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词具有社交与娱乐的功能,是维持人与人之间相互交流的桥梁,关于词起源于何时也是众说纭纭,从宋代起就有三种说法。”

  一位老学究正声情并茂的讲着诗词鉴赏,身穿青灰色中山装,表情严肃,又乐在其中,黑板上的板书行云流水,在这个键盘侠日益增多的时代,保留灵魂的文字已经越来越少了。

  “呼……呼……”

  然而,讲台下并没有几个人去感受这种艺术,天气这么好,被圈在座位上,谁都听不进去课的。

  前辈曾经告诉我,大学要不拼命学习,要不玩耍享受,我正在遵循前辈的教导。

  “第一,起于隋唐,王灼在《碧鸡漫志》里写道,‘盖隋以来,今之所谓曲子者渐兴,至唐稍盛’。”

  “呼……呼噜……”

  腾飞低声说:“这家伙真狠,第一堂课就睡成这样,真不给老师面子。”

  石磊抬起看半天手机的脑袋,“谁像你一天天精力旺盛啊。”

  “切。”腾飞不再理会,戴上耳机听歌。

  “第二种说法是起于盛唐之际,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词论》中记载:‘乐府,声诗并者,最盛于唐。’最后一种在中唐,《梦溪笔谈》中沈括所写,‘唐人乃以词填入曲中,不复用和声,此格虽云自王涯始,然贞元,元和之间,为之者以多,亦有在涯之前者。”

  “呼噜……呼噜噜……”

  “提问,《碧鸡漫志》的作者是谁?……李华,你来回答一下。”

  “呼……呼……”

  腾飞用力拍我后背,“李华,老师提问你呢。”

  我迷迷糊糊的坐起,嘟囔道,“又要干活了啊,做个好可怕的梦,一个老怪物在抓我。”

  前面的学生都扭过头看我,交头接耳讨论着我是谁。

  “什么老怪物,老师提问你呢。”

  我不情愿地起身,楞楞瞄着前面。

  老学究有些不悦,“你是李华?”

  “嗯,对不起老师,我刚才没听清。”

  “噗!”旁边的腾飞强憋住笑,他戴耳机就是因为老学究的声音太大了,我竟然还说没听清。

  “那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他安若泰山地泯口茶水。

  石磊低声提醒道,“王灼,王灼。”

  我认真点头回答道,“忘了。”

  “……”石磊傻了。

  “……”腾飞也傻了。

  老怪物,不,老学究拧紧眉头,像在思考回味什么,然后轻摆手,“嗯,对,是王灼,以后好好听课,请坐。”

  “……我……靠,这也可以。”

  我没理他,估计老学究喝茶喝入迷了忘记他还在上课。换个舒服的姿势重新约周公,昨天想事情想到半夜,好不容易快睡着了,又被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震得心颤,一晚上没消停。

  时隔三日再次回到学校,见了新的导员,决定正式上课,虽然学校允许我可以选择性出勤,但老哥费劲口舌劝我回学校,怎么也得给学校点面子是不是。

  酷#匠网正y版AS首1r发?

  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没人再问,我也不想再提,这个年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管别人事不如顾自己的事,别到最后自己什么都没办好,还落个多管闲事的名声。

  在睡梦中两个小时眨眼过去,一晃到了中午,老学究刚说完下课,学生们迅速收拾完书包冲出教室,生怕抢不到食堂的位置,我半梦半醒的被挤在后面。

  这时,我看见排在身后的老学究,正笑容和蔼地打着电话,而且用的还是苹果手机。

  “老婆子,我下课了,哎,我给你说,今天茶泡得真不错,什么,楚楚回来了?我马上回去,马上回去。”

  这老怪物,真可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