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亡夜猎杀了数十只行尸,百分之九十是我杀的,有些行尸亡夜用了比较血腥的方法给我看,免不了一阵恶心,每次干呕的时候,他就欣慰的看着我,说着。

  “这个情况下,还不吐,果然有两把刷子。”

  捂住胸口干呕几声,也没理他,想当年还没进来的时候,杀行尸,早就习惯了,只不过是他这个杀法太新鲜,免不了一点小恶心,我埋怨道,“下次再弄这些奇葩的杀法,我分分钟踹死你!”

  听见这句话,亡夜冲我笑了笑,我说“笑尼玛........”

  三个字刚出来,我就被亡夜踹飞出去,没错,就是踹飞出去,一点也不夸张,整个人凌空起来一米多,飞出了十几米,我捂住自己的肚子,这一下就像被卡车撞到肚子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还吐出来一点白沫,我骂骂咧咧的,说新疆出来的兵没一个好东西。

  亡夜也有点生气了,指着我脑袋,一顿大骂,就这样两个人在草地里,一个站着骂,一个躺着还带翻滚的骂,最开始是骂对方,然后是爹娘,然后是祖宗,然后是家乡,然后是整个省。

  接下来,怒骂二十分钟后,亡夜发现自己越来越吃亏,上来就给我一顿打,那种痛苦,你们是不会理解的,我骂道,“你们新疆暴徒都不是好东西,未成年都打,要不要脸啊!”

  亡夜的攻击渐渐慢了下来,我把防护脑袋的双手放了下来,指着亡夜继续骂,“刚才不是挺流弊吗?来啊!继续啊!打不死我看不起你。”

  然后亡夜默默拿出自己的皮带一顿爆抽,我只想问问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皮带这种东西打起来特别响,特别疼,但是没有内伤,看来亡夜只打算让我疼一下而已。

  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天都黑了下来,只有月亮还照着我们,如果有人看见了,不一定会以为我们是gay,在草丛里面上演大戏,重口味的那种。

  “本来我是不想打你的。”

  听见这句话我又怒了,一脚踹开亡夜几步,再次骂,“那你就是没事找事喽!”

  我站起来说完这句话后,脚都发抖了,指着亡夜后面,不清不楚的说着,“哥...哥...哥,你后面!”

  后面密密麻麻的行尸走了出来,亡夜怒骂一句方言版的脏话,拿着皮带一抽直接抽烂一只行尸的脸,看起来这点行尸得有上百只啊!

  然后亡夜把皮带铁的那头放出来,一抽不再是脸烂了,整个头都烂了,有时候一甩就是几只行尸倒地,而我在草地里不停的找我的短剑,不停嚷嚷着,“我的短剑嘞,我的短剑哪里去了嘞,肯定是亡夜那臭不要脸的偷走了!”

  找了几分钟终于找到了,亡夜跑过来抓起我就跑,现在看看行尸越来越多,亡夜和我一直往大本营跑,停都不敢停,“掉啊,让你掉我枪啊!死了吧!”

  亡夜反过头就是给我一巴掌,我一边捂着脸一边跑,“诶呀呀,反了你了!”

  酷匠ku网6,唯一J正版/R,ns其zb他都是D盗.$版;

  “反你个头,现在你拿把小手枪有用吗?”

  “寻求心里安慰,你有意见吗?不服你叼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