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四号星期六,今天跟往常一样,一如既往的没方向……”

  连续三天都是同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记日记,记得最后一次写日记是两年前,上面只有三个字。

  “她走了”

  当时是个什么心情写下这句话的,是在吃红烧牛肉还是老坛酸菜呢?我自嘲式笑笑,似乎早就忘了之前真正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独处久了,寂寞什么的,再平常不过了。

  其实,最令人悲哀的并不是希望得到理解的人不被理解,而是度过种种经历逐渐伪装成不需要理解的人,你笑得自然,闹得自然,搞怪得自然,唯独你自己不自然。

  我合上日记本,刚要换掉台灯感觉身边有细微的娇喘声,一偏头一张大脸出现在眼前,在暗黄色台灯的照射下看着差点叫出来。

  “你吓死我了,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出来演行尸走肉啊?”

  “呼,”文洛谅吐口烟,“你才是,都十二点了还不睡明天准备闹鬼啊?写情书呐?这么一会儿才憋三个字,她走了?嗯……生动形象,情感丰富……”

  “写你妹!”我抄起本子就冲他头来一下,“这是日记,以后不经我允许别偷看我东西,还有,再冒出来时出点动静,一个劲儿的娇喘我以为你思春了。”

  “……我打算明天就告诉所有人你半夜写情书。”

  “……谅哥……”

  “……”

  我把笔记本收起来躺在地铺上,双手交叉托着脑袋,看他还在抽烟,没有睡觉的意思,“文洛谅,你谈过恋爱吗?”

  ☆更新Q最f快}r上E@酷Jn匠&◎网

  “谈过。”

  “几次?”

  “一次。”

  “几天?”

  “每天。”

  “正经点。”

  “很正经,”他把烟掐了,“早上恋爱,中午热恋,晚上厌烦,只要能度过厌烦期就能走很久,度不过那每天都是过去时。”

  “那你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感情为基础还是性格适合为基础呢?”我歪着头问道。

  “以想在一起为基础。”

  这家伙就不会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吗,我刚要反驳他又说道,“如果只是为了不想寂寞,那跟谁在一起都会很快乐。”

  听后我久久不能平静,“交往很久的人最后维持他们的是不是只剩习惯了呢……”

  “不,是爱。”

  “那在热恋中每时每刻都要聊天的不是爱么?”

  “他们只是享受爱的感觉而已,人不重要。”

  “是吗?”我纠结了半天,“我怎么觉得前提你得对一个人有感觉才行,不然要怎么才能享受这个感觉呢。”

  文洛谅想了想,说道,“啊,我觉得当然是感情为基础才能在一起啊。”

  喂,你反射弧到底是有多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