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走?”文洛谅问。

  “我不知道。”

  刚才哥哥告诉我老爸已经有了意识,虽然还没清醒但也是时间问题,我想回到原来轻松的心态,却终究觉得自己没法面对现在的生活。

  有人告诉我,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充满阳光。

  可是阳光多了,人会黑的,心里阳光多了,心也会黑的。

  “回去吧,”文洛谅说,“你年纪还小,总不能一辈子留在这种地方,你爸妈也不希望你这样。”

  “要是他们还有希望的话,我也不至于对生活失去方向了,”我低声说着,原来我对生活的理解是生下来就得好好活着,而现在,我觉得生活是生下来只能活着,至于好与坏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改变。

  “我先离开一阵子,解决一些事,”我背对着要开口的文洛谅,“留好我的东西哦,我还会回来的,外面太复杂。”

  H市三月中旬的天还带着寒气,地上残留几块积雪,路上行人穿着长袖衫匆忙走过,只有极少数女子换上了半袖短裙,露出皮包骨似的腿,看得都直冒凉气。

  我望着车窗外,感觉每条街都久违。

  “怎么了,不认识了?”开车的哥哥瞄我一眼笑着。

  “没,太长时间没仔细看过外面,有点不习惯。”我说。

  “离开家得两个月了吧?”

  我不假思索答道,“嗯,差六天刚好。”

  “最近去看你爸了吗?”

  “上周去了,跟原来没什么变化,算了,不说这个,他家人又找过我妈吗?”

  “找过一次,你妈说全权交给你处理。”

  6酷“匠,网永“,久免$l费;(看Ru小说

  “哦。”

  他见我没想说话的意思,便按下车载CD的开关,天后宛如仙语的声音缓缓道来,那是哥哥最喜欢的《流年》: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你在我旁边,只打了个照面,五月的晴天,闪了电。

  …………………………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一曲终,哥哥调小声音,问道,“最近还写歌词吗?”

  “有一阵子没写了,事太多,再说我现在的心态也不适合写东西,可能以后都不会写了。”

  “……其实,我每次看你都准备了各种安慰的说词,但好像没什么用,从小到大,我就没听你说过自己什么时候受了什么委屈,哪怕是忍不住流泪也不说为什么,然后把自己变得适应环境,你不累吗?”

  车不断转弯到一个个路口,穿过不同的场景形形色色的人,嘴一闭一合,面露各种表情,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

  我沉默半天,说:“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