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那个名字,我感觉心脏用力地颤了一下。

  凭心而言,论气质论长相,王雅轩跟秦琁、楚楚比起来没有任何优势,喜欢她们也正常,但是王雅轩的名字像心里的钟一样,每听到这三个字,它都会响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丝毫记不起我俩怎么认识的,在哪认识的,看她对我的态度,我们的关系应该还不错,难道因为一个梦我春心泛滥了?

  不不不,我马上打消这个念头,开什么玩笑,我只是做个梦而已,又不是春梦。

  p7酷:匠_.网=i首lP发}

  我在这边做心理斗争,室友那边也炸了锅。

  “我去,不能吧,”第一个开口的当然还是腾飞,他每次说话都配上夸张的语气词,越出乎他意料的事情,他表现的就越夸张,从不隐藏,而且也不在意周围有什么人,所以我们经常会被他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到,“王雅轩长得比她们差多了,而且我觉得李华不是那么不注重外表的人吧?”

  “你这句话我怎么听得那么别扭啊。”

  “王雅轩挺好的,就是皮肤有点黑,还是短发,”二哥一边搭腔道。

  “你就不要说你的标准了,”真是,无力吐槽这家伙了。

  每个寝室都有说不完的故事,男寝聊天聊地聊女人,女寝审美审剧审男人,520也不例外,经常从青涩初恋眉目传情偷偷勾手指到把妹技术哪家强风流倜傥我最狂,从校园横走扛把子难兄难弟解恩怨到我已经不做大哥很多年,总之,从自己的光荣事迹一直扯到刚过去的一秒,这一扯,十包花生米都不够下酒的。

  我对之前的室友没多大印象,因为进校前老爸找人把我换到四人寝,室友都不是一个专业的,平时也没什么交集,唯一印象深刻的方子健留给我的还是相当坏的印象。

  我记得刚开学的时候方子健象征性问过我,离家这么近为什么还要住校,当时我回答我想体验大学生活,不过那一整年,我只感觉到我还活着,转到520一个多月,我才发现,我所向往的寝室生活也许是这样:没有从早到晚的学习氛围,不会一整天闷头不语打游戏,每个人按照他们规划的未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有难则相互帮助,无则互不干涉,或许有些事不会掏心窝子,却也绝不暗地使坏,就算有争执,骂一顿掐一顿过几天依然会称兄道弟,他们之间可能有人早出晚归,可能有人累死累活,但是回到寝室就不再有死气沉沉的感受,开玩笑也好,埋怨吐槽也罢,早上还会彼此等待着一起从同一个地方离开,晚上再回到同一地方,这,就是寝室的魅力所在吧。

  我正独自沉浸在感慨中,腾飞已经蹦跶到小五那儿,说道,“看来真让你猜对了啊,一听到王雅轩,李华整个人都懵逼了。”

  “……”我收回刚才那些感慨,现在只想揍他。

  小五认真说道,“我不是猜的。”

  “呃?”这回不仅是我,连腾飞也懵逼了。

  “你跟秦琁说话时候很自然,玩笑开得随意,说明你们关系不错,不过你们每次说话都不会问及对方的事,你跟她吃过一次饭后没来学校那几天她天天来找你,是出于朋友间关心,你要没跟她吃饭就不见了她也不会找你,所以你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今天坐你旁边的女生,虽然你偷看过她几眼,但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说话的时候你基本没主动说过话,都是她问你答,所以你们不是很熟。”

  “王雅轩……我不说了,你也清楚吧?”

  我顿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想想又是被一个大老爷们看穿,分分钟泛起鸡皮疙瘩。

  没想到平时不怎么说话的小五竟然跟我那不靠谱的老哥属于同一派系。

  “你别误会,我不是要透漏你隐私,只是觉得你有点为难,而且对感情好像也挺在意,所以我告诉你这些。”

  喂喂,研究心理学的都有这种习惯窥视内心的变态爱好吗?臭屁般的胸有成竹让我很不爽啊。

  我还没说话,就看到来电显示。

  “喂,咋了?”我没好气的问道,这小子是不是又闲着无聊了。

  只听见手机那边张万钧声音微弱颤抖道,“李华……快来……救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