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我怎么都想不到,我第一次来图书馆竟然会因为无聊,没有电脑没有作业,连睡觉都睡累了。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从小书对我就有种亲切感,身为文编的老妈说,只给我本书,我就能一天不挪地方,家里的书摞在一起是我的几倍还高,我也许说不出类似“我读过的书比你认识的字都多”的话,但在同龄人里还是可以秀秀优越感的。

  每所学校的图书馆有本校出众专业的辅导书和休闲放松的课外书,通俗来说就是杂志和小说。

  穿梭一个个书架,感觉书都差不多,古代的天天在斗,现代的各种散文,当代的除了情爱就是爱情,还有很多网络小说,修真的打仗,都市还打仗,男的会打,女的也会打,好像全天下的问题不打仗就解决不了。

  我喜欢当年明月在作品笑谈历史,崇拜今何在文章的天马行空,向往乔一故事里的真实温馨,唯独讨厌小说被循规蹈矩的套路化。

  阿甘正传里有句对话让我感受颇深。

  “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什么意思?我做我自己不行吗?”

  娱乐圈有些新人走进人们视线为了吸引眼球,被披上“小某某”的称呼,某某可能是演艺界的红人,或唱歌的天王,反正博人一看的目的是达到了,可真的是赞扬吗?我总觉得人活着最悲哀的不是忘不了悲伤的回忆,而是永远生活在别人的阴影里。

  几个学生在旁边抽走了青春小说,我走到最后一栏,发誓要是在没我感兴趣的书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出所料,依然是看着标题就猜到内容的书,此时,前面一个的女同学把一本厚书轻放在最后一格的空位上,看样子似乎是来还书的。

  我看眼书名,“弗洛伊德,《梦的解析》……”

  老哥有事没事找我聊心理上的问题,所以我会稍微涉及一点心理学书籍,只是解梦的类型我一直保持怀疑,比如梦到有血就是有财运,梦见牙齿掉落就要生病什么的,这些非科学的说法和个别宗教学说没什么区别,要是真应验就不必没日没夜的操劳,学赵本山老先生做梦得了。

  不过现在,我还真的被个梦困扰很久呢。

  书页有点起卷,应该常被翻,正文的空白处鲜有读者的笔注,字体精巧玲珑,大概是刚才那个女生留下的。

  “咦,还有个书签?”我夹出书中淡紫色的书签,是段小诗,“花开花落未在时,人归去留梦何知,落款,王雅轩……王雅轩?!”

  我情不自禁叫着落款的名字,声音之大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但哪顾得上那么多?

  王雅轩,我该怎么面对你,怎么面对你?

  “哪位?”刚才还书的女生出现在我视线里,我终于看清她的正脸,永远都忘不了的容貌,“是李华同学啊,好久不见啦。”

  对,我是李华同学。

  我蓦然回忆起一个场景,我和她对坐在咖啡店,我们点相同的咖啡,共同的习惯,她拖着下巴忧伤凝视窗外,喃喃说道,“我要走了。”

  “谁把谁亏欠,谁又道谁可怜,倒不如就一面之缘。”

  若曾经真心爱过,不可能完全放下,就像糖衣药片记忆里都是甜蜜,咽下去有多苦涩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这粒慢性毒药逐渐从融入血液到控制整个心门,侵蚀血肉和身上每一个部位,牢牢锁住褪去的温存,侵蚀大脑,把脑海抽干,剩下底层贪念却又最不想记起的那段往事。

  “李华,你怎么了?”

  “……啊,呃,我没事,没事。”

  “哦,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再见。”

  她转身了,丝毫不拖泥带水,正对着那道阳光,越来越远。

  我,在害怕吗?

  “等一下。”

  “嗯?”

  “王雅轩……好久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