看看,姑妈您先把那个人稳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但我可不想表妹失踪的消息被三姑妈知道。

  突然发生的这件事打得我措手不及,如果跟三姑妈说这是诈骗电话,那样三姑妈肯定不会再理这个电话,可万一是那个无属人打来的,那我不是白白浪费了机会吗?

  最后,我还是决定换一个更委婉的方式把表妹失踪这件事说出来,“姑妈,您别焦急,刚刚我去过学校了,瑶瑶不在,不过前几天瑶瑶在,所以您先别焦急,要是真是绑匪的话,无非是想要钱,我先去凑凑十万,然后把那些钱打入您的卡里,您务必稳住那人,并尽可能地要求听表妹的声音,确保表妹没出什么意外。”我打电话对三姑妈说,顿时从电话那头传来了三姑妈的哭声。

  M酷匠}网U8唯T5一t正b版,*其他n"都A是盗9版!(

  紧接着,我去凑了凑那十万元钱,钱很快就凑到了,毕竟就那一万手下人每人给十块,都有十万块了。

  我把那十万元钱打给了三姑妈后,驾车往三姑妈家驶去,之所以不用法术去,是因为我不想三姑妈觉得不真实,毕竟用法术快速到达三姑妈家,三姑妈一定会疑惑为什么我会这么快。

  三个小时后,我到了三姑妈家,“志伟,你来了啊!那个人说明天下午六点前要把那十万打到他指定的那个卡上。”三姑妈说,“那姑妈您听到表妹的声音了吗?”我问,“他说我们没有资格跟他提要求。”三姑妈回答说,“那三姑妈您先把那五万给打过去,另外五万等他再打电话来说。”

  紧接着,三姑妈按我的方法给那个人汇过去了五万元钱,不一会儿,那个人就打来电话,三姑妈开了免提,照事先商量的方法跟对方聊了起来。

  “怎么只汇了五万块钱?”那人说,听这声音非常像那个无属人,“我一时凑不够那些钱,能不能宽松几天,容我凑凑钱。”三姑妈说,“那不行,我说过你们没资格跟我提要求。”那边传来声音,“我们要确认一下我女儿到底在不在你们那里,你必须给我听听我女儿的声音。”三姑爷接过话说。

  “你们没资格跟我讲条件。”说完电话中断了,通过这电话我能基本确实就是无属人打来的,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为钱?寻刺激?无数的可能性在我脑袋里飘过,还有他为什么不给我们听表妹的声音,莫非......我不敢再想下去。

  第二天,由于那个无属人一直没打电话过去,我们也没办法跟他讲什么条件,无奈之下,下午三点我们声剩下的五万打了过去。

  钱打过去不久,电话也如期打了过来,“十万块钱我们已经打了过去,我女儿是不是应该放了?”三姑妈说,“明早到你家后山那个溶洞来,记住是明早,不要提早或迟到,而且只能你们两个人来。”那人说,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三姑妈家后山确实有一个溶洞,不是很大,现在我很纠结我要不要去,去的话,可能会激怒那个无属人,保不准他做出一些出格的事,而且就算我去,也打不过那个无属人,不去的话,我又担心那个无属人会对三姑妈和姑爷做出什么不好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三姑妈和姑爷就早早起来,说要去那个溶洞,我也悄悄地跟了上去,在确定没有人在洞口盯着,我就悄悄地进了洞,当然我是隐形的,免得三姑妈他们看见,然后我又看了看洞内的情况,在洞口的附近也没有人,于是我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因为小时候我经常来这个溶洞玩,所以很熟悉这里的环境,找个躲身之所自然很容易。

  我躲在离洞口不远的一个大石头的一个凹糟处,静观着洞内的动静。

  只见三姑妈和姑爷快速地走向洞深处,为了不被发现,我还是没跟上去,不过好在洞不大,他们在洞深处的谈话我应该可以听到,到时候根据谈话的内容可以确定里面到底发现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