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阿三,别管他。让他撒撒野,不知我平时怎么教他的"。

  刚想踏出门的陈霆,却停住了。眼睛却开始朦胧,门前大树似乎变模糊不少,而手中的拳头握的更紧。

  阿三似乎查明了这细微的变化,"陈霆,听我说,你现在先别转过来,你好好听你父亲将话讲完,好吗"?

  陈霆却如是重负的放下的他手中的箱子,"砰"。"有什么话,你就快说,说完了,我也就要走了"。陈霆说的话如刀子一般,这样的冰冷,变得毫无人情味。

  "知道你在想什么,亲情还是难变的。你现在对我的误会,以后你就会明白的,而我..."等一下,误会?这就是你作为父亲的误会?你的手沾满的母亲的血,你知道吗?你现在又跟我说是误会"?

  "你知道父亲,父亲不会和你解释什么。而你不应该再插手这事了,你听我一句劝,迟终对你是好的"。

  "是吗,我不知道当初下世,找了你这样一个父亲?母亲的血,我可不愿意白流"。

  "是啊,陈霆你就听你父亲的劝吧,这趟水我巴不得跳出去,是怕你淹到自己了"。

  "哦?我可宁愿跳下去,怎可能有这样一个父亲"。

  "你..."砰"陈霆头也再没回去,因为他已经知道,说话的,只不过是一段播音罢了。至于阿三,还有很多东西没搞明白。

  "阿三,他已经知道我并不在这了,而你再帮我最后的忙,好吗"?

  "老头,你到底有完没完,不单单只叫我做一件事吗?怎么?又要来了?我要给你多大的面子",阿三朝着那播音机吼着。

  但那播音机却又传出声音来,"小娃娃,想和我学师,还长着咯...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陈霆却似乎再没地方可去了。"明天就是同学聚会了,也不知他们过得怎样了"....

  J4酷s匠D网#首c|发IM

  "这家伙,可真不听他父亲的话,又要得重新计划计划了"。

  "是啊,这可真不让组织省心,以后还怎么培养他,但他可是个好苗子啊"。这俩人所站的百米房间中布满了监视器,这些连国家都难有的特高级特种装备,竟在这里出现了。

  "好苗子,确实是好苗子,这还是可以培养培养的。但心里仇恨太深,加不加入,更是一个问题"。

  "一定会加入我们的"。一位较为年长的男子却走了出来。

  "导师"!俩人十分恭敬的面朝男子。

  "导师,计划有变,两天后我就去找他"。

  "恩,不要伤害他,他可对我们挺重要的"。

  "重要?难道比几十条人命还重要吗,多少兄弟卷了进去,就没出来过"。

  男子却只是深邃的看着眼前的巨大屏幕。

  "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