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诚被抓后,刘福也失踪了,据老师同学说,刘福平时不愿跟人交流,成绩优异,听话老实,没想到这一闹把一个孩子的前途也毁了。”

  回忆哥哥跟我说过关于刘福的话,对他感到悲哀,但也仅仅是悲哀,让我可怜一个害我家人还要害我的人,不好意思,我没那么博爱。

  刘福“哼”了一声,“李华,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自信来挑战我?”

  我没好气的回答,“可能我今天用的是飘柔吧。”

  同学,你这句话从哪学的,明明是你们把我绑来的好吧,大半夜的不回家洗洗睡觉挑战个毛线啊,你当你是七个葫芦娃大战蝎子精手下蜈蚣精养的蜘蛛不小心咬的彼得·本杰明·帕克啊。

  “飘柔?”

  “……”最怕就是跟没有幽默细胞的人讲笑话,感觉自己像个白痴,来来来,快过来我要打十个……我天,怎么真过来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在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地下车库里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的大战,由于本库场面很黄很暴力所以回复后才能查看。

  我躲在一个柱子后面努力调整呼吸,还好晚上灯光不足,加上这里面积大很难被十几号人抓到,拖延一时半会儿不成问题,不过话说这个停车场到底有多么偏僻,一共才停了五六辆车。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恐怖停车场吧,从地底下钻出一堆黑不拉几绿不拉几红不拉几的丧尸集体跳丧尸舞,扑到人们身上,被伤到的人类都会感染异化成丧尸,一时间全球陷入了生化危机……

  “啪……”一只纤细的的手落在我肩膀上,此时此刻,什么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天朝城管兵长都在心里默念一遍,我颤颤转过头,窜到眼睛里的是一个长发遮面的脑袋,他面色苍白,双眼渗透的血丝呆萌的看着我。

  我故作镇定说,“你好,久仰大名,我是人类,人类的人,人类的类,哈哈……哈……救命啊!!”

  “啊!”

  “喂,你跟着我喊什么?”

  “被你吓的啊!”

  “对不起钱哥,是我没处理好,打扰你休息了。”刘福重新把我绑上,打个死结,冲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赔笑道。

  “福子,不是哥哥说你,”钱哥翘起小拇指慢悠悠的说,“咱都是给老大办事,不同支不同系,自己忙活自己的,井水不犯河水,只是,你的东西惹到我了,那我就得掺和掺和了,你说呢?”

  明明是你不男不女的先吓我的好不好,你说谁是东西啊,有种把我松开跟我大战三百个回合。

  《最Q》新章V‘节上:z酷m)匠网

  钱哥托起我下巴,那双诡异的眼睛刮在脸上不禁汗毛发直,“咦,你这位朋友好像对我有些意见。”

  “没,没……你误会了哥,”我连忙摇头解释,“我是好奇,大哥你这金链子真粗真亮,请问哪买的?”

  钱哥动了,托我下巴的那只手握拳挥向我,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纤细的手,怎么看都不像下重手的样子,打工那段日子我常锻炼,硬挡估计也不会很痛,我闭上眼睛准备接下这跟挠痒痒似的力度。

  当身体和拳头接触的一瞬间,我意识到我错了,这真的是娘娘腔的拳头吗,怎么感觉是一个铅块撞在身上?

  我不甘心的歪在地上忍不住发抖,胃里不断翻腾,想到刚才的豪言壮语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哪是电视上被套上主角光环的主人公吓倒的软脚虾。

  钱哥起身点根烟,甩灭火,深吸一口,用一成不变的阴柔语气,冷冷说道:“既然做了,就要把命赌上,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就别藐视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