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是一个老小区,面积不大,只见她进了一个单元楼,我也紧跟了上去,她进了电梯,按了8,接着她打开了钱包,数了数钱,数完之后,脸上有点兴奋,又有点失望。

  到了8楼后,她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面积不大,里面还有一个婴儿,看她这样子,这婴儿貌似是她的儿子,我准备用天眼扫描她,可反馈过来的信息是“对不起,你无法扫描她”,这什么情况,就算她有天眼,可以反扫描,但也可以扫描啊,只不过反馈过来的信息是假的而已,这个女的竟然无法扫描,这怎么回事啊?

  就这样,我在那待了一上午,很快到了中午,她做好了饭,菜很简单,看来她过得确实苦。

  就在此时,一群不速之客来了。

  “开门!”外面有人敲门,这女的脸色突然一变,“开门!”外面的人不耐烦地敲着,最后这女的胆怯地打开了门,“张小姐,你欠的钱该还了吧!”门一开,门外有六个人,其中一个人说,“要找别找我,我跟他早就离婚了,找他去!”那女的说着就哭了起来,“别哭!我告诉你他已经失踪了,我们只能找你了!”那个男霸蛮地说,“我......我没钱还你!”那女的无奈地说,“没钱?那拿命换,我们雨乞帮可不是好惹的!”那男的继续霸蛮道。

  听到“雨乞帮”这三个字,我立刻精神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啊!

  “要命一条,要钱没有!”那女的说道,“一条命还抵不了那些钱呢!加上你儿子一起抵吧!”说着,那一群人一边抓住了那女的,另一边走到里屋把婴儿抱了出来,“你......你们把我儿子放了!”那女的哭着大声说道,“那好给钱!”那男的大声说,“好......好,我有钱。”显然这女的已经被吓傻了,说着使把抢我的一千多钱拿了出来。

  可他们只看了看钱,数都没数,“一百万啊,你把这一点点钱给我,我告诉你这些钱连这一个指甲都买不了!”那男的抠了抠那个婴儿的脚指甲说,“求......求你了,放......放过我儿子吧!”那女的跪了下来,哭着无力地说,“休想!走!”说着,他们拉起那女的准备离开。

  见他们要走了,我连忙现了身,“等等!先别走!”我站在他们后面说,他们也转过头来,“你......”那女的吃惊地看着我,“你......你那冒出来的?”那男的也十分不解,“我那冒出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死了!”我平静地说。

  “你......这小子找打,报上大名!”那男的十分生气地说,“王!志!伟!”我从没有这么有力地说过我的名字,他们听了后,也愣了一会儿,紧接着,他们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你......你就是那......那个杀了雨乞帮第二长老,然后又......又和雨乞帮女代一起进攻雨乞帮总部的王......志伟?”那男的失去了刚刚的霸蛮,变成了极其慌张的表情,“哟,看来我在雨乞帮内部出名了啊,才五个月连你这个地方的渣渣都知道了!”我假装有点惊讶地说。

  “那好,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两条命一百万,你们六条命三百万,我可没见过这么多钱啊!”我吓唬他们说,“这.....”他们已经彻底吓傻了,“那好,六条命给我拿来。”我继续吓唬他们说,他们此时也反应过来,很快,他们松开了婴儿,放开了那女的,一阵风溜走了。

  )最新`章节z上$H酷G匠{网"}

  此时,那女的也瘫痪在地,怀里抱着她的儿子,“生活不易也不应该成为偷抢的理由吧?”我蹲了下来对她说,“谢......谢谢。”她艰难地说道,“回答我!”“谢谢,我......我也是一时之念,我张爱玲平生只抢过这一次,我保证以后不贪!”她用泪声说。

  “算了,拿来!”我伸出手说,“拿什么?”她抬起头有点疑惑地问,“钱不准备还了吗?”我反问,“哦哦哦。”说着她捡起了地上的钱包和散落的钱,递到了我的手上。

  我正准备走了,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我把她扶起来,拿出来五行鉴,说:“按一下。”“这个按钮吗?”她疑惑地问,“对!”说完之后,她伸出了手,按了一下按钮,是木,于是我重复了动作,把血滴到她的手上,虽然她抢过我钱包,但毕竟这是一时的,应该累积不到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