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你还是把他放了?”

  “我这是在慢慢折麽他,有他这个筹码,我家才不会受威胁。”

  “我看你是害怕了吧,小福子。”

  “钱柳,我看你比我大叫你声哥,不代表你可以对我满口喷粪。”刘福脸通红地说。

  “丫的!”钱柳抓住刘福衣领像拎鸡把他提起来,“老子出来混社会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吃糖呢?信不信我......”

  “咳咳......谁说自己是来混社会的啊?”

  见到来人,钱柳瞬间没了脾气,立正站好,这个人虽比刘福入伙都晚,却是老大钦点的助手,表现出的实力更不可小觑,至少他没见过哪个人能一拳打穿两个沙袋的。

  _q酷匠-n网Q永“(久2|免费("看0小*:说@.

  “大家都是兄弟,别因为鸡毛琐碎的事伤了和气嘛,”男子不慌不忙走向刘福,刘福仰头看他,仅是一眼再没能挪开,并不是说男子长得多么俊美,相反,除了比较高以外,他的每个地方只能用普通来形容,但把这些普通结合一起,竟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尤其是他那藏在眼镜后的双眼,深邃的让人看一眼就会陷入其中。

  他走到刘福面前,皱眉许久,又瞧瞧钱柳,恍然大悟移到钱柳身前,不好意思说:“如果我混社会的话也会这么说的,嘿嘿嘿嘿。”

  “......”

  大部分大学生在课余时间都会回到不足二十平米的寝室,只要躺在床上很少有人能在半小时内爬起来,这也是为什么大学生普遍体质越来越差的原因,而我亲爱的新室友们,显然对这种生活乐在其中。

  就拿二哥举例,他的手机电脑里存满了电影电视剧,下午没课就开始看片,一部电影得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不可能一直坐着看吧,躺着看累了把手机电脑随手一放,倒头便睡,一个小半天就过去了,醒之后订个餐吃饭打游戏,熄灯后洗漱躺床上,睁眼就是第二天了。

  没意思,没意思透了,除了体重在变之外什么都没变。

  我在床上无聊刷新闻,最近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新闻了,它常常能给我惊喜,同样在潜意识里希望突然有个类似“以未成年刘某为首的暴力团伙”的报道出现,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日我跪在地上喊“我错了”被吐口水的屈辱,公道自在人心,我一直坚信着。

  “南方朝阳城又有留守儿童失踪了……应该还是家人常年不在身边弄的吧,话说,这都十九岁了还能叫留守儿童吗?”

  “说不定就是出去找工作了呢,”老四想了想说。

  “自闭症咋找工作啊,不自杀就不错了,”石磊冷冷说道。

  我对留守的世界并不了解,认为这类人属于重度的自闭症,内心深处拒绝与别人接触沟通,难以相信任何人,亲人长期外出打工,朋友逐渐远离,到成年心智仍像幼稚园儿童般怯生。

  不少家长发现后领孩子去看心理医生,若是康复便全归功于猛灌心灵鸡汤的医生,却不知孩子只是需要家人的关注和关心,至于那些是心灵鸡汤还是心灵鸡屎,你说是汤就是汤,你说是屎就是屎。

  刷了一遍,没有我想看到的新闻,把手机甩在一边,在床上继续无聊。

  很多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实在看不出来可怜至悲的人哪里可恨。

  还是说,现在的人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可怜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