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请进。”

  我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份半个多月前的报纸,径直走到导员对面坐下,“导员,我回来了。”

  Y酷匠9&网4永M久vt免费。4看小T‘说

  “是李华啊,坐吧……额……”她抬头惊奇看我一眼,马上回过神,问道:“家里怎么样了?”

  “没事,还好,”我给她一个不明确的万能答案。

  “哦,没事就好,这样你也能放下心了,那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我没说话,把手里的报纸翻到一页,平铺在桌子上,她瞟了一眼标题,脸色大变,“李华,我们都知道事情不是报纸上说得那样。”

  我摇头打断她,从看到上面的报道时我心里就已经凉了半截,至于她口中的“我们”都是谁,不是“那样”又是哪样,我没兴趣了解,淡淡的说,“老师,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其实在我高中选文科的时候,就想好了大学报什么专业,文科能选得专业面很窄,归结来说可分为语言、经济和管理三类,语言对我而言太过枯燥,学管理……我连自己都没管理明白怎么管理别人?

  所以,我报的每个学校的每个专业都是经济类的,最后,当然如愿以偿的被调剂进了师范的管理专业。

  尽管我再无所谓看到专业的分数线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落,毕竟曾经也为了这个方向努力过。

  有些事我们明知道抵抗不了却依然要做出选择,就像出生到现在没有任何人能决定自己叫什么一样,但是,如果兴趣和爱好都会跟成绩挂钩的话,那么人格和德行会不会跟金钱对等呢?

  走在校园里,满园的丁香花的清香直往鼻子里钻,路旁绽放的鲜花吸引来许多不知名的昆虫,满地散落着似白雪一样的柳絮,踩上去又调皮的弹起,一阵风吹过,燕子自由地翱翔在空中,划在地上一道一道的黑影,一处教学楼的天花板上筑着几个麻雀的小巢,不时能听见里面传出雏鸟的叫声。

  穿过两条街,几伙男生女生商量着一会儿去哪玩耍,还有公然秀恩爱的情侣走在中央搂搂抱抱,偶尔也会有零星学霸模样的学生捧着书匆忙走进图书馆。

  踏入大学之前,我一直以为大学生活和电视上的青春影视作品差不多,可真正成为大学生时我才明白,谁的青春一定要谈恋爱,谁谈恋爱没事会受那么多阻碍,隔三差五来个小忧伤闹次分手的,你是初中生吗?你以为观众都吃脑残片了,来看这些百拍不厌的五毛钱青春电影啊?

  那么问题来了,有多少人的青春打过胎?

  导演编剧们,这是学校,不是不是红灯区,再懵懂也不至于什么都好奇。

  网络作者们,这是校园,不是校园黑社会,别没事就组个团血拼传播你那受人鄙视的思想了,总拿黑社会说事的人,跟盲流有什么区别。

  拜托,别再践踏青春了。

  我漫不经心的走进公寓,刚要上楼险些被撞倒,三三两两赤膊上身的雄性青年生物吼叫着奔跑在楼道里,清晰的听到有人在大声喊“我终于晋级铂金了”什么的,感觉就仿佛是一群褪了毛的狒狒。

  登上五楼,摸出兜里的钥匙,标签上写着“520”的字样。

  啧,找个寝室还要虐单身狗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