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语气,他貌似还挺爱我表妹,“你说他们说你是什么无属人,你到底什么身份?”表妹质问道,“这......”他的语气又变了,不过由于我们在楼下,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

  “不肯说,是吧?那我走!”说着表妹大步朝楼下走来,表妹这是搞什么?见此情景我们也赶紧朝楼下走,避免与那个无属人正面相遇,虽然说正常人不会时时刻刻开反隐形眼看来看去,但女代祖师说过爬行兽天生就有反隐形眼睛,不用开反隐形眼就可以看见隐形的东西,那这个无属人可是爬行兽的二倍,保不齐他天生也有。

  果不其然,那个无属人见我表妹想走,也连忙追了上来,我们来不及下楼,就与那个无属人正面相遇了,“你们......”那个无属人吃惊地看着正往楼下赶的我们,看这样子,他真天生有反隐形眼。

  听他这样说,我们也停下了脚步,现了身了,“你好,无属人!”女代祖师打招呼说,“瑶瑶等等。”我拦住正赌气往楼下走的表妹,见我这样,表妹停下了脚步,怒视着我,“我表妹应该对你们说过我们的事吧?”我边拦着表妹边对着还没追下来的那个无属人说。

  他也愣了一会儿,紧接着也反应过来,竟头也不回地跑回了他的房间,见他这样,表妹就更生气了,“走,回去!不要和他这种无情的人合作。”说着她就准备绕过我朝楼下走去,“哎哎哎。”我连忙拦住表妹,对她说:“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表妹带着哭腔说,“好,好,那你跟我上来对他理论理论。”我说,“干嘛和他这种骗子理论啊!”她十分生气地说,我突然觉得骗女人真的需要勇气。

  “这是你逼我的!”说着,我强行拉着表妹上了楼,“开门!”我敲了敲门,没人应答,见没人开门,我们只好隐了身,穿过了门。

  看正,C版章)节U上…酷P?匠tI网a

  房间内一个人也没有,于是我拉着表妹准备进卧室看看,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进卧室,那个男的不知从那窜出来,从我手里抢过我表妹,然后抱着我表妹穿过了窗户,往远处飞去。

  表妹被抢走了,见此情景,我们赶紧追了上去,不过越追越远,他飞的速度比我们快,眼看着我们相差的距离越来越大,最后连他都看不到了,无奈我们只好停下,想其它的办法。

  经过商议,我们决定先摸清楚这个无属人的底细,看看他的社会关系,再找到他的亲戚朋友,让他们帮忙劝他回来,警察找犯罪嫌疑人不就是这样吗?除了看看犯罪嫌疑人有没有什么登记注册记录、发动人民群众等外,就是联系他的家人,做他家人的思想工作,然后叫他家人劝他投案自首,当然除极别个例子外。

  很快我找到了他的家人,不过听他父母说,我怎么都不会将他与威力巨大的无属人联系起来,他父亲说他从小比较内向,不喜欢与别人玩,受到别人的欺负了,他也从来不说,除了老师主动找家长说和家长自己发现外,他几乎没说过自己受谁欺负,正是因为这样,别人认为他好欺负,于是在学校中他几乎每时都是受人排挤,但他仍然沉默。

  不过他父母一致反应说除出生他哭过外,截止至今,他们再也没见过他哭过。

  听他父母这样说,我倒有点可怜他,不过我又有点担心,因为无属人是随机的,不要求他有什么一天的不向善,这样一来,万一因为他的童年经历,他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那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到那个无属人,虽然看他那样,他不会伤害我表妹,但恐日久生变,还是快点找到他再说。

  紧接着我们又对着他的社会关系进行了排查,查访了与他关系好的朋友,结果一无所获,我们还伪装成警察,悄悄溜进警察局,查了警察内部的系统,结果还是没有收获,最后我们只能把希望寄托给他的父母了,希望他们会帮我们找他们儿子,他们说尽量吧!

  “你说说那个人会带我表妹去哪呢?”一天下午,我在表妹的租房跟张爱玲聊天说,“女人哄哄就行了,既然这么多地方都找了,我想他应该去了一个你表妹很喜欢的地方,说不定他们正在三亚旅游呢!你想你表妹以前有没有对你说过她想去哪?或者你带她去过什么地方,她很喜欢,想她那个男朋友也带他去?”听她这么说,我想了想,最后无奈地说:“没有说过啊!也没带过啊,她来这里后,我只带她去登了一次山,而且那次她累的要死,还发誓说以后再也不会登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