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做梦了?

  还是,我本来就是在梦里……

  被黑布蒙住双眼,没做过多的挣扎,不知道是我反应太慢还是根本不想反抗,记得曾经有一句话:如果一段难以抗拒的苦难降临在你身上,唯一能做的,就是去享受。生活里不是像一些人说的命运决定一切,也不是人为能改变命运,总想着制定遵循计划和改变什么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活着的意义,价值观都是畸形的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当然,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我真的好害怕啊!……谁敢笑,笑什么笑,再笑揍你哦……好吧,我现在也动不了……

  两边都坐着人应该是辆面包车,双手被绳子紧捆,眼睛也被蒙得死死的,浑身上下只剩脚还能动弹,身上完全感觉不到手机钱包钥匙的存在,怎么看都不像是恶作剧,唉,怎么小说电视里才会出现的情节让我碰上了。

  正在我幻想自己在危险中突变觉醒领悟绝世武功,冲破世俗的枷锁,惩妖除魔,受世人膜拜,赢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车开始晃动起来,似乎开上了山路,我靠,这些人不会是人贩子吧,不对啊,人贩子的话也没必要绑架一个成年男子啊,直接拿肾走不就得了,还是说,我是某个土豪高官的私生子,现在带我回家给我正名?我就说像我这么帅的人注定不是凡人……呕…………

  “哎哎,快拿纸来,这小子吐车上了,他晕车啊。”

  “这味儿,真恶心,快开窗户。”

  “……”嘿嘿,遭报应了吧,我就说我这么帅气的人……呕……你们才晕车,全家都晕车,你他妹的喝完酒再这么颠几下试试。

  扎啤的酒劲和颠簸的晃动不断冲击身体里的每个神经,不知不觉占据了紧张感,乏力的双眼挣扎几下竟再无法分开,昏昏睡去。

  恍惚中听见他们在说话。

  “钱哥,这小子好像睡着了。”左边一个声音传来。

  “被绑了都能睡着,用不用弄他起来?”前处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问。

  “老大说不用,等到地方交给福子解决。”

  “好吧,真搞不懂老大……”

  梦里,我隐约走到一个温暖的地方,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刺眼到只能看到前面有个人影,我好奇向前,快接近时,却发现那个人影旁涌出一大团黑影把我撞倒在地,狠狠把我拖走,好不容易用力打散那些影子,谁料那个人影只剩下一个黑点,渐趋消失,我连忙抬腿去追。

  突然,眼前的场景逐渐清晰,一个墓园里,我正站在一个碑前,似乎在说什么,可怎么都听不清说的内容,远处还跟着一男一女,不见面容。

  我用尽全力把所有魂力查克拉斗气都集中在耳朵上总算是听到了说话声。

  @最`新‘章0`节上《酷√√匠网

  “喂,到地方了,起床啦,靠,忘了,我跟他客气什么,”摇晃几下后顿时觉得身体轻了许多,一种飞一般的感觉,然而这种感觉不到三秒钟便开始急剧下降,随即全身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们大爷的!

  扔我可以,但别脸朝下啊。

  “福子,人给你带来了。”阴阳怪气的家伙说道。

  安静了一会儿,深处传来脚步声,声音很杂,人好像很多,稍微松懈的心又瞬间紧绷起来。

  “谢了钱哥,剩下的交给福子就行,没事的话就让兄弟们回去休息吧。”

  这嗓音,分明就是一个小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