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梦,岁月如歌,生来阅景无数,往事如梭,悲喜亦难得,叹岁月蹉跎。”

  茶韵书香墨气,存于红木书房内,墙上立一匾,上面写着五字行书:“物非人还是”。

  桌前蒋昱衡身着黑衣白裤,好像练功师傅,执笔扣腕,远望而浩然,近观而不阿,一时间,挥毫落纸似云烟,一个大大的“正”字一气呵成,横平竖直,笔迹如锋,压盖在宣纸上,唯独有一点不足,就是“正”的最后一笔却迟迟未能落笔,仔细翻看其它纸上也只有一个未完成的“正”。

  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字,不偏不斜,横竖板正,就像他希望做得那种人,然而时代变了,刚正不一定无邪,但一定易折。

  就是落不下那一笔。

  “咚咚。”

  “进,”蒋昱衡用毛巾擦拭手后叠好摆在一旁,轻倒了一杯茶放在对面。

  钱柳大步走进来,皱着眉瞄着面前他讨厌的酸秀才气息,不到眨眼的功夫又把那份厌恶的心态收起,在不清楚蒋昱衡是哪路人之前还是要收敛,但是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才不得已找这位主儿,他忿忿地问道,“蒋代理会长,咱是不打算分家了?”

  蒋昱衡一愣,随即咧嘴笑道,“钱先生先消消气,我不知道什么事让你如此生气,要是昱衡哪里得罪,改日我们酒桌不醉不归,若是公务……你也看到了,昱衡不过代会长之职,要事能否等会长回来再议呢?”

  你推的倒是干净,钱柳暗想,代理会长也是会长,我哪敢受得起你的得罪,要事说你公务的问题不就等于骂会长吗?

  这也是钱柳不乐意跟蒋昱衡说话的原因,不仅浑身烂书生气息,张口闭口先生先生的,跟他们的职业规划格格不入,哪有钱老大听起来霸气,叫老钱、钱帅哥也行啊。

  据说他是在南方混不下去跑到北边来了,南蛮子,撒尿都尿不到一个坑里。

  “蒋代理会长,自打会长下江南,刘福可越来越放肆了,不单无视规定私招很多十来岁的小孩儿入会,还占了不少场子,其中就有我……我管辖的,我看都是自家弟兄一开始也没当回事,这快一个月了,平时见不着,你开会他也不露面,下面的兄弟们都说他要另立门户了,再这么下去,蒋代理会长,会长回来,你我都没好果子吃啊。”

  “原来钱先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啊,”蒋昱衡大口喝光杯里的茶,叹了口气,“并非昱衡不想管,刘福是会长一手提拔的,几个月时间就能跟你做到一个位置,没有会长支持想必他不会得到兄弟们的信服,所以我怕他不是你我能打理的了的啊。”

  钱柳默不作声,虽然心里各种不爽,但不得不承认蒋昱衡说的没错,刘福奇怪的入会,会内地位奇怪的提升,归根结底都是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会长的安排,他们无权插手。

  有人在外人面前把自己藏得很好,从不秀自己的圈子和亲友,在别人眼中他的生活低调索然无味,除了亲近的人可以听见他的实话外,其他人听到的只是为了维持关系说的漂亮话搞笑话。

  酷匠P“网$唯(s一Z正WG版Q',{;其&!他…都3是*盗版+#

  这种人往往遭人白眼,因为觉得他要什么没什么还装,再怎么骂他虚伪骂他做作骂他假,他也不会丝毫生气,骂的他不是他为什么要生气,有了解他的人就够了。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能有一两个人跟你同喜同悲,那你的日子过得还不算太绝望。

  这种人的性格注定不会主动找麻烦,但是一旦被人找了麻烦,他在圈内的八面玲珑一下子就立了起来,所有不正当的因素也会变成正当的,你拿这个人毫无办法。

  不过,只要头脑反应够快,超前他的想法,就能控制他和他的圈子。

  蒋昱衡耐人寻味的说道,“虽然身为代理没有理由管刘福,可作为男人我一样不会管把自己的东西抢回来。”

  钱柳惊讶地看着蒋昱衡,万万没想到蒋昱衡会这么说,他突然搞不懂这个男人了,“你是说……”

  “话我只说一次,怎么想是你的事。”

  “我知道了,”钱柳带着困惑转过身,走到门边回头说道,“蒋代理会长,你不觉得你写的字是两横两竖吗?”

  “知道,钱先生,你不觉得蒋代理会长叫着很拗口吗?”

  “……”

  蒋昱衡眼睛神秘而深邃,望着门渐渐关上,良久,他拈笔印下最后一画,扭头看看,用力摇头把它丢进纸篓。

  终究做不到一个正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