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灰色的记忆

  “叫什么名字?”

  “刘诚。”

  “开多少年了?”

  “十三四年了。”

  “这么长时间还会疲劳驾驶?”

  “对不起,警察同志,前一天晚上是我儿子生日,我睡得晚醒得早……”

  “停,”警察打断他,“先不说你疲劳驾驶,你不知道你这是非法营运吗?”

  “A酷《匠网正~D版J‘首发8p

  中年人像受到惊吓一样,浑身颤抖,“不可能,不可能的啊……”

  我在屏幕上看这一幕,对他又恨又无奈,我从不相信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不觉得有因必有果,只认为是一个无知的人无意的举动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

  老爸昏迷后,一切都是叔叔在处理,我就这么默默地跟着,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做,逃避每一天,就算不逃避我也不知道一个刚刚享受自由的大学生怎么面对。

  小时候,家人总会说我傻,说我太善良不懂得为自己考虑,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善良并没有什么不对。

  翻了翻薄薄的册子,上面记载关于刘诚的生活和家庭,他原来是在J市小县城下的一个小村里,没上完小学就辍学了,十七岁便和同村玩到大的十六岁女孩无证结婚,那个岁数对结婚的理解只是单纯的以为以后可以天天在一起玩,剩下的就是看家人称各种粮食组成的“彩礼钱”。

  十八岁,刘诚迎来自己的成人礼,同时也迎来一个消息,自己也当爸爸了,对他来说既兴奋又惆怅,孩子,怎么养?

  于是,他决定迈进廉价劳动力的大军。

  一个刚成年未曾进过城的小伙子,踏入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所有新鲜事物都能勾起他没有任何防备的好奇心,甚至忘了他是为什么出来的。

  不出所料,第一天回家,不仅没找到工作,还花光了身上本就不多的钱。

  看着妻子营养不良的模样,刘诚心里阵阵酸楚,暗自发誓要赚到很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不能上孩子出生就自卑。

  两年后。

  “媳妇,我干活去了。”

  “嗯,早点回来,我跟阿福在家等你。”

  刘诚用了两年时间从为别人打工摇身变成管理十多人打工的工头,小挣些钱,还在H市盖了房,把妻儿和老母亲接过去。

  他给儿子起名叫刘福,译为留住福气和幸福,小孩子胖嘟嘟的,甚是可爱。

  一家人虽不富有,却很知足。

  “撤工了,撤工了,”刘诚甩下汗水喊着,恨不得马上回家陪孩子,“今天就到这儿,领完钱回去好好歇着,明天别玩咯。”

  “好嘞!”男人们飞快跑下来拿走自己那份工资。

  这时,一个跟他岁数差不多刚来几天的青年凑进人堆嬉笑道,“刘老大,你一会儿干啥去啊?”

  “当然回家陪老婆孩子呗,还能干啥。”

  “这才几点就回家啊?要不咱一块儿去打打牌怎么样?”

  一听到打牌,其他人也热闹起来,吵着要去玩玩。

  刘诚连连摆手,“不去不去,我又不会,就不去凑热闹了,要去你们去吧。”

  “哎呀,这多简单,我教你,就玩几把,不耽误,行不行。”

  刘诚心想,自己天天冷个脸管他们干活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而且累了一整天玩会儿应该没什么问题,就跟他们走。

  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到了一个偏僻的胡同,围了一圈小矮房像个院子,隐约能听到吵闹声,异常激烈。

  “这是哪儿啊?”有点经历的刘诚打起退堂鼓,想转身离开。

  “到了,大家都跟我来,”青年轻车熟路到一扇门前,推开走进,坏笑说道,“刘老大,请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