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臭小子,又在偷懒。”

  “别揪,,疼,,我错了师傅,真的。”师傅的个子不大,揪耳朵却钻心疼。

  “程器啊,你真是不成器!”师傅拍了拍我的脑袋,转身一屁股躺到草堆里。

  你自己还不是在偷懒!如果不是师傅的内力,我已经把跟前的石头扣到他肥胖的五官上去,砸他个稀巴烂。确实,师傅的武功在乌宁镇算是数一数二,不然我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听师母说师傅早年是做生意的,而且还挺不错,在乌宁一带小有名气,不过事业肯定败了,不然也不会沦落到山贼的地步。

  不一会,这肥猪响起了呼噜。我在他丑陋的睡相前吐了吐舌头,也钻进了灌木叶子里。

  6看s正版E章…节上酷R匠vP网!

  也不知多久,只感觉一巴掌打到我脸上。我起来正要骂,师傅却捂住我的嘴,扣我满嘴泥。

  “来活了。”

  我听罢,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果然,泥巴路远处扬起一片红色的尘土。

  这条路师傅选的好,是通往县城的小路,既偏僻又隐蔽,商人和官兵都喜欢走这里,前者是为了省盘缠,后者是为了隐蔽。师傅做过生意,这条路不能不明白。我们在这里埋下坑,只要中了,没有不倒的。但也有贼道上的,发觉不对劲,这次活就泡汤了。

  一队人马接近了。不是兵。看衣着,也和常人没什么不同。只是马车马背上挂满了沉重的物品,全是货。

  我看了看师傅,他好像也明白我的疑问,“卖倒斗货的。”师傅淡淡一笑,“看样子还不少。”

  既然是卖倒斗货的,自然只敢走小路。死人的东西之前我和师傅见过不少,但这么多还是头一次见。

  队伍不大,大概四五人罢,两人骑马上,其中一人带着斗笠,压低遮住眼睛,旁边一个人牵着马往前走,另外两个人腰上各挂着一把弯刀。几个人身上清一色的棕边白衣。

  马儿被压地直喘气。队伍一点一点过来。

  我和师傅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弯下腰去。这活我也跟着师傅干了三年了,里面的套路我心里都明白。说起来也简单,其实就是让别人中我们的套,然后我们再趁机收割。但是哪来这么简单?十次活能成的不过三次。每次不是机关没动就是被识破或逃跑成功,这一行也越做越难。

  马蹄声从远处慢慢地踏过来。塔拉一声,马的嘶吼声和哀嚎声随之响起。事成了。

  师傅从草丛中抽出来一把砍刀,却丢给我一把板斧。还是豁的。他嘿嘿一笑,一翻身就跳出去了。虽然不爽,但我也跟着蹦出去。

  蹦出去我就后悔了,师傅那个位置比较平,踩上去还好,我这里跳就像踩上钉板,石头硌脚,再加上路不平,我栽了几圈摔倒地上。

  那几个人倒不慌不忙,从车底,箱子中抽出来几把雕花剑,很从容地架在肩膀上。

  一般的人遇到打劫怎么说也得紧张一下吧,这种反应我还是头一次见。

  我看了一眼师傅,他却没有我这样的疑惑,而是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那个斗笠男人。

  “怎么,大名鼎鼎的青花帮也不得不卖倒斗货了?”师傅笑了笑。

  “程三斗,你说话给老子注意点。还不是混成了个山贼?”斗笠男人压低嗓音,我能深深感受到他的杀气。

  青花帮?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乌宁势力最大的帮会,自然是富的流油,手下的奇人侠客自然也多。估计是最近手头紧,才做了这来财快,效率高的活。官府都不敢得罪的帮会,这次被我们截了。完了。

  我本能看向师傅,他豆大的汗珠从脸颊划下。他应该心里也没底,正在嘀咕怎么圆场。

  师傅也看我了一眼,好像明白了我心里的害怕和紧张。

  “做了就做了,哪能回头。”师傅深吸一口气,斗笠男子不禁握紧了剑。

  “程器,上!”师傅拎起大刀飞速冲向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