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y/首、发y

  正当爬行兽与远古妖兽的打斗进入高潮时,女代祖师却悄悄地对我说:“撤!”我十分不解地望着她,小声问:“为什么?”“看这样子,爬行兽顶多只能与远古妖兽打一个平手,而对方有二百多人,我们只有一百多人,这样一来,我们很难打过他们。”女代祖师小声解释道,也对,爬行兽与远古妖兽打个平手的话,那就是我们与他们的对抗了,而我们只有一百来人,而他们虽不至于三百名弟子都来,而也来了二百多人,这样一比,想打过他们很难,那只有撤!

  不过想撤也很难,毕竟要是光明正大地撤,他们肯定会有所反应,“怎么撤?”我问女代祖师,“待会配合我!”女代祖师说,此时,爬行兽再次伸出了舌头,而且不是一只,而是五只,当然其它四只貌似不是无限长的,到了一定的长度,它就停止了伸长。

  随后,爬行兽的那四只舌头缠住了远古妖兽的手,还遮住了远古妖兽的眼睛,而其它一只舌头则缠住远古妖兽的腿,远古妖兽也及时反应过来,竟从差不多是人的肚脐眼的位置喷出来了一把火,这火慢慢地朝着爬行兽的舌头烧去。

  爬行兽连忙松开了舌头,紧接着从它的嘴里喷出来了水,就这样,一个喷火,一个喷水,双方在僵持着,就在此时,一个人影闪到了远古妖兽的后面,对着它的屁股就是一击,没错,这人是女代祖师。

  远古妖兽那注意到这么多,毕竟刚刚它全神贯注地在与爬行兽打斗,但它也及时反应过来,用腿与女代祖师打了起来,爬行兽趁着远古妖兽正分神与女代祖师打斗,提起脚来狠击了远古妖兽,紧接着又给了远古妖兽的头一“尾巴”。

  此时,雨乞帮男代那边也反应过来,雨乞帮老大冲到了女代祖师的面前与她打了起来,其它人见此情景也冲了上来,与我们打了起来。

  当然我没有与他们打起来,因为此时女代祖师正跟我在眼神交流,很快我明白了她的意思,她让我袭击远古妖兽的肚脐眼。

  虽然十分不解为什么要袭击远古妖兽的肚脐眼,但最后我还是照做了。

  我飞向了远古妖兽,雨乞帮老大还以为我要打他呢,急忙后退了几步,当然我并没有与他打起来,我飞往了远古妖兽肚子的下面,远古妖兽也反应过来,连忙用腿来拦我,不过由于它前面还要对付爬行兽,所以我轻松躲过了它的拦截,我来到了它的肚子下面,还没等它用腿来赶我,我就猛着一拳打在它的肚脐眼。

  令我意外的是,就在我打了它的肚脐眼后,它竟似失去了知觉一般,从天空掉落了,我急忙闪开,免得它压到我,不过掉落了一会儿后,它恢复了知觉,飞了上来。

  此时,雨乞帮老大似乎意识到了不好了,与女代祖师停止了打斗,他又吹起了哨,其它人听到声音,也停止了与我们的打斗,朝雨乞帮老大靠拢,女代祖师也吹了哨,我们也朝着她靠拢。

  “算你们狠!知道远古妖兽的弱点,下次再会!”雨乞帮老大说,紧接着他用了标传术准备回到总部,我们也没拦截,当然除了我估计也没人能拦,因为他级数太高了,他也估计我们不能拦,所以才敢用吧。

  见此情景,有的人还准备冲到雨乞帮总部再战,但被女代祖师拦住了,接着我们回到了云南。

  “远古妖兽那时候怎么了?”回到云南,我迫不及待地发问了,“那是远古妖兽的弱点,一旦有人用较大的力攻击它那里,它便会失去知觉10秒。”女代祖师回答说,“那你怎么知道的?”我继续问,“雨乞祖师曾留下一本书,这书里记载了天下的一些神秘事件,这里面就包括远古妖兽的弱点。”女代祖师回答说。

  “那我就不解了,既然它有弱点,我们不能利用这个弱点吗?”我不解地问,“刚刚是因为爬行兽在前面,它没空顾着上你,不然它肯定不会让你攻击到它的肚脐眼,再说爬行兽也有弱点,如果有人用力压它的尾巴,它也会失去知觉。”女代祖师解释说。

  紧接着,我们开了一个会,会上,女代祖师说了要与雨乞帮作战,尽可能不让雨乞帮的目标得逞!

  但在最后,女代祖师说了一个问题,“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要住在一起的话,那样的话,我们与雷公山就很远,要是用普通水修炼,那比雷公山的神水修炼的效果会减少很多,而且我们大多是有家庭的人,这样一来,会很不方便的。”女代祖师说,紧接着大多数人都看向了我,毕竟我才是这个黑帮的实际控制人,“要不再搬一次吧?”我弱弱地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