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等身体完全恢复,我叫上文洛谅,让他带我去那个停车场。

  “你不用去上课吗?”他依然穿件洗得发白的蓝色运动衫,头发长长的,刘海遮住眉毛,眼睛微眯,呵欠连天,昨天应该没少干活。

  “不用,导员都打好招呼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第一次上课才算正式返校,出勤也没有限制,学校还是有人性化的一面的。”

  “真好啊,我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他不满道,“请个假老张警告都省了,直接扣下我这个月的满勤奖,怎么说也没用。”

  老张就是我们老板,当初救十多岁文洛谅的老男人,年轻时离过一次婚,之后再无婚嫁,无儿无女,文洛谅就像他的孩子一样。

  至于我们的满勤奖,跟别的餐饮店不同,一般饭店满勤奖是发奖金,加个一百块钱啊什么的,但我们呢,奖励你睡觉,随意选客房住一晚,不计人数。

  他当酒店为家,希望我们在这里感受家的感觉。

  不过到我们嘴里就变了味。

  这种奖对天天住在酒店的文洛谅来说一点诱惑都没有。

  如我所料,停车场不在市区,窗外一片荒凉,司机骂着发牢骚。

  我奇怪地问,“为什么这地方就没人开发呢?”

  “开发个屁!”司机一脸不屑,“H市换了几个市长,每个市长都在想自己那点事儿,一届市长开发一个地方,最后哪都没整明白,到头来开发什么了,全开在楼上了,我就不明白,老百姓的钱赚得那么踏实吗?砍树除草也要建房子,雾霾怎么来的,不就是这么弄得吗?”

  我翻个白眼,雾霾可跟房子多少没啥关系,倒是跟车的多少有关系。

  文洛谅应和道,“是啊,不怪北方人你追我赶得去南方,空气都能害死人。”

  “前几天我看新闻说老外不管有没有钱,只要没有公务能坐公交地铁就不开车,再瞅瞅咱们,自己家有车当是好事似的,一天堵成啥样不说,连停车都找不着地方。”

  我撇嘴心想,说了半天不也是觉得私家车多耽误赚钱吗?外国肯拿钱研究未知领域,发展科学,华夏人则用钱买地皮、卖房子、开饭店等方式让钱滚钱,人多见识少果不其然。

  “哈哈,说得没错。”

  文洛谅打个哈哈结束这个无聊的话题,一路再无话,我打开手机地图定个位想查查区街,结果它告诉我这里是H市内。

  要你何用。

  我不禁悲哀,生活了二十年的城市竟然认不全地理位置,转眼一想京城那帮北漂人群活一辈子都难以挤进高权富贵的圈子顿时豁然开朗。

  世界上有两句亘古不变的哲言,一句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另一句就是生活没有绝对的公平。

  人的出生是不公平的,环境是不公平的,接受的教育也是不公平的,你就算上了北大清华,当年级第一乃至全校第一,你的亲朋的想法也只停留在上好大学有好出路罢了。

  与此同时,同龄人中个别人已经在家庭帮助下走进公司,走不同的路,见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归根结底,他们在你还沉浸在自己分数多么高的时候,就已经腰缠万贯了。

  '.看x\正版章}节0B上l酷/A匠N.网

  有些位置,不是靠拼命努力就能达到,总想着比较,把毕生的遗憾和梦想托付给下一代,下一代继续给下一代,自己做不到的事让后辈做,凭什么?后辈不敢违背,顺从去做,最后,成为了跟前辈一样的人,什么都改变不了,什么都后悔。

  人自强则国富强,人重利则国重利。

  “我们到了,”文洛谅指着前面说。

  我顺着方向望去,沉默不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