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我们把五行鉴放在了那个别墅里,然后叫那一万人来测,并交待了要干什么,至于干这个是为什么我没说,只说找到了有奖励,毕竟要是他们泄露出去,可就不好了,然后叫他们严格分组,不可以分乱了,否则的话会漏掉一部分人的。

  所谓的五行鉴其实很简单,一个按钮,五个灯,只要有人按一下这个按钮,五个灯中的一个就会亮起来,再看看这个灯代表的是那个属性,于是这个人就是这个属性。

  大约过了一个月,一万人几乎都测完了,于是女代祖师拿着五行鉴,给女代那一百多人测了测,然后内测,当然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那一百多人都不是,紧接着,由那三位弟子拿着五行鉴去俄罗斯,不过这个屠龙会人数可不少,而且还遍及俄罗斯,想一时间把他们都测完很难,所以估计要去一段较长的时间。

  刚开始,我们采取的是排除法与打听法,所谓的排除法就是进行一对一的排除,比如这个人测过了,下次就不用测了,这个村测过了,下次这不用测了,而且每个组都是连通的,测过那些人,他们内部都有一个交流机制,当然时不时也得复查,防止遗漏。所谓的打听法就是跟别人进行打听,看看有没有人听说过有人被滴血,那血马上干了,不过后来,我们取消了这个方法,毕竟要是才一滴血滴在身上,完全不会引人注意,除非大面积滴血,可谁又会这样做呢?

  又过了三个多月,那三位弟子回来,目前,全部屠龙会成员都倾巢出动了,而这边我们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不过人数实在太多了,想一时全部找完很难。

  而我也过着很惬意,因为大多人都组成了一个组,只有一部分人找不到能与他构成五人组织,一般还会剩一二个属性找不到,所以他们就不能出去寻找,而我就是其中一员,毕竟我是老大,要到最后才会来分组,这样一来,找不到人与之构成组织的机会就增大了,于是我就有了偷懒的机会,嘿嘿!

  不过,由于五行鉴已经回来了,这样一来,女代祖师叫我拿五行鉴去找,既找五行人成员,又找人来帮忙找,这可苦了我,但我也无法拒绝。

  又过了一个月,一天,我正在街上漫无目标地找人,“别动,按一下!”我对了一个男人说,那男人见我语气有点硬,略有点胆怯地伸出手按了一下,他是木,我也是木,于是乎我也伸出手来,把刚刚划破的皮肤,伸到了他的手上,向上面滴了一滴血,可等了半天,血都没干,没办法,我只能说:“请问你有空吗?可以帮我找一个人吗?”

  “找人,找什么人?”他疑惑地问,“这到时候我会详细告诉你的,求你了,找到了必有重谢。”我说,“不用了!”说完他匆匆离去,唉,这一个月,我找到的人我叫他来帮忙,几乎没人来,有的还是婉言拒绝,有的甚至说我是搞传销的、骗子等等,还有的按都不按,说了一句“神经病吧!”,就走了。

  没办法,我只好另寻他人了,突然路对面的一个修鞋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坐在马路对面的一棵树下,正替着一个人擦鞋,引起我注意的不是别的,而是她的样子,外表略有点憔悴,但长得还不懒,尤其是她的胸,穿得还挺朴实的,而且她擦鞋也挺努力的,我不自觉走了过去。

  “擦鞋啊?”我心不在焉地问,“擦鞋、修鞋都可以。”她回答说,“那......那帮我擦擦这双鞋。”我指着我脚底下的那一双鞋说,说着她帮我脱了鞋,用力擦了起来,正在我沉浸在她的美色,几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时,她突然一双手伸到了我的口袋里,紧接着抓住了我的钱包,飞快着跑了起来,我勒个去,我居然被抢劫了。

  我赶紧穿上了鞋子,朝那个女的追了过去,那个钱包也没多少钱,1000左右,不过有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抢劫的对象还是我,我不追才怪呢!

  %h酷匠网U?唯T一d正|版,+其#)他都G是盗+版0

  “站住,别跑!”我朝着那个女的喊道,追了一会,那女的也喊了起来,“抓流氓啊,有流氓啊,快来看啊!”我勒个去,被她一喊,街上的人纷纷把眼睛投向我,没办法,我只能暂时躲了起来,在一个四周无人的地方隐了身,然后用悬空术追了过去,最后追到了一个小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