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万钧说完那句话电话就挂断了,话筒里的声音像电流一样一次次的击打我全身,使我动弹不得。

  不用想,肯定是刘福,半个月过去,他终于来找我报他的断指之仇来了,偏偏报仇的对象又是万钧。

  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摆脱这位大瘟神,不管亲人做没做错,讲理吧,他不听,只向着亲人,讲法吧他不在乎,一心一意要掀了我,反抗吧我还觉得没那必要,他真把我打重了又要赔钱又要被罚,说不定还会被连锅端,我气不过找人把他打了,他不服气这事就没完没了,不管谁把谁废了,最后难受的都是彼此的亲人。

  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打仗的全是作死的。

  拼命都要打架无非几个理由:家人被威胁,为了绝对的利益,为了女人。

  前两者情理之中,但是生活中很多新闻事件都是为了女人谁把谁打伤残甚至致死,我一直认为这非常愚蠢,若是男朋友为了女人打仗,打完结果如何不说,只要是成熟点的女人,八成会离开这个男人,谁会把幸福托付给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男人?若是男性朋友为了女人把她男朋友打了,那我对这位男朋友予以歉意,一个除了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为了女性朋友打人就很值得怀疑了,何况是在人家有男朋友的情况下,一个能跟异性朋友可以做到勾肩搭背牵手拥抱程度的女人就别要求另一半怀疑自己的感情能否见光,万一他曾经也是从勾肩搭背牵手拥抱的异性朋友变成男朋友的,看见女朋友跟别的异性朋友像原来对自己那样,就算不说,心里也会不自在吧。

  现如今,同性之间都没有纯洁的友情,更别说异性了,两个巴掌拍才响。

  得,跑题了,反正以万钧现在的性格,不被刘福拖过去打一顿,也会被自己交往过的女朋友群扯过去揍。

  真是长不大的兄弟,好朋友应该是这样,发生什么事第一时间不是顺着他,而是压住他的冲动,把事情影响最小化,不然他本来就生气,你这边又顺着他了,没有的事都会无限放大。

  我晃晃脑袋再把电话拨回去,响了三声后被接起,只是说话的换成一个陌生男人,“你的朋友在益民街46号。”

  听到位置我一个箭步冲出门去,还没来及说话电话却又被挂断,想来想去,心里突然没了主意,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原来一发生我解决不了的事,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万钧,有他在不管什么事我都安下心,可是这次万钧出事,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我是一个无法离开朋友的人,说起来幼稚,怎么办,这回铁定不会有上次运气那么好,刘福现在绝对想剁下我俩的手指找回脸面,我去就是自投死路,又不能再把只认识不到半年的文洛谅拉下水,报警的话还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最快速度赶到经常堵成狗的益民街。

  突然我停止了奔跑,仔细回想后来那个陌生男人电话里的内容,不像是刘福那伙人的风格。

  等等,益民街?

  ……………………………………

  气温不低于20摄氏度的天气里,我慢慢悠悠的赶到益民街46号,在接待的带领下上楼,远远就看见电话里只剩一口气的张万钧。

  “……你费心思骗我来这儿,就为了找我陪你健身?”

  我抱着膀俯视着躺在地上浑身大汗的张万钧,看他的样子禁不住想笑,汗珠一串串止不住的往下淌,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和牛有一拼的喘气声呼哧呼哧的,圆滚滚的肚子撑得紧身衣鼓鼓的,仿佛刚从高温桑拿房出来的相扑选手。

  “我,我没骗你……我本来真想让你救我的……”

  “那跟在我后面这男的是谁,”我斜眼指着站在我身后的肌肉男小声问道,那男的体格子都快抵我两倍了。

  酷L匠@网S*永久免费8看小f\说

  ”嘿,嘿嘿,“他眯眼一笑,“我这不寻思着,你不是要锻炼身体吗,天天跑步算啥,这不就……”

  “打住!”我打断他,“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太喜欢有一身肌肉块。”

  “那就容不得你了,”万钧慢慢的站起身,冲我身后的肌肉男点点头,“这家店是我家开的,他们都听我的,在这里,你也得听我的。”

  喂,喂喂,救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