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呢?他们就离婚了?”我认真听完每个细节后问,那个年代的人随时随地都在抑制自己,渴望着未来,迷茫于现在,所以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心中另个自己就会跑出来作祟,如果我生在当初,恐怕还不如当初的人。

  回想现在的孩子,一有时间就拿出手机、平板,打开电视、电脑,刷着偶像剧真人秀、网游,吃着家里的饭菜幻想去外面狐朋狗友胡吃海塞,然后趾高气昂的说自己生活的不快乐,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们安逸的明天,是无数人辛苦的昨天,他们希望你们得到新生,而你们却在偷生。

  “嗯,”警官打量我一眼点点头转回头跟叔叔说,“离婚后刘诚整日沉浸在赌博中无法自拔,后来干脆就夜不归家,欠了一屁股债,债主通过各种渠道找上他们家催债,结果,把刘诚的母亲气进了医院,刘诚为此改过自新,尝试许多工作,还完债又供刘福上学,一直到现在,但他妻子再也没回去。”

  出派出所,我沉默着跟在叔叔后面,有种说不出口的感受,放在平时,像刘诚这种人我会尊重他,虽然犯错,但肯改错,可联系到老爸的事上,我对他又无比厌恶。

  缓慢走在路上,偶尔能看到正在建楼的工程队,本就缺乏绿化的H市显得更加尘土飞扬,雾霾不断的加重,人们依然与大自然对抗。

  走心的看完《穹顶之下》,用心的追求金钱至上。

  .}更◎.新Z最…快x上A酷匠y网o

  可是,谁又不是这样,看到眼前的利益就去握住,没有人在乎身边人什么感受,也不会想远处有什么好的地方,未来,太虚渺了。

  “是不是觉得他们挺可怜的?”叔叔突然停下问我。

  我不由自主的点下头,惊了一下,又拼命的摇头。

  “我也感觉他们不容易,”他意味深长的说,像是思考着什么,“但有的时候,容不得我们考虑别人,尤其是伤害我们的人,他们犯的错,凭什么被害的是我们?”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我脱口而出道。

  “两全其美?”叔叔紧皱起眉,声音高了几度怒道,“李华,这是你该说的话吗?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是你爸,是你亲爸!还不知道多少钱能让他醒过来,你还在这儿说什么两全其美!”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用尽全力喊着,“我当然知道受伤的是我爸,这些天是什么心情熬过来的我比谁都清楚,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但是,法律会制裁他的不是吗?那样的家庭,怎么可能拿出赔偿?”

  “拿不出就让他妈还,还不完就让他儿子还。”

  “他妈有什么错,他儿子有什么错?自己造的孽留下的遗憾凭什么让后代来承担?我受够了……我受够了!”我哭着发泄憋在心里的绝望,我只是个普通人,只想当个普通人,为什么这个也要忍着,那个也要受着?你们说的都是对的那就自己去做好了。

  “够了!”他重重把我推开,“真没想到你这么不孝顺,一个人的品德都不好还上什么大学,不拿赔偿就趁早找个地方打工赚钱吧。”

  我悲哀苦笑,原来从出生就有一种错误注定,不管怎么做都避不开的魔障,它叫,不听话。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