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是在骂我,又像是在骂他自己,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楚文岚,你以为这就完了,你也害了自己!”

  他说完这句话,开始慢慢解开自己的衣服,我满脸的惊慌,“你滚,我不要看,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你!”

  他的手停下了,那没有嘴唇的嘴,抽动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做什么,他的左眼流下眼泪,右眼流出的,是血!

  “好好对自己,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做人类的罪人!”

  ......“滴滴滴。”

  我睁开眼睛,周围像是一顶帐篷,我眼睛比较模糊,周围有一些亮光,我渐渐清醒,看见自己脸上还有个输氧的东西,我拔下来,浑身乏力,头上还包着一堆绷带,双手还有些疼,不过也包扎了起来。

  我坐起来,拔掉自己身上一堆不认识的东西,走到地上,穿上鞋子,有些困难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外面走,我的听力也开始恢复,听见外面传来的枪声。

  我扶着能扶的东西,慢慢往外面走,浑身不自在,就像这个身体都不是我的,走出去后,发现了不少人,至少是灾难降临后,发现这么多人。

  两个警察一样的人走过来,是两个女人,领头一个对我微笑着,虽然不算漂亮,不过也能勉强活动活动,“你醒了,知不知道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冷哼一声,没有理他们,摸了摸自己的腰间,枪还在,另一个女警察算得上是娇小可爱,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那种。

  “屁本事没有,还吸毒。”

  听见这句话,我看着她,胸前是林玲两个字,我对她说道,“我有木有本事和你有关系吗?林长官!”

  见我要走,她急忙喊着,让我停下,我又怎么会是听别人说话的人,我理都没理,直接走,她在后面跟过来,拉了我的肩膀一下。

  那种莫名其妙的火气又出来了,我拔出腰上的手枪指着她的脑袋,旁边的几个警察看见,纷纷拔出枪指着我,“小子,冷静一下,你的命还是我们救的!”

  我没有理其他人怎么说,我看着林玲,毫不留情的扇了一巴掌,她满眼的愤怒,可是她毕竟是女人,眼泪瞬间落下,我咂咂嘴,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巾给她擦去眼泪,“不要管我的事情,知道吗?”

  这时走进一个大汉,胸前挂满了勋章,看着我,“小岚吧,冷静一下。”

  我并不认识他,心想今天的人可真多。

  “你父亲让我告诉你,让你先待在这里!”

  我老爹?

  “你是谁?”

  “你父亲的朋友。”

  他只丢下了这句话,周围的人默默收起了枪,看我的眼神都显得有些不一样,而我眼前的那个女警,林玲也有些不知所措。

  我收起枪,坐到一旁,想起那个梦就心惊胆颤,那个男人实在有些恐怖,我不听脑补那个男人脱下衣服后,里面是如何的。

  “楚文岚,风行川,这个肮脏不堪的曾经啊!”

  脑海里不停闪现出这句话,我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

  我摸着脑袋不停思考这件事,越想越恐怖,总感觉那个男人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又有种莫名其妙的伤感。

  这个伤感,就像是自己会变成那个丑陋的样子,心跳越来越剧烈,我死死捂住胸口。

  “楚文岚,你混蛋。”

  我的周围再次变成黑暗,这不是梦,这很真实,不知道是谁抱住我的腰,听声音是个女孩,她不停的抽泣。

  “你知不知道,我就是为了等你的一个转身啊!”

  当我转过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什么都化为虚无,只能听见余下的一点声音。

  “如果有个女孩需要你转身的时候,你一定要给他,好吗?”

  这是那个女声发出来的,说话的同时带着一丝伤感,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不知道做什么,只能不停的听,不停的看,现在却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

  如果说有个女孩需要我转身,那么,我一定会尽力。

  “你怎么了?”

  酷匠!T网J唯#r一正Z版*H,*y其%i他IU都a是盗~版(

  眼前再次出现一个画面,我瞳孔一缩。

  一男一女,男的竟然是上次那个白发男子,他没有带口罩,他的嘴还是正常的。

  他的左眼纹身,右眼刀疤,这边是区别出来的原因,他仗剑踩在万具行尸尸体上,他的身体有许许多多的血,许许多多的伤口,那不是被咬伤的,是被利器所伤,使我更惊讶的是,被他踩在脚下的行尸,手中居然有武器!

  一只行尸少女向他走去,那个行尸少女没有多么丑陋,可以说是不像行尸,她只是有着死灰色的皮肤罢了。

  我看着她走向白发男子,行尸少女咧开嘴,竟然和那个白发男子在亲吻,我有些恶心,画面太重口了,我看这个画面看了整整两分钟,他们拥吻了两分钟......“你知不知道我多爱你!”

  那只行尸会说话!

  接下来血腥的一幕发生了,行尸少女把白发男子的嘴给吃掉了!

  “希望下次,不要这样了!”

  我满脸的震撼,这行尸会说话,那么说,这些行尸还是人喽,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吃人?

  这是阴谋吗,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