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悲哀并不是没有钱,而是在于金钱已经成为他生活的全部,没有温暖,没有人情味,更没有人文关怀,剩下的只有人与人之间的算计和揣度。

  此时此刻,我发现身居高楼的富贵人家竟然还不如这些生活底层的人富有,那是思想的贫穷,也是人性的缺失,而我,正迈进这样的队伍里。

  我不会知道,这个看似被迫的决定后来引发起了怎样的连锁效应。

  ?◎酷$匠j网*#唯一y正g版mQ,其WN他Y都是|s盗…版

  再次上车,已经没有聊天看风景的心情,眼前的和记忆里的一切都乱成一团,现在的状态怎么见老爸?

  “去学校。”我低声说,看也没看老哥。

  我不喜欢学习,从小学成绩就处于中间的位置,也没觉得什么地方不好,进入初中我常思考一个问题,这些书本知识对我的未来究竟有什么用?我以后的生活是能用上物理还是化学?工作时我是会用三角函数还是平面几何?

  原来看过一句话:如果你始终往你想去的那个方向努力,那你一定会成功,可惜现在的孩子都是强迫式的向一个方向拥挤。

  很多人上了十二年学到最后除了上大学都不知道自己未来想干什么,其实不是他们没有想法,而是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么回事,老师教的永远只有书本,忽视了人最纯粹的感知,况且在披着素质教育外衣的应试教育下,谁又能学到什么升华自身的知识?某某重本校生因嫉妒投毒,因被歧视杀人,如此重利的当下,难道这不是我们最应该要关注的地方吗?反而有的人还在用尽方法提高分数,毕业的以感谢室友这多年不杀之恩来开玩笑,多么可悲的笑话!

  可能时间倒流十年二十年,考试成绩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但是现在,成绩能决定的只有成就感或是虚荣心,这种畸形的制度究竟何时才能有所制止。

  我漫不经心的跟老哥打声招呼后下车,大学,与其说是小社会,不如说是从小监狱走进的大监狱。

  “李……华?”

  一个女生不确定得叫我一声,我礼貌性打个招呼,“好久不见。”

  “是挺久了,我以为我认错了呢,哈哈……”她笑两声,“怎么,终于想明白了,不再逃课了?”

  “是啊,”我在心里花三道黑线,这哥们儿还真把我说的话当真了。

  她叫秦琁,看到她名字的人都以为她叫秦璇,但其实她叫秦qiong,当然,不是那个关公战秦琼的秦琼,据说她父母原本是想给她起名叫秦璇的,不过她父亲写字的时候一连笔把中间的“方”给忘了,后来登上户口时才发现,想改却觉得麻烦,又听说琁既能当琼用,还能当璇用,就不再提改名的事,于是,秦琁就诞生了。

  秦琁也没给这个名将的名字丢脸,从小就是十几个孩子中的孩子王,性格直率,思想单纯,估计是基因好,长相一点都不亚于整容成功后的女明星,在学校里有许多人追她,结果最后都跟她成了兄弟……这话真是怪怪的。

  身边也有人说过她虚伪,但时间长我发现,要是性格能装一辈子,那就不是装,这样心宽的人想不跟她当朋友都难。

  我临走时不想告诉别人离开的原因,包括室友也不知道,所以我编个连小孩都能拆穿的假话。

  “世界这么大,不应该荒废这样的时光,我要去看看。”我沉沉的说。

  她竟然没听出来,是不是我当时的表情太过正经了。

  “哈……哈……我觉得世界好像太大有点走不完,所以就回来了。”

  “哦哦,”她略懂点点头,“回来就好,没事,别太伤心,都会过去的。”

  “嗯,我已经好多了……等等,什么过不过去的?”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秦琁眨两下眼睛,“就是你家里的事啊,你还不知道?……不对,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家里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所有人都知道啊,好啦,我明白的,每个人都会犯错,我相信大家都会原谅你的。”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她皱眉道,“你真的不知道?报纸都写了,是采访一个叫刘某的男生,标题叫因为一个事故毁掉一个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