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虽然我救出了我表妹,但恐怕雨乞帮的人会找我麻烦!”我苦恼地说,“王神人,那怎么办?”他问,“具体怎么办,你不用知道,你负责给我提供资金支持,好吗?”我几乎在用命令的语气说,只不过,后面加了一个“好吗”,顿时把这句话变成了问句。

  “王神人需要帮助,我怎能不帮?”他说,“那好,你现在有多少钱?”我问,“卡上大约有一百万多。”他回答说,“那好,你先把其中的二十万打到我的卡上。”我说,接着,我把卡号给了他,就这样,我轻轻松松地获得了二十万。

  “老板,你知道本地的一些黑帮势力在哪吗?”我问,“这我不知道了,不过前些年,我这个店刚开的时候,有人来收保护费,后来看我店的规模大了起来,就没有来了。”他说。

  “那你知道他们在哪吗?”我问,“保护费他有时来收,有时让我直接去送,所以他们住在那我知道,不过这已经2年没来收了,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那。”他说,“走,看看去!”我说。

  Oc酷.:匠@网;N永|f久…免费》看&_小Q)说Q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幢别墅,门是锁的,“我先去看看!”我说,“王神人,你一个人去不太安全!”他说,“反正他们看不见我!”我说。

  说着,我隐了身,因为我已经把隐形术修炼到了第二阶级,隐形术共分三阶级,第一阶段是有隐形,即别人还可以抓住你,摸着你,第二阶级即无隐形,无隐形是除了脚接触地面的那层皮以后别人摸不着的,可以随便穿过任何物体,第三阶级是有无隐形,有无隐形可以让身体上任何部分变成有无状态,想是有的状态就是有的状态,想是无的状态,就是无的状态。

  接着,我穿过铁门,又穿过别墅的房门进入了别墅,第一层没人,但有人生活的踪迹,于是我走上了第二层,果然上面有5个人,都挺高大的,经过天眼扫描,确定他们就是前几年收老板的保护费的混混,我看了一会,下了楼,在车前现了身。

  “里面有人,和我一起去看看!”接着老板和表妹下了车,和我一起叫门,“什么人?”从别墅里走出了两个和我差不多高的状汉,“这不是谭老板么?你怎么大驾寒舍?”其中一个状汉说,老板也认出这两个人,对我说:“王神人,那两个人就是两年前收保护费的两个。”

  接着我对着里面的状汉说:“快点打开门!”见我很横,另一个状汉生气地说:“你们找打!”我也懒得和他们废话,直接使用了力大杀用极小的力把这门踢开了,那两个吓了一跳。

  这时,房子里的其它三个也出来了,“你......你们是谁?”其中一个问,“我是谁不重要,你们老大呢?”我问,“我......我就是老大!”其中一个个头最高问。

  “骗我有意思吗?”我说,因为我已经事先用第二阶级的天眼扫描了他们,知道了他们共有42人,不过由于第二阶级只有6级,扫描不出他们老大去哪了,我也懒得切换到第一阶级再扫描他们了。

  “谁骗你!我......我就是老大!”那人继续说,“看来不打一顿,是不肯说实话了!”接着,我使用力大杀,将他们五个连扇了几个巴掌,他们却毫无还手之力。

  “说不说?”我严厉地质问他们,他们也服了软了,向我说了实话,“老大去和别人谈判去了。”个头最高的说,“谈判?和谁谈判?”我问。

  “十几天前,本县的黑帮势力中出现了一个会法术的男人,他可以上天入地,连着打败了本县几个较大的黑帮势力,如今他已经拥有了1万多人,我们老大就是跟他们谈判去了。”会法术的男人?难道是那个老男人?

  “你们老大为什么要和他们谈判?”我问,“前几天,他们来了个人说那个男人要搬到这里来,起初,我们老大不同意,但最后碍于那个男人的厉害,只好和他们谈判。”他说,“你们老大啥时候回来?”我问,“估计快了,那个男人也会来。”他回答说。

  接着,我们进了这幢别墅,静等着那个男人的出现。

  没一会儿,那个男人来了,我隐了身,同时叫表妹和老板藏起来,我走出了别墅的房门,果然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张海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孤独之王说:

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