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比物得扔,人比人得死。

  叔叔家的哥哥是京城大学心理系研究生,长相学历都出类拔萃,跟他相比我就是个矮穷*,不过我俩从小关系就很要好,不会因为身份地位就改变对谁看法,硕士读完后,去韩国深造了半年觉得不自在,于是回家在市里开个心理咨询室,一直没听他说过有谁去过,倒落个清闲,经常来酒店看我。

  这个大陆的人都生病了,他总这么说,虽然除了亚健康我实在看不出别的毛病。

  “看来你梦到不得了的东西了,”老哥默默听我简洁说完一遍,“我好奇的是你睡了几天啊?”

  “……我不说了吗,就是正常睡觉啊。”

  “谁正常睡觉舔别人脚啊?”

  “这个梗可不可以不提啊,还有是亲不是舔,不对,这不是重点,”我咳嗽两声,正色问道,“哥,你说,有没有那种可能,以前也发生过的,就是特别真实的梦里一个场景在未来什么时候突然就发生了?”

  “可能性倒是有,但我实话实说,你说的那种可能性还不如连续中十次五百万彩票的几率大。”

  这话跟不可能有什么区别吗……

  “不过,”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发生可能性的前提就是和现实生活中会出现的事物有联系,包括人与事,在我们认知范围内的,才会有人感觉到某个时间段发生的事跟梦里一模一样,本来可能性就小,一天一模一样都不可能,更别说是一年了,况且梦这种现象几乎每天都会有,很快就会被忘记,你还记得你都梦到谁了吗?”

  “记得,李华,刘德华,马德华,张春华……”

  “…………”

  虽然早知道不可能,可是当老哥亲口告诉我时心里还是有点失落,我向来不信超自然的东西,要是美梦能成真,那谁都不需要努力奋斗,学习本山大叔吃点安眠药天天躺床上做梦就好了。

  “算啦,我就是随口一问,”我给他倒杯开水,“最近生意怎么样?”

  “我哪有什么生意,心里咨询在华夏完全是两极分化,赚钱的特别赚钱,不赚钱的连肚子都填不饱,还不如你的工作。”

  这话要不是老哥跟我说,我都会认为对方谦虚过度,一个重本研究生说自己不如酒店服务生,说出去谁相信?

  华夏人有个不成文的传统,不管你有多大的能力潜力,前提你得有学历,因此才会有宁愿头破血流也要挤独木桥的场面,年年都有为了高考亲人下跪,为了不耽误考生,家里有人生病去世合伙相瞒。

  如果所谓美好的未来必须要牺牲什么的话,那么不好意思,这种未来我宁可不要。

  我想了半天,问出我最想问又不好意思问的问题,“家里人,都怎么样了。”

  “他们很好,就是让我替来办件事。”

  “什么事?”

  Th看^正2版.章O…节上,酷匠;网K

  “把你带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